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海岸的「垃圾海洋」無限復活,我們能置身事外嗎?

2020/8/20 — 11:07

【垃圾灣的蛻變】影片截圖

【垃圾灣的蛻變】影片截圖

【文:何偉歡 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項目主任,羅金義 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聯席總監】

上星期香港特區政府環境保護署在【海岸清潔】Facebook平台上載【垃圾灣的蛻變】影片,故事敘述環保署自2015年以來努力加強海岸的清理工作,在無數義工協助下,超過400 日的行動清理了超過300公噸垃圾,石澳「垃圾灣」蛻變為美麗的海岸。前往那裏路途崎嶇,清理工作艱巨,實在感激一班清潔工人和義工的努力。不過這其實不是蛻變,而不過是(暫時?)回復原貌;過程亦不怎樣勵志、令人鼓舞 — 如果沒有令聽者搖頭嘆息。

「垃圾海洋」不算嚴重

廣告

讓我們將鏡頭從政府的時間維度回撥20年:石澳「垃圾灣」位於港島東南端,因為香港每年大部分時間都吹東風,垃圾隨風及水流漂浮至此,日積月累堆積如山。早在1995年從海洋生態學權威Brian Morton 教授拍攝的照片中,已經看到那裏的問題何其駭人。世界自然基金會(WWF)香港分會項目經理楊松頴形容「垃圾灣是本港垃圾問題最嚴重的地方」。諷刺的是,與之一崖之隔的正是鶴咀海岸保護區 —— 香港唯一一個為了保育海洋資源及科學研究,以及教育市民愛護珍貴海洋資源而成立的海岸保護區。

多年來政府對此一直坐視不理,環保團體的申訴來了,就以陸路偏遠崎嶇未能落實清理安排去推搪。2015年5月香港多家媒體大肆報導「垃圾灣」的慘況,終於引起社會關注。當時「育養海岸」計劃的專家推算那裏的垃圾量高達185公噸,總數量約1,200萬件,平均堆積深度超過42釐米,可「淹」至小腿,需要46架具四噸運載量的垃圾車才可全數運走;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成員梁美芬只是耳聞未及目見已經形容問題令人「震驚、憤怒、難過、可惜、誇張」。「垃圾灣」事件被廣泛報導後,食環署和海事處隨即展開清潔行動,3個月內清走8,290包海洋垃圾,做了多年垃圾崗的石灘終於可以略窺原貌,迎接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和其他官員親往視察。然後一如所料,高官出巡之後不到半年,WWF在2016年1月回去考察時發現潮汐和海浪持續把垃圾沖上海灘,「垃圾灣」故態復萌。

廣告

本地的垃圾清理執行力不足,執法也不力。2012-14年間,針對海洋垃圾的平均檢控數字每年只有13.7宗,無力阻嚇亂拋垃圾和不當棄置等行為。2016年7月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報導,內地暴雨成災令大量垃圾沖來香港水域,漂浮廢物數以百噸,市民嘩然,時任特首梁振英曾經率領司局長到大嶼山執拾;事後《香港01》揭發有內地垃圾船在距離大嶼山40公里的海域傾倒垃圾。內外交迫之下,香港更多海岸變成「垃圾灣」。CNN指香港1,178公里海岸線佈滿膠袋、膠樽,把香港海港形容為「垃圾海洋」(trashed oceans)。

港府處理海洋垃圾不力的最大問題,是否認問題的存在。2015年環保署發表《香港海上垃圾的源頭及去向調查》,第一項關鍵資訊總結就是:「整體來說海上垃圾在香港並不構成一個嚴重的問題。」理據之一是海上垃圾佔都市固體廢物少於 0.5%。環保署「海岸清潔」的數據顯示,2010-19年的海上垃圾每年平均總量超過1.53萬公噸,這算是多還是少?台灣綠色和平公佈了海岸快篩調查結果,我們或可略作比較參考:去年全台灣海岸上的廢棄物重 646 公噸,而同年香港負責沿岸垃圾的漁農自然護理署、食物環境衛生署及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共收集3,864公噸垃圾,差不多是台灣的6倍。再者,1.53萬公噸只是沿岸及漂浮垃圾,港府似乎沒有部門負責海底的垃圾?2013年《打擊海洋垃圾潛水計畫調查指引》指出,其實有7成以上的垃圾都沉入了海底;加上這些,粗略估算香港的海洋垃圾總共有5萬公噸。即或如此,因為香港廢物棄置量奇高,2018年都市固體廢物量更創下28年來的新紀錄,一年就棄置了587萬公噸,所以海洋垃圾的佔比還「不算大」?這種玩弄數字的掩眼法,能不令人啼笑皆非?

