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屯門工廈內搞垂直農場 新加坡企業 CEO :比進口農作物減碳排放

近年因為食品安全問題,坊間有更多復興本地農業的聲音,雖然小規模的復耕不能令港人自給自足,但至少減低對中國的依賴,同時減少農產品運輸期間造成的碳排放。但隨時代進步,「耕田」並非本地農業唯一出路,水耕、垂直農場等相對較高科技的耕作方式也應運而生。

來自新加坡的 Sustenir 早在 2019 年落戶屯門,建立起面積約 25,000 呎的室內垂直農場種植沙律菜,不過原來這間由新加坡政府有份投資的農業科技公司,都未有得到港府實質官方協助或合作。

新加坡農業發展取態大不同

農業在香港開埠之初曾是漁業以外另一個本地主要產業,但隨著發展工業、金融業,普及教育難以吸引年輕人入行,再加上新界開發新市鎮,本地農業式微,香港轉而大量輸入中國農產品。

根據資料, 1960 年代不計稻田 8,018 公頃的面積,全港菜田、花圃、果園及其他作物佔 4,966 公頃,但漁農署截至 2020 年底數字指,全港菜田、花圃、果園及其他作物只餘 755 公頃, 60 年間農田面積大跌 85% ,而現時每日全港農田平均只生產蔬菜 41 公噸,是全港所需蔬菜的 1.6% ,完全不夠香港人食用。

即使近年坊間有復興農業的聲音,而且有更多不同人士呼籲在地生產減少碳排放,但香港政府仍奉行自由市場的政策原則,宣稱「除特殊情况發生,社會的資源概由市場力量決定,政府積極不作干預」,換言之香港農業完全是自生自滅,靠坊間自救。

不過,常被港府比較、有 98% 食品需要輸入的新加坡對農業發展則有完全不同的取態。新加坡政府已撥出 1.44 億新加坡元(折合約 8.42 億港元)以滿足 “30 by 30” 目標,即在 2030 年本地製造國民 30% 營養需要的食品,當中包括對垂直農場、水耕、魚菜共生的複合式耕養等農業科技的資助,並成立專責食品安全監管機構新加坡食品局,以確保新加坡的食品安全與供應保障,同時推動創新與新經濟發展。這亦是 Sustenir 得以在新加坡、馬來西亞設立起垂直農場的原因之一。

Sustenir 原只是泳池下地庫實驗

Sustenir 行政總裁 Benjamin Swan 最早於 2012 年得悉在美國有「垂直農場」這個概念,認為當時的相關技術在西方可行,但如香港和新加坡寸土尺金的地區是非常浪費空間,因此他開始設計可種更多蔬菜的垂直農場,並在 2013 年於新加坡一個泳池下的地庫種植羽衣甘藍測試設計,期間這位工程師對燈光、營養、二氧化碳量等指數進行實驗,尋找最好的室內環境種出最有營養的蔬菜。

所有 Sustenir 的菜款都由種子發芽種出

2013 年 10 月,Swan 已在新加坡住宅區海軍部 (Admiralty) 建立起首個真正的垂直農場,面積更佔 10,000 呎, Sustenir 也在短時間內亦獲新加坡財政部全資擁有的淡馬錫控股 (Temasek Holdings) 數千萬投資與支持,現時於該國的垂直農場已達 50,000 呎,以羽衣甘藍等沙律菜為主要產物。

Sustenir 的農場有採用智能環境控制技術,可遙距全面、精確地維持農作物的生長環境,包括水分、光線和空氣,致力以更低成本與資源實現更大產量,亦可確保農產品在口味、口人感、營養等一致性。更重要是, Sustenir 一直有與新加坡學術機構如新加坡國立大學和新加坡理工學院合作,提高學生對行業與相關技術的認識與興趣,希望在高科技農業技術方面培養到更多創新人材。

物盡其用、減運輸排放

這邊廂的香港,佔地 25,000 呎的 Sustenir 屯門工廈內的垂直農場種植了四款沙律菜,分別是卷葉羽衣甘藍、恐龍羽衣甘藍、脆橡葉生菜與綠橡葉生菜,並使用來自新加坡總公司的環境控制系統、種植架設計與所需營養包,種植水源則來自香港;所有人員也要穿上全副保護衣、經過消毒後才可進入種植範圍,務求蔬菜夠新鮮清潔。

