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見溫度:消失的冰川》 拍攝手記

2020/8/26 — 10:37

《消失的冰川》記錄環保攝影師 Kyle跟隨來自阿尼瑪卿牧人生態環保協會的藏族牧民,檢測當地三個不同冰川的變化。

《消失的冰川》記錄環保攝影師 Kyle跟隨來自阿尼瑪卿牧人生態環保協會的藏族牧民,檢測當地三個不同冰川的變化。

【文、圖 : 何雅思(《消失的冰川》導演)】

阿尼瑪卿雪山位於中國青海,高度6,282m。我帶領一行五人的攝製隊(包括導演于偉傑,兩個攝影師吕孝波和梁宾,制作助理何彥鋒及製作人本人何雅思),記錄環保攝影師 Kyle Obermann跟隨來自阿尼瑪卿牧人生態環保協會的藏族牧民,檢測當地三個不同冰川的變化。

位於青藏高原的阿尼瑪卿山,是世界最高的高原,被喻為「世界屋脊」,亦有第三極之稱,可是在全球氣候變化中正面臨冰川消失危機。

位於青藏高原的阿尼瑪卿山,是世界最高的高原,被喻為「世界屋脊」,亦有第三極之稱,可是在全球氣候變化中正面臨冰川消失危機。

廣告

西藏青藏高原平均海拔高度超過4500米,被喻為「世界屋脊」。亞洲將近5成人口都依賴著源自高原的冰川河流維生。美國攝影師Kyle,今年25歲,一直視中國為家鄉,他在中國各地進行多次考察,記錄了冰川融化的情況,親眼目睹全球暖化帶來的影響。他畢生的使命是全力支援本土保育組織去保護中國最後一片壯麗的曠野。Kyle 自小喜愛戶外探險,2014年來到中國留學,多次於中國的攝影比賽中獲獎。Kyle將與我們分享他的觀點,他親眼目睹當地人如何努力去傳達全球暖化的影響。

廣告

來自美國的年青攝影師Kyle Obermann,跟隨牧民,攀山涉水,探測雪山的變化。

來自美國的年青攝影師Kyle Obermann,跟隨牧民,攀山涉水,探測雪山的變化。

保護黃河源頭首先要保護阿尼瑪卿雪山,因為這是黃河源頭最大的冰川之一。在保育高原的工作,保育團隊的首要任務是讓當地的牧民一同參與。藏族牧民幾代人一直生活在高原上,阿尼瑪卿山是牧民世世代代都依靠著的命脈,雪山對整個民族有著不可或缺的地位。因此他們每年都會翻山越嶺兩次(每年的五月和十月)去記錄冰川變化,致力去保護這座神聖的雪山。

阿尼瑪卿山是藏族牧民依靠的命脈,雪山對整個民族有著不可或缺的地位。

阿尼瑪卿山是藏族牧民依靠的命脈,雪山對整個民族有著不可或缺的地位。

當我們到達果洛州,當地主要牧民扎西已在迎接,並驅車送我們到一個名為雪山鄉的村莊。

第一個清早,由於興奮,我很早就醒了。由於水源有限,我只能做一些簡單的梳洗,不消一會便完成了。當我走出去,前往用餐時,清涼、清新、清爽的空氣仿佛在迎接我。接着是輕輕的微風和陣陣的飄雪。感覺很好,令人振奮!

儘管身處地勢險要,又缺少防護裝備,保育團隊仍然持續五年到雪山,收集冰川融化的資料。

儘管身處地勢險要,又缺少防護裝備,保育團隊仍然持續五年到雪山,收集冰川融化的資料。

我們開車到下車點。儘管路途遙遠,但大部分路段是行經一條非常現代化的高速公路,再轉往一些沒標記的路口並轉入一條泥路。在險要的泥路上行駛大約半小時後便到達了下車點,下車後繼續步行到第一個勘測點。