眾多海洋垃圾當中,又以塑膠垃圾的數量最多、影響最大。海洋塑膠危機的嚴重性是僅次於氣候變遷的全球災難。根據WWF 2016年的報告,海岸線、海面和海底發現的垃圾當中,有6至8成為塑膠製品;10種最常見的塑膠垃圾當中大部分為即棄產品,諸如包裝袋、飲品瓶、餐具和發泡膠盒等。

兩年前超強颱風「山竹」肆虐香港,把大量海上垃圾沖回岸上,發泡膠和膠樽等遍布杏花邨。清理期間有人找到20年前的可口可樂膠樽、1996年的麥當勞發泡膠盒和裝着2003 年「ANGEL」寫給「SAM」的情信的膠樽。也許「ANGEL」已經不再愛「SAM」,但一如網民戲言:「天變地變,唯有(盛載著青澀愛情的)膠樽不變」。

海洋塑膠垃圾:天荒地老

塑膠可以在海洋中沉積數百年,長年累月成為不能承受的重。今年美國智庫Pew Research Centre和SYSTEMIQ最新發表的《打破塑膠浪潮:對遏制海洋塑膠污染途徑的綜合評估》指出,20年後海洋中塑膠的累積總量可能達到6億噸,相當於300萬頭藍鯨的重量。2017年美國加州大學環境學者Roland Geyer及其研究團隊在Science Advances發表全球塑膠產量的科學分析,指出自1950-2015期間,全球共製造83億公噸塑膠,當中70%淪為垃圾。而塑膠垃圾中,12%被焚化,只有9%循環再用。香港環保回收的表現一向落後國際社會,塑膠物料的回收率只有 7%,79%塑膠垃圾被送到堆填區,在大自然裏(包括海洋)沉積起來。

更令人憂心的是,我們對於塑膠的需求量每年有增無減。塑膠於上世紀50年開始流行,短短幾十年內已經成為人類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塑膠:有毒的愛情故事》作者曾經做過實驗,嘗試一天不觸碰任何塑膠,可惜當天早上起床之後10秒鐘她就發現這個實驗十分荒誕,因為一走進浴室馬上看到馬桶座是塑膠製品。紀錄片【塑膠海洋】裏,導演Craig Leeson嘗試到不同的餐廳購買外賣,要求店員提供非塑膠容器,結果眾多餐廳中只有1家辦得到。

新冠肺炎疫情困擾下的香港,外賣餐飲成為市民生活新常態,每天都產生大量塑膠垃圾。3個月前海洋公園保育基金就市民使用即棄餐具(包括容器)習慣進行調查,顯示疫情令用量明顯上升,由去年平均每星期使用3.1件到月前的3.4件。綠領行動推算疫情期間香港人一星期買2,100萬次外賣,一個星期就使用超過1億件即棄塑膠。綠惜地球以2018年數字推算,每星期膠刀叉棄置量至少3.5億件,今年總棄置量將超過200億。

「塑膠濃湯」你我共享

台灣藝術家劉威誠在一個題為《塑.殺 —— 海洋哀愁》的創作中訴說:「我們創造了永久的塑膠,卻又將它設計成拋棄式。」當我們認為即棄塑膠比較衛生和安全的同時,有多少海洋生物卻因此而凶險重重?新聞中常見「海龜誤將膠袋當作水母捕食」、「抹香鯨誤吞垃圾喪命擱淺沙灘」、「塑膠牙籤穿過胃信天翁不停死亡」之類的報導,不計其數。塑膠垃圾亦可能會影響珊瑚礁健康,令患上骨骼侵蝕疾病、白化病和黑帶病的機會增加;也可能會遮掩或纏繞珊瑚,令之難以吸收陽光和氧氣,最終導致患病或窒息死亡。

