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南瓜

飲食博客,以嘻笑怒罵,醉眼看飯桌上的世界。http://foodie-smashingpumkins.blogspot.hk/

2020/9/4 - 15:23

一店兩制 @ 安樂珈琲/Malt Cask

太子近界限街一隅,最近出現了一間白天賣咖啡,晚上賣威士忌的地方,實行一店兩制,日間的名字叫「安樂珈啡」,文青 / 咖啡友蒲點;晚上化成「Malt Cask」,換轉成為威士忌之友的天堂。

開業時遇上晚市禁令,而且未有酒牌,下午時間前來,望著酒吧架陳列的威士忌,只能遠觀而不可褻玩。

廣告

「呢邊嘅威士忌,可以成支買走。」負責人 Y 指住這排擺放了不少獨立裝瓶廠的威士忌,洋洋大觀的酒架。

台灣 Whiskyfind 推出的三國系列,相信全港以這類最齊全,價錢當然不便宜,上年我買了一瓶 Port Charlotte 滴金桶威士忌,作為自己的生日禮物,直到今天仍不捨得打開。

很多威友追捧的艾雷島威士忌,以 Ardbeg 最齊全,今年的特別版:Blaaack,聽聞香港分配不多,這裡也有。

既然未有得飲威士忌,就要一杯 Dirty 吧,獨個兒沒有伴,在咖啡店的書架上,隨意拿本威士忌書閱讀,消磨了兩小時;除了書籍,還有《蘋果日報》。

一店兩制:白天是咖啡館

一店兩制:白天是咖啡館

咖啡 + 閱讀時光

咖啡 + 閱讀時光

臨走前,不讓自己空手回,買了一瓶位於英格蘭倫敦的酒廠 — Bimber Distillery,剛推出的威士忌,價格合理。

位於倫敦的威士忌酒廠:Bimber

位於倫敦的威士忌酒廠:Bimber

第二次來,也是在下午時間,與友人 K 同行,一起閱讀聽歌談天,她飲她的 Dirty,我飲我的 Cold Brew。

「下次要夜晚嚟。」我對友人說。

「酒牌下星期到手。」負責人 B 先生說。

未及與友人 K 一同再訪,另一位朋友 N 先生相約有事相討,他是威友,不如就來飲杯?

那時晚市已恢復堂食,咖啡店晚上變成酒吧,因為持有食物牌照,所以不受酒吧禁令之限。

看見酒吧上的威士忌,已告知這裡的對象,主要是針對進階飲家,皆因大部份是獨立裝瓶廠出品,坊間不常見的款式;價錢豐儉由人,最便宜的 $100 一杯,已關廠的 Port Ellen,接近一千大洋一杯。

以上是每杯 30 ml 計算,想試多幾款但恐怕不勝酒力?可以叫 half shot,價錢減半。

三年前我在東京目黑的 Mash Tun,五杯到肚也只是用了我五千多日元,我還天真地問女酒保:「咁平?」

「你所飲每一杯都係 half shot。」女酒保說。

第一次嚐 Thompson Bros 的威士忌,就在兩年前在蘇格蘭 Inverness 的酒吧,當時的酒保向我推薦這間北部的廠牌出品,他們釀製的威士忌,將會在不久之後面世,現在只有其裝瓶的威士忌;此 Sutherland 19 Year Old 2000,出自 Clynelish,一間近年頗受關注的高地酒廠,明亮的生命之水,裝載著像未稀釋蜜糖的濃凋與甜,還有活潑的水果香,焦糖的甜,加兩滴水,層次更臻豐富。

Thompson Bros Sutherland (Clynelish) 19 Year Old 2000

Thompson Bros Sutherland (Clynelish) 19 Year Old 2000

以 Nirvana 經典大碟《Nevermind》為主題,同樣是來自 Clynelish,由台灣酒商裝瓶的威士忌,酒吧負責人幾經辛苦只能拿到一瓶回來,純粹珍藏的非賣品。

以 Nirvana 經典大碟《Nevermind》為主題,同樣是來自 Clynelish,由台灣酒商裝瓶的威士忌,酒吧負責人幾經辛苦只能拿到一瓶回來,純粹珍藏的非賣品。

以 Nirvana 經典大碟《Nevermind》為主題,同樣是來自 Clynelish,由台灣酒商裝瓶的威士忌,酒吧負責人幾經辛苦只能拿到一瓶回來,純粹珍藏的非賣品。

自家製的滷水拼盤,當晚沒有牛舌,有金錢𦟌、鴨舌,做得入味,鴨舌有骨落地夠麻甩,金錢𦟌軟熟可口,我特別以由台灣 Whisky Agency 包桶,噶瑪蘭 Solist Oloroso 雪莉桶,深不見底的威士忌來配,效果也不錯,但個人始終覺得用煙燻風味的威士忌,才是最佳拍檔。

滷水拼盤、深不見底的台灣噶瑪蘭

滷水拼盤、深不見底的台灣噶瑪蘭

Bruichladdich Loch Indaal 12 yo,可說是酒廠的橫濱別戀,這是橫濱 Bar Laddie 十周年版,強橫的泥煤與甜美的果香,做出絕佳的平衡,或許這就是橫濱黃街燈下的浪漫。

Bruichladdich 的橫濱別戀

Bruichladdich 的橫濱別戀

$128 一份酒燒台灣野生烏魚子,每天限量供應,酒吧出動到艾雷島的 Kilchoman 威士忌,火焰之下與烏魚子相互融,那股酒香氣味與燒烤香正在發揮,拱照著烏魚子的鹹香,神仙都企唔穩。

酒燒烏魚子,特別加入 Kilchoman 威士忌;威士忌配烏魚子,神仙都企唔穩。

酒燒烏魚子,特別加入 Kilchoman 威士忌;威士忌配烏魚子,神仙都企唔穩。

回想今年一月,往台北觀看別人選總統,經過大稻埕的市場,有一檔專賣烏魚子,客人絡繹不絕辦年貨,大手交易,可惜當時我身上不夠現金,檔口當然不收信用卡,只能望魚子輕嘆,若買三幾塊回來,照辦煮碗加威士忌燒,以威士忌佐之,聽著輕快的音樂,人生幾何。

不要緊,在這裡可得到相同感覺。

當晚試了兩款協會酒,風格迴異,Speyside 9yo 64.101,真身是大家比較少見的 Mannochmore 酒廠,聽說曾在某個 blind tasting 中突圍而出,擊敗不少大廠出品。

菠蘿、甘蔗、蜜糖、薑絲,像熱情奔放,有點性格的少女,蓄勢待發。

另一瓶協會酒 29.235,Laphroaig 22yo,難以招駕的爆炸性泥煤,有如萬馬奔騰的磅礡氣勢,喝罷,徐徐地呼一口氣,也未能即時冷靜下來。

協會的少女與大漢

協會的少女與大漢

太平盛世,要喝酒;亂世中,更加要喝多一點,才能填補心靈上空虛,無助,這並不是借酒去逃避現實,而是想藉著酒精去讓自己快樂,得以在越來越艱難的前路,繼續走下去。

問問自己,這一年裡面,你們是否喝多了酒?

安樂珈琲/Malt Cask
太子西洋菜北街 169 號地舖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