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是「大嘥鬼」— 香港惜食運動應該劍指何方?

2020/5/9 — 23:08

政府「惜食香港」運動廣告截圖

政府「惜食香港」運動廣告截圖

【文:何偉歡(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項目主任)、羅金義(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聯席總監)】

「大嘥鬼」徒勞無功

「惜食香港運動」在 6 年前的傑出市場策劃獎獲得卓越獎,成為首個獲獎的政府宣傳運動,難怪特區政府對這運動的宣傳工作感到特別滿意,環境局局長黃錦星與吉祥物「大嘥鬼」經常秤不離砣。「反修例運動」時期雖然香港社會各方面都被引發軒然大波,但就連建制派第一大黨民建聯的主席李慧琼都點名批評,黃錦星依舊「攬住『大嘥鬼』出席不同的環保活動」,如同活在平行時空。

廣告

環境局局長是衷心關注「惜食」議題抑或只是熱衷於公關活動,未必不能分辨。政府於 2013 年推出「惜食香港運動」,曾經期望可以在 2018 年減少 5% 至 10% 廚餘,結果到了 2018 年香港每日丟棄超過 3,500 公噸廚餘,一年就是超過 130 萬公噸,有 7 萬多輛雙層巴士那樣重,棄置率只是下跌了 30,295 公噸,即 2%;當政府對運動的公關秀感覺良好時,《香港廚餘及園林廢物計劃 2014-2022》(下稱《香港廚餘計劃》)在 2022 年前減少 40% 廚餘的目標其實幾乎肯定落空。

大家不要誤會廚餘一定是垃圾,其實它可以分為三大類:(1)「可避免的廚餘」(如麵包、蘋果、肉等);(2)「或可避免的廚餘」,即只有部份人選擇食用的(如麵包皮、薯仔皮等);(3)「不可避免的廚餘」,即不適合食用的(如骨頭、蛋殼等)。根據「地球之友」指出,棄置在堆填區的廚餘,絕大部份是「可以避免的廚餘」,即是仍可食用的食物。

廣告

針對浪費食物和食物捐贈的立法

食物浪費是全球問題。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 2011 年的數字,全球每年浪費近 13 億噸食物,足夠養活 30 億人;其總值高達 7,500 億美金,與瑞士的全國生產總值相約。世界資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2015 年報告的數據亦透露,被浪費的食物等如浪費了 25% 的農業用水和丟棄了與中國面積一樣大的農地所生產出的糧食;如果把「食物浪費」當成一個國家的所作所為,其所產生的溫室氣體的碳排放量每年高達 44 億噸,佔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的 8%,是僅次於中國(107 億噸)和美國(58 億噸)的第三大溫室氣體排放國。

聯合國在 2015 年啟動的 17 項永續發展目標中,提出在 2030 年前將零售與消費者階段的全球糧食浪費減少 50%。歐盟於 2014「歐洲反對食品浪費年」決定 2020 年前將減少 50% 的食物浪費。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提出 2020 年亞太地區食物浪費要減少 10% ;去年 APEC 更提出「降低糧食損失與浪費,以因應 APEC 區域糧食安全及氣候變遷」計畫,協助 APEC 成員達成 2030 年食物浪費減半的長期目標。要知道全球近四成人口居住在亞太地區,減低區內的食物浪費,對氣候變遷問題有很積極的影響。

過去 20 年國際社會為解決食物浪費問題紛紛推出各式各樣的政策。法國在 2015 年通過《反食物浪費法例》,禁止超級市場棄置或鎖毁未過期的食物,規定佔地 400 平方米或以上的超市,必須與慈善機構簽訂捐贈合約,違規者可被罰款 3,750 歐元。過往法國每年棄置 710 萬噸食物,法例實行後每年的棄置量僅佔食物總生產量的 1.8%。2018 年政府更籌備禁止超市、零售店等就食物進行「買一送一」促銷活動的法案,進一步打擊食物浪費行為。同年,法國獲得《經濟學人》智庫「2018 年食物永續指數」的第一名。 

馬來西亞也於 2018 年提出《浪費食物法令》。副首相旺阿茲莎有感國人浪費食物情況嚴重,每人每日平均浪費約 1 公斤,於是有意制定「反食物浪費法」,對商家及顧客作出罰款。同時又計畫實施「馬來西亞糧食銀行計畫」,讓大型超市賣剩的食物如麵包、蔬菜和水果等,贈予有需要人士。

對於食物捐贈,有些捐贈者或會因為擔心法律責任而卻步。有見及此,早在 1977 年美國加州便率先訂立州層面的食品捐贈保障法案。1996 年,時任總統克林頓訂立全國性的《好撒瑪利亞人食品捐贈法案》,豁免出於良善意願的食物捐贈者承擔不必要的法律責任;此後,美國的食品捐贈增加一倍以上。2018 年阿根廷政府也通過了保障食品捐贈者責任的法律,同年幫助阿根廷的 Red de Bancos de Alimentos 機構因而獲得的食物捐贈較往年增加了 30%。現時,不少國家如加拿大、澳洲、義大利等都有相關法例保障捐贈者,以資鼓勵。

