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8
    Photo by Francesco Ungaro on Unsplash

    聯合國建議大堡礁降級至「瀕危世界遺產」 澳洲強烈反對 指懷疑中國從中作梗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周二建議,澳洲大堡礁應由「世界遺產」降級至「瀕危世界遺產」名錄內,以敦促澳洲在氣候問題上「加快在任何可能的水平上採取行動」;建議將會於下個月中國主持的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上討論。

    教科文組織的報告指,雖然澳洲有關鍵珊瑚礁政策的修訂《珊瑚礁 2050 計劃》,州和聯邦政府都作出努力並取得成就,但仍未實現改善水質的關鍵目標。

    大堡礁為全球最大的珊瑚系統,自 2015 年起珊瑚已因全球暖化 3 次出現急劇白化與死亡現象,近 25% 當地珊瑚已死,魚類也因棲息地被破壞而減少。如果世界遺產委員會下月接納建議,將是首次有世界遺產因氣候問題而降級。

    世界遺產降級機制

    瀕危世界遺產名錄由世界遺產委員會根據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第 11 條第 4 項規定列出,包含所有「需要採取重大活動加以保護並為根據本公約要求給予援助的」世界遺產。這些遺產面對的威脅包括「蛻變加劇、大規模公共或私人工程、城市或旅遊業迅速發展計劃造成的消失威脅;土地的使用變動或易主造成的破壞;未知原因造成的重大變化;隨意擯棄;武裝衝突的爆發或威脅;災害和災變;嚴重火災、地震、山崩;火山爆發;水位變動、洪水和海嘯等」。

    列入該名錄前,世界遺產委員會應與有關國家合作,對遺產面臨的問題加以評估,並制訂糾正措施。由委員會最終決定是否要將遺產列入目錄。委員會可動用世界遺產基金來為加入名錄的遺產提供財政支持。每年,委員會再對遺產的保護情況進行審查,然後決定是否要採取更多措施,或是在問題解決後從名錄中除名升格回世界遺產,或是從世界遺產名錄和瀕危世界遺產名錄中一齊除名。

    澳洲懷疑中國從中作梗

    澳洲環境部長 Sussan Ley 表示,已與外長佩恩 (Marise Payne) 一起致電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幹事 Audrey Azoulay 強烈反對建議。 Ley 指,建議有缺陷,顯然背後有政治因素,教科文組織建議「完全顛覆正常流程」,澳洲政府上下對建議都感到驚訝,因為一周前有聯合國官員向澳方保證今年內不會採取行動將大堡礁降級到「瀕危世界遺產」名錄。

    澳方懷疑中國可能從中作梗,因為中國代表現時擔任世界遺產委員會主席,並將於 7 月 16 日主持會議審議該建議草案。去年澳洲曾呼籲追查武漢肺炎 (COVID-19) 源頭,以及禁止中國科技公司華為參與建設澳洲 5G 網絡,令澳洲與中國關係跌至低點。

    Ley 表示,教科文組織認定有 80 多個世界遺產受到氣候變化的威脅,她指如果教科文組織決定將所有都列為瀕危世界遺產,澳方可以理解,但現時只有大堡礁獨立降級。

    她說:「當程序沒有得到遵守,程序被顛倒過來,我的同僚所得到的保證在最後一刻都被推翻了,你還能得出什麼結論......這是政治。」

    大堡礁第 2 次面臨列瀕危世界遺產名錄威脅

    這是 1981 年已列為世界遺產的大堡礁第 2 次面臨列入瀕危世界遺產名錄的威脅。上一次是在 2015 年,最終澳洲政府成功遊說向委員會施壓保留大堡礁的世界遺產地位。不過,教科文組織 2017 年再著手研究應否把大堡礁列入瀕危世界遺產名錄之內。

    教科文組織已建議澳方啟動監測系統以製定「糾正措施」,並要求昆士蘭州和聯邦政府在明年 2 月前提交報告,概述保護大堡礁的新措施。

    世界自然基金會澳洲分會海洋負責人 Richard Leck表示,澳洲人會對教科文組織的建議感到震驚,但這是一個強而有力的訊息,澳洲政府需要提升其應對氣候變化的能力。

    澳洲的溫室氣體減排目標自 2015 年以起一直無改變過,總理莫理遜 (Scott Morrison) 亦未能堅定地落實到 2050 年達致淨零排放目標。

    來源:
    The Guardian, Unesco recommends Great Barrier Reef world heritage site should be listed as ‘in danger’, 22 June 2021

    文/Alan Chiu

    圖片來源:
    Photo by Francesco Ungaro on Unsplash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