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卑斯山白朗峰(資料圖片,來源:Charlie Hammond @ Unsplash)

【M 式斜槓.環保】阿爾卑斯山冰川暗藏古代飛龍?攀登冰山竟由工業革命說起

【文:張偉賢 & Maverick @ Weak Ends Here】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故人的痕跡也留在冰川,但阿爾卑斯山是冰天雪地,人因何開始登上它?原來要從工業革命說起。

工業革命一大重點是蒸氣機應用在工業上,加上善用煤、鐵和鋼使生產力大幅提升,工廠也不需要依河流或溪流而建,彈性大增,自此生產工序對人力、畜力、水力和風力的需求大減。同時,勞動階層開始追求權益,不願再一周做足七日,年中無休地工作,經過一次又一次勞資衝突,終於增取到每周休息一至兩天,誰也沒料到,這成為人類登山的契機。過去年中無休地上班,生活只圍繞工廠和家,而假期就讓人們有自主時間,促使人們探索郊野,重新與大自然連結。

張偉賢在冰地上進行科研。
畫家魯道夫.雷施泰特(Rudolf Reschreiter)於 1911 年完成的插畫,把韋爾納格冰川(Vernagtferner)描繪成被詛咒的野獸,正從山谷中滑下。

恐懼源自未知和不了解,例如冰川塌陷會產生巨響,冰塌又會奪去性命,引致古人以為有飛龍出來襲擊他們,並把冰川與龍和怪物劃上等號,加上宗教影響,他們每次走過冰川都會閉上眼睛,就算坐在馬車上都沒有例外。可是,商人要往來英國倫敦和意大利佛羅倫斯必須阿爾卑斯山,所以不得不走過冰川。幸運地,假期使人類重新與大自然連結,逐步揭開冰山神秘面紗,減低未知,釋除恐懼,好奇心更促使人民多向吸收知識,打破主要經教會傳授知識的傳統。

回顧當年,社會沒有「登山家」這個概念,所以每名登山家(當時稱為探險家)都會帶一支探熱針,登頂時拿出來記錄溫度,以科研為名登上不同高山,而第一個走到阿爾卑斯山的勃朗峰(Mont Blanc)算是 Jacques Balmat,這項名留青史的成就,使他得到國王 Victor Amadeus III 認同,授予他勃朗峰的榮譽稱號,這件事也促使社會打破固有思維,漸漸產生登山文化,對冰川認識加深,脫離冰川就是怪物的想法。

當時登山家會聘請大量農民協助登山。

過去阿爾卑斯山的冰川讓人恐懼,現在冰川消失教人惋惜,我(張偉賢)曾在德國的極地研究中心工作,電子模擬清晰顯示阿爾卑斯山的冰將在 2050 年前全部消失,這活生生數據反映人類對大自然的影響很深,必須採取更積極的行動改善世界。因此,新冠肺炎全球肆虐,我沒有安在香港,只因要與時間競賽,在冰川融化時走到世界各地研究,例如過探地雷達、雷射、熱水螺栓孔和 GPS 等測量方法,獲得不同類型的冰川數據,衡量該地區的重力,估算冰川融化的速度,也會通過無人機測繪 3D 冰川地圖來觀察阿爾卑斯山的地面特徵的變化。

電子模擬清晰顯示阿爾卑斯山的冰將在 2050 年前全部消失。
愈來愈少冰,剩下只有石。

冰川急劇融化不是單憑我一己之力改變,但身為一名登山家和研究人員都想略盡綿力,盡量在冰川消失前獲取世界各地冰川中的古氣候數據,同時監測冰川融化的速度,希望提前發出預警,盡量減少災難帶來的後果。此外,冰川的研究技術很適合應用在火星和月球冰蓋的分析上,對太空探索計劃大有幫助,所以做到的我也會盡力去做。

 

賣文說跑專頁
Maverick Instagram
Weak Ends Here 群組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