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糖果包裝減塑ㅤ國際企業有責

2020/6/27 — 16:17

資料圖片,來源:Arturo Esparza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Arturo Esparza @ Unsplash

【文:朱漢強(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

要數難處理的塑料包裝,糖果、朱古力、香口膠等糖果包裝定必榜上有名。

先數數當中一些處理難點:包裝用的物料並不統一,以致難以分類;好些更使用複合物料,拆解難度大;而大部分包裝甚至沒有回收標示,公眾想分也難;如果沾上殘餘食物,更有衞生之慮。

廣告

總的來說,就判定糖果包裝近乎無法回收,下場是淪為垃圾。

港年棄 3.4 億糖果包裝

廣告

一個小小的糖果塑料包裝,佔不了堆填區多大空間,但 2019 年香港用掉的塑料糖果包裝,有 3.4 億個。這裏指的僅僅是外包裝,若計入裏頭的獨立包裝,包裝數量將以十億起跳,豈能低估。

塑料垃圾近年引起世人關注,全球淨灘撿到第二多的塑膠廢物,便是食物包裝,數量僅次於煙頭。有團體把撿到的廢塑料來個品牌盤點,驚覺不少垃圾,來自你我認識的國際品牌。大家於是會問,「這些國際巨企解決廢塑料問題上,有責任嗎?」

說個例子吧。菲律賓、印尼、泰國和越南等東南亞國家,一直遭指摘為海洋塑膠垃圾的元兇。不容否認,這些國度的廢物管理基礎設施不足,垃圾容易從河流、排水渠甚至非法棄置,流落大海。

然而,民間進行的廢塑料品牌調查卻發現,當地成行成市販售、稱為 sachet 的塑料小包裝佔比很重,而且大多是複合物料,即使想回收,也沒有再造設施處理。而大規模出售 sachet 的生產商,正是國際間赫赫有名的企業。

東南亞環團朋友就慨歎,「既然知悉我們無法處理,為甚麼還要傾銷這些包裝產品?」說到這,企業其實難辭其咎。

市場份額龐大ㅤ營利不顧環保

回到香港的場景,綠惜地球取得的市場調查數據顯示,預先包裝的糖果產品的市場大餅,過去五年累計增長 15%,2019 年生意額便高達 41 億元。而瑪氏食品(MARS)、費列羅(Ferrero)、雀巢(Nestle)三大品牌,更高佔全港近四成的糖果市場份額。

賺錢無罪,但在營利以外,就沒有環保的承擔?或許我們也該向這些巨企發出詰問:「在減塑上,過去你們有付出過對得住天地良心的努力嗎?」很抱歉,答案應該是沒有。

近幾年,向這些企業提出質問的人愈多,這些國際公司愈難迴避責任。兩年前,很多企業簽署了國際的減塑承諾。無論是自願抑或被迫,努力改過,應該給予掌聲。

定期公開用量ㅤ制定減塑策略

不過,細心檢視這些機構的減塑措施後,反倒納悶。例如,企業很多時提出某年某月之前,全面轉用可以回收、堆肥,或者降解的塑膠物料。但香港沒有處置糖果包裝廢物的設施,更枉論拿去特定的工廠堆肥和降解,就是說,即使引入這些包裝,只會徒勞無功,也易讓人有「真公關,假走塑」的壞印象。

不想鬧出「真關公」的形象災難,倒期望這些企業開誠布公,定期公開塑料包裝的使用量,同時制定適合本地需要的減塑策略,承擔處理包裝廢物的責任,才不負國際企業的名聲。

 

原刊於 2020 年 6 月 13 日《經濟日報》
綠惜地球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