人類一定可以置身事外嗎?這碗「塑膠濃湯」我們也有可能共享。2012年香港發生大型膠災,颱風韋森特把6個共載150噸聚丙烯膠粒(塑膠產品原材料)的貨櫃吹下海中,數以十億計、直徑小於1釐米的膠粒漏出。多個養魚區受影響,魚排發現數以百計死魚,內臟有殘留膠粒。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安撫市民,說膠粒無毒,對水質、海洋生態及漁業的風險不高;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也說可安心食用本地魚類,徹底清洗便可。然而WWF高級環境保護主任(海洋)李美華指膠粒透明如魚卵,生物鏈較低層的小魚會視之為食物誤吞,之後未必即時死亡,卻會在體內積聚有毒物,遺害整條食物鏈。

塑膠粒對人體健康有多大傷害,科學家還在估算,但近年愈來愈多研究討論「微塑膠」對人類的影響。微塑膠是什麼?《國家地理》介紹它是長度小於5毫米的塑膠顆粒。初級微塑膠包括溶化後用來製造塑膠產品的樹脂小粒,又稱為塑料微粒;次級微塑膠是由較大型塑膠物品碎裂所產生。兩年前奧地利維也納醫科大學的研究首次在人類糞便中驗出微塑膠,證明它已經完全入侵食物鏈。同年筆者同事霍年亨博士連同綠色和平成員和「彩虹勇士號」船員在香港水域進行本地首個全面海岸塑膠污染研究,發現香港水域微塑膠濃度3年內飆升11倍。除了香港,全球多處的食水也驗出含有微塑膠,也有不少研究證實魚類腸道和昆蟲內都含有微塑膠。當我們食用含有微塑膠的海鮮,我們就是喝上這碗「塑膠濃湯」了。科學家正在進一步了解微塑膠對人體健康的直接危害,但可以肯定兩者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了。

管理海洋垃紙上談兵

面對海洋垃圾,全球都是命運共同體。由全球風場和潮汐所推動的海洋環流會把不同地方的海洋垃圾「滙集」,形成大型垃圾帶,而太平洋垃圾帶就是面積最大的海洋垃圾集中區。2011 年在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與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合辦的第五屆國際海洋廢物會議上,制定了「檀香山策略」,為全球管理海洋垃圾定出框架。4年後港府環保署也予以參考,提出一個三管齊下的策略:第一,從源頭減少整體垃圾產生; 第二,減少垃圾進入海洋環境; 第三,清理海洋環境中的垃圾。2016年「育養海岸」就港府的3大策略建議多項措施:在減少製造垃圾方面,應推動及支持落實更多生產者責任制,說服各方共同分擔收集、回收、處理和妥善棄置垃圾的責任,制定新的政策和立法以禁用常見及破壞環境的塑膠產品(例如以微膠珠及發泡膠餐盒為目標);在防止垃圾進入海洋環境方面,應加強執法(尤其於各海洋垃圾產生的黑點),並增加對亂拋垃圾及非法棄置垃圾的刑罰,又應建立並加強政府部門之間溝通,確保在海岸地點提供足夠設施和服務去收集垃圾;在清理海洋環境方面,應加強清理海洋垃圾,包括海岸線及海底環境等。

可惜一切都只是紙上談兵,【垃圾灣的蛻變】也讓大家不能再自欺欺人:清理垃圾的效率遠遠追不上製造垃圾的速度,其實從源頭走塑才是最有效的方法。而雖然多年來港政一直視「都市固體廢物收費」為減廢的「火車頭」,無奈經歷4屆政府15年的光陰,最終在今年「胎死腹中」。港府既沒有為淘汰即棄塑膠餐具定下目標和時間表,也沒有著力促成生產者責任制,海岸「垃圾灣」怎不會無限復活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