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ow Your Home】洋紫荊點同紫荊花?

作為一個在九十年代接受香港教育的中佬,香港市花是「洋紫荊」肯定是常識。不過,香港基本法中文版第 10 條卻這樣說: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區旗是五星花蕊的紫荊花紅旗。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區徽,中間是五星花蕊的紫荊花,周圍寫有“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和英文“香港。

The regional flag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is a red flag with a bauhinia highlighted by five star-tipped stamens.

The regional emblem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is a bauhinia in the centre highlighted by five star-tipped stamens and encircled by the words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 Chinese and " HONG KONG" in English.

事實上,基本法英文版所說的 “bauhinia” 本身意思為「羊蹄甲屬」,是一種豆目豆科紫荊亞科的一個屬的植物,當中就包括在兩岸三地名字都令人困擾的洋紫荊、紅花羊蹄甲和宮粉羊蹄甲 3 個成員,但不包括生物正式分類為豆科紫荊屬的紫荊 (Cercis chinensis) ,所以中文版屬誤寫,但背後原因是否純粹的誤會,還是如外界有人所說的「去洋化」,我就不在此自行解讀了。

為何我會說洋紫荊、紅花羊蹄甲和宮粉羊蹄甲名字令人困擾,不妨看看這個來自維基的表:

從中你可以見到單是「洋紫荊」一名就可分別指三種不同的羊蹄甲屬植物,你話亂唔亂?

再細心看的話,基本法第 10 條有明確表示,區旗、區徽都用上「五星花蕊的紫荊花」,而剛才說過的紫荊屬紫荊,花蕊較緊密地被花瓣包住,而其花蕊亦有 5 條以上(請自行 google 相片);至於香港市花洋紫荊 5 塊花瓣明顯裂開, 5 條雄蕊明顯露出,更符合基本法條文所描繪的區徽。

紫荊 via Wikipedia

洋紫荊 via Wikipedia

洋紫荊成為香港市花已是 1965 年之事。該個香港獨有種在在1880年左右於香港島薄扶林鋼綫灣為一名巴黎外方傳教會神父發現,並以插技方式移植至薄扶林道一帶的伯大尼修道院。 1908 年,當時的植物及林務部總監鄧恩 (S.T. Dunn) 判定洋紫荊為新物種,並於 《植物學報》 (英國及外國) 發表有關資料。人們將洋紫荊的拉丁文學名的種加詞命名為 'Blakeana',以紀念熱愛研究植物的第 12 任香港總督卜力 (Sir Henry Arthur BLAKE) 伉儷。現存於漁農自然護理署香港植物標本室編號 Hong Kong Herb. No.1722 的模式標本,相信該標本是最初發現的原樹標本。

由於洋紫荊為紅花羊蹄甲 (B. purpurea) 與宮粉羊蹄甲 (B. variegata) 雜交而成的品種,與大部分雜交種一樣有無法自然繁殖的問題;其花粉因缺少特定染色體而一般無法結果,如能結出長莢果(長 15–30 厘米)亦通常不帶種子、無法成熟。換言之,現時香港所有的洋紫荊都相信是 1880 年首次於野外發現(亦是唯一一次於野外發現)的洋紫荊複製品。洋紫荊的基因池 (gene pool) 受到侷限,亦令洋紫荊對病原體的抗抵力較弱。

紅花羊蹄甲 via Wikipedia

宮粉羊蹄甲 via Wikipedia

在 2005 年,香港大學團隊於美國植物學會的植物學術期刊 American Journal of Botany 發表報告,從洋紫荊的形態、其繁殖能力及基因序列與紅花羊蹄甲和宮粉羊蹄甲作比較分析,認為洋紫荊並非獨立品種,而只是前述兩個品種雜交而成的混種,曾提出更正洋紫荊的學名為 “Bauhinia purpurea×variegata 'Blakeana', cv. Nov.” , cv. 是指 cultivarietas ,即栽種變種、nov. (nova) 表示這個是新的名稱。

不過,有無發覺近年好似在街上少了看到這種市花?除了疾病,風災也是其大敵,「樹博士」詹志勇曾在 2018 年山竹襲港後批評,洋紫荊和羊蹄甲每次風災都會倒塌很多,但政府依然在一些「非常當風」的位置大量種植;他向《明報》表示,選址種植不是艱深科學,依靠實地觀察紀錄即可,情況應很易改善。

如果想看洋紫荊,其實可到屯門大興邨,因為那裡有個名正言順的「洋紫荊花園」。該花園佔地約 3,500 平方米,園內除了種植洋紫荊及宮粉羊蹄甲之外,亦遍植杜鵑、黃揚等灌木及地被植物逾 37,000 棵!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專頁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