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海洋需要真普選

2019/8/5 — 10:06

2014 年雨傘運動出現時,在獅子山上第一次出現直幡「我要真普選」,我感到震奮之餘,也立即啟程登上獅子山,寫下一篇《香港郊野需要真普選》。

事隔五年,《逃犯條例》修訂獨發一連串社會運動,自 612 開始至今已超過一個月,政府高官仍然在躲避公眾的訴求。

這次修例激起千重浪,很多人的眼睛很明亮,清楚知道立法會已變成製造惡法的工廠,只是一個橡皮圖章。

廣告

作為自然保育工作者,這個橡皮圖章不斷幫助政府一次又一次製造惡法破壞香港自然環境。高鐵、港珠澳大橋這兩項連接廣東省卻使用率偏低的項目不單大幅超支,更大大破壞香港的自然生態。

在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最新公布的數字,生活在珠三角一帶的中華白海豚只淨下 32 條。曾被選為回歸吉祥物的中華白海豚,牠生活的空間不斷被破壞,港珠澳大橋、機場第三跑道的填海工程,不斷侵吞海洋的範圍,使白海豚可以生活的空間大大減少。

廣告

中華白海豚

中華白海豚

《逃犯條例》修例政府退了半步宣布暫緩,但這個橡皮圖章立即宣布改傾「明日大嶼」。政府估計造價超過6千億元「明日大嶼」填海計劃,加上超支及通賬將會接近 1 萬億元造價,不單淘空庫房,將香港人多年的積蓄一炬,更造成生態浩劫。

在填海選址位置的填海工程會不單將海床下的生物全部殺死,進一步縮減中華白海豚的生活環境。朋友曾在「明日大嶼」  選址的地點潛水進行海洋調查,在海床上發現好美麗的生物—海筆,牠們生長在海床,不會走動,填海倒下的沙泥,就會活活地將牠們監生淹埋致死。

在交椅洲海床上的海筆珊瑚(黃志俊攝)

在交椅洲海床上的海筆珊瑚(黃志俊攝)

在交椅洲海床上的海筆珊瑚(黃志俊攝)

在交椅洲海床上的海筆珊瑚(黃志俊攝)

在另一邊廂更因在內地大量挖沙,造成當地生態大災難。有保育團體香港觀鳥會發表文章題為《看不見的破壞》,文章引述傳真社的偵查報導《三跑填海擬向廣西購海砂市價達 165 億元勢超支料明日大嶼須買砂近 500 億元》。文章指出興建三跑所需的砂量來自廣西沿海地區,估計明日大嶼所需的用砂量將會倍增。在廣西所挖沙的地方亦是全球極度瀕危鳥類勺嘴鷸的棲息地,挖沙的工程會嚴重損害這些潮間帶,令適合勺嘴鷸棲息的地方買少見少,加速助長勺嘴鷸走向滅亡。一個地方的建設,換來兩個地方的破壞,甚至影響著全球的生態環境及全球暖化。

另外,單是買砂所需的資金已經是一個天文數字。據傳真社資料顯示,按現時海砂市價每立方米人民幣 70 元至 110 元,單是三跑購買海砂和運輸成本已超過 165 億,比機管局原定批出的合約高出一成。若以此市價計算,「明日大嶼」填海單是購入填料,未計通賬,已需要 480 億至 598.9 億元,整個明日大嶼工程預算為 6,290 億,相信造價最終會超出這個預算數字。這個龐大的天文數字最後有幾多真的是用在工程之上呢?

記得有《馬丁路德・金》電影的評論中如此說:「那一晚,馬丁路德金與一眾朋友坐在屋內,討論為什麼他們不把注意力放在貧窮、教育這些更表徵的問題上,而拼命爭取沒有實質作用的投票權。直至現在,這些問題很多人一直繼續問,投票權究竟有幾重要?馬丁路德金重覆一次:選票是有改變的力量。如果政治是利益的把戲,一張選票就是一份 bargaining power 。雖然有選票不代表心想一定會事成,但有一票在手,政客起碼不敢公然漠視你的利益,因為你的決定隨時影響他的政治生涯。之後,再要求他們解決貧窮、教育的問題,就變得如此順利成章,而不像之前,他們連生命也是被人輕蔑。」(轉載自:《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如果今日你仍然不明白) 

環境問題都只是社會表徵的問題,實際上是政府不需要向你們市民負責。政府鐘意興建什麼、鐘意攞公帑的錢去做什麼,只要有個立法會的橡皮圖章,幫助通過草案,政府就可以為所欲為,完全不需要理會市民想保護環境的決心。

要保護海洋首先需要一個向市民負責任的政府! 

今天 8 月 5 日讓我們用最和平的不工作方式,向這個不代表市民的政府說出:「我要真普選,我要有權選特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