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風險社會全球化 防疫須汲教訓

2020/3/23 — 14:11

袁國勇和龍振邦兩位醫學教授日前撰文,痛陳「濫捕濫食野生動物、不人道對待動物、不尊重生命,為滿足各種慾望而繼續食野味,中國人陋習劣根才是病毒之源。」文章雖被撤回,但當中提醒言猶在耳:「(以上)陋習照舊,沙士3.0定必出現。」

野味背後,是逾越自然界綫導致的惡果,且禍延全球。但人類踩過大自然的紅綫,豈止野味和野生動物?世人弄得地球先生發燒,何嘗不是?

極地凍土迎熱浪 百年病毒甦醒

先說個故事。2012年,研究氣候變化對永凍土(Permafrost)影響的納塔利(Sue Natali)抵達西伯利亞,目睹大樓高度般的凍土層坍塌,震撼之餘,發現凍土中冒出異物,原來是古哺乳動物猛獁象等生物的骨頭。猛獁象三個字或許會抓住大家眼球,但永凍土大規模崩場才是關鍵。

永凍土是地質學名詞,指長年溫度低於攝氏零下的凍土層,是個極冷、缺氧、很暗的環境。別以為永凍土名字冷冰冰,就等於了無生氣,相反,當中潛藏許多史前已知或未知的病毒。

永凍土猶如釋迦如來的五指山,用長期低溫震懾這些潛藏之物,但凍土長城崩潰,誰也不知道會跑出甚麼病毒惡魔來。

2016年夏天,北極圈西伯利亞苔原的一處偏遠地方,一名養馴鹿家庭的12歲男孩死於炭疽病,其間70多人感染送院,2,300多頭馴鹿死亡。有人以為,是鹿血太補,喝多招禍,但細究之下,竟與1941年一隻感染炭疽而亡的馴鹿有關。

在極地,要挖掘凍土去深埋屍體不易,通常只會淺埋地表了事;而那具死鹿屍體,就這樣長臥凍土70多年。沒想到,2016年8月北方國度迎來熱浪,凍土不凍,潛伏多年的病毒就此出來作怪。

BBC去年引述《北極報告》推測:「像西班牙流感、天花或黑死病這樣的已經被消滅的疾病可能被封凍在永久凍土中。」意指只要凍土不再,病毒極可能「起死回生」。

踩過自然紅綫 敲響末世警鐘

那麼,多雪藏個數百載,是否就能抑壓病毒?法國幾年前的研究潑了大家一盆冷水。

研究發現,在實驗室加熱下,能讓凍土中沉睡三萬年的病毒甦醒過來。病毒一旦從凍土的潘朵拉盒子逃出來,可能透過海鳥、馴鹿或其他途徑,給人類殺個措手不及。

潘朵拉盒子,絕不限於南北兩極。今年1月發表的論文《Glacier ice archives fifteen-thousand-year-old viruses》,指在青藏高原冰川中發現出33種病毒,其中28種屬新發現。研究指在凍土消失的最壞情況下,病原體會釋放到環境中。值得一提,青藏高原是長江和黃河的發源地,沿江而下,是大小城市,與我們並非遙不可及。

及時撥亂反正 否則攬炒可期

過去一年,聯合國締約國大會失敗告終,人們繼續仰賴石化燃料,沉醉過度、即棄的生活,控制氣候變化無期;亞馬遜森林和澳洲的災難式大火,進一步擾亂失控的全球氣候。2月9日,南極半島的西摩島錄得破紀錄的20.75°C高溫,是南極洲首次單日氣溫突破20°C的紀錄。

好些國家期待極地冰融,以利打通航運,方便開發資源處女地,而充耳不聞震耳的末世警鐘。

凍土失守,釋放的不止是病毒,還有大氣含量兩倍的二氧化碳,和約兩倍於現時在陸地、海洋和大氣中的水銀。科學家推算,人類若繼續「撟埋雙手」,到2100年前將有三至七成凍土釋出的二氧化碳會排到大氣,形成惡性循環。至於毒物水銀,則會隨食物鏈,最終回到大家口腹之中。沒有凍土,人類為極地留下甚麼?不幸地,近年的研究發現,是隨海流湧至的大量微塑膠。

趁來得及撥亂反正,謹記袁國勇教授的叮囑:「陋習照舊,沙士3.0定必出現。」不然時辰未到,但攬炒可期。
 
(原文刊於 2020年3月21日《經濟日報》)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