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Wildlife Avengers – 用鏡頭守護大嶼生態

2020/7/22 — 16:14

Wildlife Avengers – 香港生態保育新力量(圖片來源:由受訪者提供)

Wildlife Avengers – 香港生態保育新力量(圖片來源:由受訪者提供)

【文:馬昀祺博士(香港戶外生態教育協會 創辦人及教育總監)】

「久在樊籠裏,復得返自然」是陶淵明的詩作,亦是「環保基金 大嶼自然生態探索計劃」,【大嶼.印象生態短片比賽】「公開組金獎作品」及「網上票選最佳作品」《明日大愚》的開首旁白。

廣告

「久在樊籠裏…這句是如何走出來的?我也忘了。」
「是我寫下去的!」

「你?你識字的嗎?!」
房間裡連隨充斥著大家歡愉的笑聲,很高興可以和《明日大愚》四位製作人,葉尚庭 (Dennis)、梁家驊(Franco)、黃遂心(Daphne)、郭子祈(James)進行這次訪問。四位均是九十後,年青、有活力、有想法,而且各具不同專業和特長。

廣告

因生態而相識

為何他們會走在一起參加是次比賽?都是緣份,亦是源於對生態的熱愛。James 和 Franco 之前是浸會大學生物系的同學,Dennis 是修讀有關電影電視的學科,而Daphne則於英國主修海洋與自然歷史攝影,畢業後回流到香港。而四位的認識,亦是與其師長本地兩爬學者宋亦希博士,與及好友 Henry 有關。興趣相投,機緣之下,James 首先提出參加是次【大嶼.印象生態短片比賽】。

是次比賽要求參加者最多四人一隊報名參賽,以「展現大嶼山獨特的自然生態」為主題,製作一條最長三分鐘的短片,希望推廣致使香港大眾,更加認識大嶼自然生態以及其保育。

團隊合作是關鍵

短片製作通常涉及三個階段,首先是前期準備,包括主題及故事設計、拍攝上的各樣準備。其次是拍攝工作,親身到訪各個場境、尋找對象進行拍攝。最後是影片後製,包括剪接、旁白、字幕等工作。所以,四人一隊,亦很講求彼此的團隊合作。

正在攻讀哲學碩士,研究兩棲爬行類生態的 Franco,主力參與前期工作,負責構思。而拍攝及後製,就由 Dennis、Daphne和 James 完成。「用最多時間是拍攝,好像有一些物種如馬蹄蟹,用了很多時間行走整個沙坪尋其所蹤,到了差不多日落時份還未找到,幸好在正想放棄之時,就發現了一隻幼體。」現時香港少數全職生態紀錄片導演 Daphne 如是說。至於後製,則於短片截止提交前用一星期時間完成,包括通宵完成撰寫旁白內容。「大家一起合力趕工,三分鐘的片,用一星期後製是可以的。」自小熱愛自然生態,現時投身鳥類保育工作的 James,道出年青人的熱血;更甚的是,能夠在這短時間內完成這冠軍作品的後製,更道出了他們對生態紀錄片製作的專業以及熱誠。

Daphne:「為了捕捉馬蹄蟹獨特的一面,我用了一支比較特別的微距鏡頭拍攝。」(圖片來源:由受訪者提供)

Daphne:「為了捕捉馬蹄蟹獨特的一面,我用了一支比較特別的微距鏡頭拍攝。」(圖片來源:由受訪者提供)

南大嶼高生態價值生境 必須重點保育

大嶼山為香港最大島嶼,七成土地位於郊野公園範圍,要拍這麼的一條短片,有否難度?James解釋:「大嶼山生態是一個很開心的題目,但最難是只得三分鐘去表達你最想分享的信息,有很多要作取捨。」 原本他們開始時,有想過潛水拍攝稀有的軟珊瑚海筆,出海拍攝中華白海豚等等,但最後因各種原因而實現不了。然而,他們最後對於成品亦相當滿意,「我們認為大嶼山比較獨特的生態、比較有代表性的,我們都有拍到。」Daphne 肯定地說。James再作補充:「涉禽就是說水口沙坪、華南湍蛙就可以代表河溪、而長趾蛙就代表濕地,這些都是我們認為南大嶼最獨特的生境,而我們拍的地方,都是我們認為大嶼山應該要保留的:水口、貝澳、以至整個南大嶼的濕地及海岸環境。」

James:「我正在拍攝遷徙中的涉禽。大嶼山天然的海岸線為眾多遷徙雀鳥提供食物。」(圖片來源:由受訪者提供)

James:「我正在拍攝遷徙中的涉禽。大嶼山天然的海岸線為眾多遷徙雀鳥提供食物。」(圖片來源:由受訪者提供)

的確,特別是南大嶼,現時在郊野公園範圍以外,有不少高生態價值的地方值得重點保育,而他們最想傳達的信息,其實從短片名稱已可顧名思義。Franco認真地道出:「我認為大嶼山有很多東西值得保留和保護,因為我們對大嶼山的認識及研究其實很少,而這裡亦有機會發現新的物種…雖然,有不少生態都不是大嶼獨有,但卻在大嶼特別容易找到,是因為那裡有的生境,在香港其他地方,已經消失了,或者是比例面積比較細,以及人為干擾高很多。」「我們希望帶出一個信息 - 明日大嶼是不是那麼好呢?有沒有其他方法可以做到可持續發展呢?」本身是創意媒體專業,而後來受各好友感染而愛上生態的Dennis 穩穩地說。

