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來源:Martijn Baudoin @ Unsplash

短命膠運動

【文:朱漢強(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

我服務的環保組織綠惜地球五歲了,趁機盤點這五年來的環保運動,當中有關「短命膠」那筆,很值得一書。

短命膠,指的是使用時間短,但環境遺害大的即棄塑膠,譬如飲品膠樽、即棄餐具、包裝膠袋等。這些即棄產品現在似乎受盡千夫所指,但在五年前,它們都尚未成為鎂光燈下的焦點。

譬如說,那隻看得人心痛、鼻孔插着吸管的海龜還未爆紅。聯合國環境署(UNEP)要到 2018 年才推出針對性的報告,正式把即棄塑膠列作「現世其中最大的環境災害」。

即棄塑膠污染已貼近臨界狀況,任誰都無法漠視。2019 年,歐盟率先通過重磅級法令,要求用淘汰、包裝重新設計、提高回收率等各種手段,來應對含塑膠的即棄製品,包括膠飲管、膠樽、即棄餐具、香煙濾嘴等。翌年,中國政府緊跟世界形勢推出相關政策,並於今年分階段實行。

上面的,你都可能聽過政策,但卻未必知道這背後牽動整場運動的一些重要推手。在此來個白頭宮女話當年,一起溫故知新:

美國環保組織 Ocean Conservancy 2015 年 9 月發表報告 “Stemming the Tide: Land-based strategies for a plastic-free ocean”,估計全世界 55% 至 60% 的海洋塑膠垃圾,來自以下五個亞洲國家:中國、印尼、菲律賓、泰國和越南,中國排名第一。

這份報告激起巨浪 — 畢竟,誰喜歡被指着鼻子說是海洋污染者?所以中國最近推出對付即棄塑膠的政策,多少與它有關。

至於東南亞國家的環保團體則不忿氣,組成平台聯盟 Break Free From Plastic(BFFP),反問這大量又難回收處理的即棄垃圾,究竟由誰製造?BFFP 在 2017 年發起淨灘,把撿到的塑膠垃圾做分類統計,發現「罪魁禍首」原來是國際品牌。

2018 年,BFFP 擴大運動規模,呼籲全球民間組織響應在各地做品牌調查,集中數據後統一發布,進一步引證可口可樂、雀巢、P&G、百事、聯合利華等國際大咖,都是前列的國際污染者。

就這樣,全球塑膠污染的運動方向,由只向國家問責,拉闊至叩問企業:你們的環保責任在哪?

在香港,綠惜地球也是 BFFP 的響應團體,成功促使本地飲品生產商承諾回收七至九成的即棄塑膠飲品包裝。

品牌調查是施壓的大棒子(stick),而英國 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EMF)在 2019 年發起的「新塑膠經濟承諾」,則可視作蘿蔔(carrot),提供正面誘因,更立體地開展減塑運動。

你可能不認識 EMF,但總該聽過一個說法:到了 2050 年,海洋內的塑膠垃圾將會比所有魚類還要重。這就是 EMF 的研究結果之一。

參與「新塑膠經濟承諾」的企業承諾在特定年份內,做好源頭減塑和拒絕採用有毒塑料等措施,並要定期公布進度,包括發放即棄塑膠使用數據,增加透明度,才能獲取輿論掌聲。

許多被 BFFP 批評的企業都加入了「新塑膠經濟承諾」。從 EMF 的年度進度報告中,我們一方面知道可樂每年消耗的塑膠包裝原來多達三百萬噸,在一眾參與計劃的企業中排行第一,另方面也監察到各企業實施減塑的進展。

透過這些公開信息,BFFP 等環保團體得到更多施壓的「彈藥」,而在民間持續督促下,加上 EMF 等團體的誘因,一推一拉,驅動着企業的減塑動能。

不難預視,未來要求企業披露減塑信息的聲音將有增無減,當中包括塑膠用量、減量目標及路線圖。企業也別以為提高回收量就好,始終在塑膠產量愈多下,減產才是真正的成績單。

 

原刊於 2021 年 10 月 8 日《明周文化》
綠惜地球網站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