垃圾徵費是對隨意棄置食物的人在經濟上作出阻撓,讓人知道做「大嘥鬼」不是免費的。南韓於 2005 年立令禁止廚餘隨意棄置在堆填區內,使廚餘回收率由 2000 年的 45% 上升至 2009 年的 95%。到 2010 年政府再引入廚餘按量徵費,設置附有電腦感應的廚餘收集桶,推動家居廚餘回收。2014 年南韓的廚餘回收率達到 94%,只有不足 2% 廚餘棄置在堆填區內。

回到香港, 2014 年發表的《香港廚餘計劃》詳細列出四項應對廚餘的策略:全民惜食減廢、食物捐贈、廚餘收集和轉廢為能。在食物捐贈方面,這文化在香港並不普及。2017 年民社服務中心的調查訪問發現,9 成人在過去一年都沒有捐贈食物的習慣。樂施會 2014 年發表《食品公司處理及捐贈剩食調查》透露,多達 74% 的食品公司及和 99.5% 的食物零售商沒有向慈善機構捐贈任何食物;而近7成沒有捐贈食物的食物企業者表示,最主要的顧慮是「擔心有關食品安全的法律風險」。縱然如此,特區政府仍然強調,食物安全中心在 2013 年發出的《食物回收計劃的食物安全指引》已為捐贈者提供足夠指引,可以發揮保障捐贈食物食用安全的作用,因此無意制定免除食物捐贈者法律責任的法例。然而,眼前的數據是香港的工商機構(包括食物零售商和製造商、酒店及食肆)每日丟棄的食物數量一直上升,2018 年的棄置量較 2013 年上升超過 14%。

政府在廚餘回收與惜食教育上的不濟

在廚餘收集方面,香港早於 2005 年《都市固體廢物管理政策大綱》便提出透過源頭分類回收約 500 公噸由工商業活動產生的廚餘,進行堆肥及厭氧分解等生物處理。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也於 2011 年推出屋苑廚餘循環資助計劃,鼓勵私人屋苑和公共屋邨進行廚餘回收。然而,2015 年的審計署調查發現,屋苑廚餘循環資助計劃項目的住戶平均參與率只有 4.6%,遠低於政府預期的 10%;公屋廚餘回收試驗計劃項目的住戶平均參與率亦只有 6.2%。政府辯解了無新意:現時以「循序漸進」的方式推行廚餘減量及分類工作,目前旨在加強社區動員及教育,以準備未來的「大規模廚餘回收活動」。

要推動大規模的廚餘回收,就需有足夠的設施處理回收後的廚餘。政府一直寄望有機資源回收中心的落成,可以每天處理總量約為 1,300 至 1,500 公噸的廚餘。 政府預計在 2014-2024 年間,分期設立由 5 至 6 家回收中心處理廚餘。第一期的小蠔灣廚餘廠於 2018 年 7 月開始運作,原定每日可以處理 200 噸來自酒店、食肆、食品廠等工商業界廚餘,利用各種技術把廚餘轉為可再生能源。然而,小蠔灣廚餘廠營運至今的回收量一直不達標,2019 年只收到 3 萬公噸,比最初承諾每年收集 7.3 萬公噸廚餘量少了一半有多。而工商業界對廚餘回收亦表現冷淡,寧願把廚餘直接棄置堆填區,也不願負擔高昂的運輸成本。「大規模廚餘回收活動」行不通,更不用談轉廢為能了。

於是,香港政府就只剩下「惜食香港運動」的宣傳秀了。世界各地都在推動的飲食消費教育,清華大學副教授張瑋琦的研究指出,不同的名稱強調不同的社會實踐方式,而其理念背後所強調的不僅是關於種植或消費方式的變革,更是重新建立一種對環境與人類社群友善的發展方式。

日本將「食育」視為「國民運動」來推動,《食育基本法》的前言就指出,推動食育的目的是為「促進都市與農山漁村的交流與共生,建構食物生產者與消費者間的信賴關係,活化地方社會、承繼並發揚豐富的飲食文化, 並推動對環境友善的生產及消費關係,提升糧食自給率」。同是公眾教育,香港「大嘥鬼」的宣傳歌曲強調「食剩咁多真係嘥」、「食得哂先至好買」、「食得哂先至好嗌」,只是將廚餘生產的源頭大部分歸因於消費者的消費模式,單一地將責任推到個人飲食習慣上,卻忽略了政府的規管及生產者的責任。教育活化鄉村、營造環境友善的生產及消費關係、提升糧食自給率等高層次的概念,在這裏真是遙不可及。宣傳教育工作一直只停留於「大嘥鬼」眼闊肚窄的形象,就算牠有多深入民心,最終也只會淪為「藍廢紙、黃鋁罐、啡膠樽」一樣實效欠奉的空洞口號。(可參看拙篇〈香港的垃圾分類工作要成功,可以不經陣痛嗎?〉,《立場新聞》2020 年 2 月 7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