進入種植範圍的工作人員需穿上保護衣

Sustenir 香港分部的市場推廣人員指,為了更達致可持續種植目標,除生菜外,其他菜款都不會一次收割後就連根拔起,會持續種植多約 5 次,直至營養與菜的大小明顯減少才會拔走,重新由種子發芽種植出一棵新菜;即使是菜莖也會供其他業務使用,例如榨汁、做營養保健產品,或動物食品,務求不浪費任何種出來的產品。

根據 Swan 的說法,香港分部也將會仿效新加坡做法,推出更多蔬菜汁與醬料產品,消耗一些被市場認為「醜樣」的蔬菜,以解決一般農場的浪費問題。

Sustenir 屯門農場種植了四款沙律菜,分別是卷葉羽衣甘藍、恐龍羽衣甘藍、脆橡葉生菜與綠橡葉生菜,圖為卷葉羽衣甘藍

Swan 接受《立場》訪問時又指,要將 1 公斤生菜由澳洲東海岸運到新加坡的零售點會產生約 7.28 公斤二氧化碳。相反在地生產運輸同一重量的生菜,只產生 0.602 公斤的二氧化碳,可減少 92% 的碳排放,這就是為何 Sustenir 考慮在距市中心不足 60 分鐘車程的屯門建立農場;在馬來西亞, Sustenir 更進一步,與牛奶公司合作,在其物流中心建造了一個 7,500 平方呎的農場,能進一步最大限度地縮短運輸鏈,令到達消費者手上的蔬菜保持新鮮。

被問到為何不種植在地已有的菜款, Sustenir 香港分部指這是因為不想與本地農夫競爭希望各有各做,而且大家所針對的客源略有不同,例如 Sustenir 目標是提供高端高營養價值、無農藥的農產品,而這些產品往往偏好冷涼溫和的氣候,生長適溫介乎 20–25℃ ,較難在熱帶氣候地區室外種植。

該公司強調會與本地農夫交流,適合的技術也可協助本地農業的發展,培養新一代的高科技農夫,但暫未有與香港的學術機構有任何合作,以培養與開發學生在農業上的創新之心。

港府僅提供意見 

香港投資推廣署有在網頁宣傳 Sustenir ,但港府其他部門包括漁農署,都未有實質官方協助或合作,僅向 Sustenir 提供意見,不似新加坡政府積極宣傳高科技農業,事實上要不是 Sustenir 有公關公司早前在多區協助宣傳,相信亦無太多香港人知道這家有新加坡政府資助的垂直農場在港已有生產沙律菜。

對此, Swan 表示如沒有投資推廣署的意見,香港分部的設立就未必會這樣快,也未必這麼快擴大到銷售網。他又表示,垂直農場仍是新興行業,因此肯定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來將之推廣。不過,當被問及對本地農業政策看法時, Swan 似乎對此認知不多,未能評論相關政策與方向。

有研究公司曾預測,到 2026 年全球垂直農場總值可達 120.77 億美元(折合約 937.67 億港元),比 2018 年總值 22.3 億美元有近 6 倍增長。香港政府看來仍未能抓緊這個經濟轉型與發展創新科技的機會,甚至對農業這種關乎食物安全的基本所需產業仍不重視。

農場會開啟紅藍光燈刺激蔬菜生長,在它們休息期間會關燈

CEO :稱比傳統種植可減少碳排放

至於有些人士認為垂直農場要全天候使用電力控制環境,或開關促進蔬菜生長的紅藍色燈光,可能不似公司所說的環保。 Swan 則解釋,農場使用的系統並非每日 24 小時開啟,而是會精準地控製農作物的燈光照射,並有時會熄燈讓蔬菜休息,此外農場所用的水量與資源其實可控且較傳統耕種的少,所以整體而言仍比傳統種植可減少碳排放。

他又指出,雖然現時農場未有使用太陽能等再生能源,但認為零碳排放農場是可行的,公司正在研究如何高效地做到這一點,未來也會使用更多較潔淨能源天然氣,來維持屯門農場營運。

Swan 表示, Sustenir 來港正值 COVID-19 初起,打亂了一些部署,但隨著疫情發展更多人關心健康飲食,他相信現時更易說服香港人買更有營養、更好味的蔬菜。

文/Alan Chiu ;圖/受訪公司 Sustenir 提供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