Dennis:「對於我來說,很多香港物種都是在大嶼山第一次看見,包括圖中的中華眼鏡蛇,印象深刻,保持距離下拍照留念。」(圖片來源:由受訪者提供)

Dennis:「對於我來說,很多香港物種都是在大嶼山第一次看見,包括圖中的中華眼鏡蛇,印象深刻,保持距離下拍照留念。」(圖片來源:由受訪者提供)

但是,雖然有了清晰的目標以及想傳遞的信息,然而拍攝過程亦甚具挑戰,當中亦有不少很深刻、很難忘的經歷及感受。

汗水與耕耘 熱情與熱誠

有次因為想到大東山拍攝日出的縮時影片,以及利用航拍拍攝附近環境,他們於中秋晚上,夜行而上。James分享:「那次最深刻是因為,每個人要背著大約四十磅的行裝,走上大東山。我第一次覺得走上去很辛苦,由伯公坳行上爛頭營,停了十多次,那晚是超累。到達後休息一會就要拍攝日出了,而最瘋狂是,拍攝日出過後,還要再去水口繼續拍攝。」「帶了兩枝長鏡,四部相機,加上航拍共五部機,三枝腳架,還有營具、糧水及其他行山用品。」Daphne 接著說。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這三分鐘的得獎之作,真的得來不易。製作人花費時間、心機、再注上滿滿對於生態保育的熱忱,對於大嶼那片自然樂土的愛,譜寫出感動人心的「金獎作品」以及「網上票選最佳作品」。

學會放慢 用心感受 自然為本

但回歸基本,要感動人,必先要感動自己。未知在過程中,他們有否被大嶼之美所感動,又有否對大嶼有新一番的感受?Daphne 憶述:「的確有意想不到的,若不是在一個地方待上一段長時間,你或許未能看到一些情景,例如水牛在繁殖季節,於清晨時份,一群跑出來,互相追逐,非常震撼。」Franco亦道:「大嶼山是特別舒服,譬如港島,就算是夜行,你仍會見到很多燈火…而大嶼山,則有一種連身心都覺得寧靜的感覺。」

大嶼山自然的美態、純樸的氛圍,是獨特的。如他們所說,大嶼山有一種特別的價值,而這,需要慢下來,方能感受。因為,就算看似平凡,只要用心,亦能感受其奧妙。「停下,放慢你的腳步,發掘更多故事。我會重視,物種與物種之間的互動,多於一味追求拍攝罕見物種,而我們去拍攝生態影片,就是要將重點放在說故事,而不是物種。」這是 James 給各位有興趣嘗試生態拍攝的朋友的建議。

誠然,自然攝影,是需要與自然互動,而這種互動,其實由個人內觀開始。正如<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一劇中,Sean Penn所飾演的自然攝影師一角,其中一句對白所道 :“Beautiful things don't ask for attention”。何謂美麗?其實心善則美,首先自己要懂得學會欣賞。那怕是一隻不顯眼的螻蟻,若能懂得欣賞其生存之道、其團結力量、其生態角色,自自然然,這就是值得發掘、值得拍攝的美麗東西。又,一切應以自然為本,而非一己私利,「無論拍攝、工作坊或導賞,都不應該傷害到任何野生生物。」Franco 截然的說。而這,是生態拍攝的基礎,亦是所應具備的態度。

與大自然聯繫 致力環境教育

雖然香港擁有如大嶼山那麼美好的大自然,以及豐富的生物多樣性,無奈地,香港仍有不少市民,特別是在成長階段的兒童,甚少接觸大自然。英國就曾有研究指出,當地每五位兒童就有四位「與大自然失聯」。香港雖尚未有相關研究,但情況可能更甚。「為何不少香港人都可能會比較恐懼一些動物,甚至想將大自然與自己分隔開,是因為,每日日常與大自然接觸得不夠多。」的確,Daphne 所說正是現在不少學者所提出的「大自然缺失症」,而這亦會導致各種個人生理或情緒問題,例如近視、過於肥胖、學習不集中、易於焦慮抑鬱等等。

Franco:「在一次大嶼山夜行中,幸運地遇上了這條兩米多長的緬甸蟒蛇,就在牠休息在溪澗時拍下這張合照紀念一下。」(圖片來源:由受訪者提供)

Franco:「在一次大嶼山夜行中,幸運地遇上了這條兩米多長的緬甸蟒蛇,就在牠休息在溪澗時拍下這張合照紀念一下。」(圖片來源:由受訪者提供)

「我未入大學接觸生態之前,我人生未踏入過郊野公園五次…但我從小就很喜歡觀看生態紀錄片。」Franco 的個人經歷,說明了雖然成長時甚少親身接觸大自然,但生態紀錄片卻為他現今的興趣甚至事業,種下重要的根。有見及此,為了推動香港環境教育,他們四位和另外兩友好友 Henry 和 Eric,組成團隊Wildlife Avengers,希望繼續運用自己的所知所學,通過照片和影片,鼓勵大眾,認識、欣賞及保護香港生態,為大家帶來更高層次的生態體驗。

而其實,香港的可貴之處,就是城市和自然近在咫尺。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在看過各段精彩的【大嶼.印象生態短片】後,你,又準備好和我們一起踏進這綠色大門,去探索和感受這美麗而寶貴的香港大自然嗎?

一起期待 Wildlife Avengers 之後更多有關香港生態的作品

一起期待 Wildlife Avengers 之後更多有關香港生態的作品

(在此刊物上/任何的項目活動內表達的任何意見、研究成果、結論或建議,並不一定反映香港特別政區政府、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委員會及環境運動委員會的觀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