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爾文的吸血地雀

對於大多數人而言,吸血必然讓你想到吸血鬼,又或是蚊,但很少有人會想到細小而可愛的雀。

事實上,又真的有「吸血雀」以體型更大的鳥類鮮血為主糧,而這種雀竟然就是鼎鼎大名、棲息於大平洋東部科隆群島的達爾文雀之一「吸血地雀 (Geospiza septentrionalis) 」。

科隆群島是距厄瓜多爾海岸約 1,000 公里的火山群島,屬生物多樣性熱點,部分原因是島嶼與外界隔絕,而以不同方式進入並棲息於島上的生物必須適應嚴酷的條件,否則有滅絕之虞。

達爾文雀就是這類生物之一,牠們以演化論之父達爾文 (Charles Darwin) 的名字命名,因為當年達爾文抵達當地考察時,認為這批共 13 種的小型雀鳥雖然無近緣關係,但也因應飲食、環境而演化出相似的鳥喙,從而啟發他推導出天擇演化理論。

吸血地雀則是科隆群島的沃爾夫島和達爾文島獨有達爾文雀品種;這兩個群島最北端的島嶼都很小,每個都不足 2.6 平方公里,並且與其他較大島嶼相距至少 160公里。淡水極為稀少,某些食物在乾旱季節更會完全消失,可能就是吸血地雀擁有異於常雀的飲食習慣原因。

Credit: Jaime Chaves

吸血地雀除了進食種子、昆蟲外,亦演化出更奇怪的飲食習慣:吸食其他鳥類——主要是橙嘴藍臉鰹鳥和藍腳鰹鳥——的血液,並有時偷吃這兩種鰹鳥的蛋,把蛋推到岩石,直到蛋被打破。

據現時估計,在過去五百萬年中的某個時刻,吸血地雀到達沃爾夫島和達爾文島,並開始與已在島上築巢的大型海鳥橙嘴藍臉鰹鳥和藍腳鰹鳥共存。隨著時間流逝,吸血地雀似乎演出為大型海鳥吃掉在羽毛和皮膚上發現的寄生蟲;這實際上是「互利共生 (mutualism) 」關係,海鳥得益於無寄生蟲健康生活,吸血地雀也可以在乾旱季節期間有更多食物選擇。

Credit: Jaime Chaves

不過,吸血地雀啄走寄生蟲的行為會令受惠的海鳥皮膚破裂流血,吸血地雀也不知從何時開始懂得飲用海鳥血液作為食糧。最終就是現代吸血地雀學會了直接啄穿海鳥羽毛底部的皮膚以取吃血液,不再需要處理寄生蟲。同時間,海鳥亦似乎不介意吸血地雀弄得牠們流血收場。當然,如蚊子一樣太多的話,海鳥還是會嘗試拍翼趕走吸血地雀。

有研究吸血地雀的劍橋大學演化生物學家五反田清子團隊在 The Conversation 撰文時曾指,據他們推算,鳥血佔吸血地雀全部飲食量的十分之一。天擇也似乎令吸血地雀的鳥喙出現輕微變化,比其他不吸血的達爾文雀更尖更長,更容易刺穿海鳥皮膚吸血。團隊也發現,吸血地雀的腸道微生物群落顯著與其他達爾文雀不同,相信由飲血習慣所致。不過,這些數據仍未刊於科學期刊之中。

参考:

  1. Gotanda, K., Baldassarre, D. & Chaves, J. (15 January 2021). Vampire finches: how little birds in the Galápagos evolved to drink blood. The Conversation. Retrieved from https://bit.ly/38V6UBi
  2. Michel, A.J., Ward, L.M., Goffredi, S.K. & et al. (2018). The gut of the finch: uniqueness of the gut microbiome of the Galápagos vampire finch. Microbiome 6, 167. Doi: 10.1186/s40168-018-0555-8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