儘管身處地勢險要,又缺少防護裝備,保育團隊仍然持續五年到雪山,收集冰川融化的資料。

儘管身處地勢險要,又缺少防護裝備,保育團隊仍然持續五年到雪山,收集冰川融化的資料。

要進行檢測,他們會先尋找一塊在冰川邊緣的大石頭,標記檢測的年份,到下次再找一塊冰川邊緣的石頭做標記,再量度兩塊石頭之間的直線距離。扎西是負責記錄所有發現及調查結果的記錄員。儘管身處地勢險要,又缺少冰爪,安全帶,冰斧,繩索,頭盔等防護裝備,隊員仍然持續五年到雪山收集冰川融化的資料。

儘管身處地勢險要,又缺少防護裝備,保育團隊仍然持續五年到雪山,收集冰川融化的資料。

儘管身處地勢險要,又缺少防護裝備,保育團隊仍然持續五年到雪山,收集冰川融化的資料。

當考察隊、Kyle和攝製隊都在交談時,冰川融化的聲音就震耳欲聾。從書本中吸收有關氣候變化的信息是一回事,但親眼看到美麗冰川所發生的物理現象,比我想像的更深刻和更令人不安的。

第二天,我們登上地勢較高的第二和第三檢測點。在溫度更嚴峻,空氣更稀薄的情況,攀登亦更具挑戰性。要到第二個檢測點,旅程比前一天艱苦得多。我們要被更冷的空氣 「招呼」,寒風狠狠地拂過我們的臉頰和身體。幾經辛苦,我們最終到達了第二個檢測點。完成所有測量後,我們前往第三個檢測點。我發現該區的積雪比之前的深得多。可見岩石之間的距離更遠。而且隨著跨越頻率的增加,腿短的我要闊步跨到另一塊平穩的岩石愈見困難。

看着我艱苦的樣子,其中一位牧民毫不猶豫,抓住我的手,像布娃娃一樣拉着我,幫我避開鬆動的岩石,踏在穩固的岩石上。最初仍然有很多絆腳石,但慢慢地,我們掌握了節奏,情況改善。經過數小時的攀爬之後,我們終於到達了第三個檢測點。

《消失的冰川》記錄環保攝影師 Kyle跟隨來自阿尼瑪卿牧人生態環保協會的藏族牧民,檢測當地三個不同冰川的變化。

《消失的冰川》記錄環保攝影師 Kyle跟隨來自阿尼瑪卿牧人生態環保協會的藏族牧民,檢測當地三個不同冰川的變化。

Kyle擔心這個區域的永凍土開始有融化的危機。永凍土層是地球表面以下的永久凍結層。它是由土壤、碎石和沙子組成,通常還混有大塊冰塊把組成物連在一起。而世界上最大的永凍土區就是位於青藏高原。

雖然科學家對於冰川融化的速度及原因持有不同的意見,但大部份都認同冰川融化正在發生。而且將會面臨更壞的情況。如果現時的趨勢持續,中國科學家相信青藏高原百份之四十的冰川將於2050年消失。

當見過Kyle、藏族牧民和阿尼瑪卿的冰川,科學家對全球暖化所發出的警告就不難理解。當我們離開時,我真想知道是否有機會再來,到時周圍還會有多少冰川呢? 行程雖短,卻是一生難忘的經歷,我們渴望回到文明世界。在汗水,冰川水,氂牛糞便和阿尼瑪卿雪山土壤混合醃泡5天后,來一個熱水浴。雖然身上的污物都即時被沖走,但這種體驗卻在我腦海中留下了永不磨滅的印記。

《消失的冰川》記錄環保攝影師 Kyle跟隨來自阿尼瑪卿牧人生態環保協會的藏族牧民,檢測當地三個不同冰川的變化。

《消失的冰川》記錄環保攝影師 Kyle跟隨來自阿尼瑪卿牧人生態環保協會的藏族牧民,檢測當地三個不同冰川的變化。

——

香港電台外判紀錄片系列《看見溫度 2020》,走到不常看見的國度,關注被忽視的社群,看見人情冷暖、人間溫度。本集8月27日(星期四)晚上8時正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humanitystorie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