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百萬個港女都聽過的三首廣東歌

2020/4/6 — 13:31

【文:Beauty.andthebitch】

引言 : 新生代女歌手

廣東歌一直在很多人心中有著很重要的地位,縱使很多年輕人已經轉聽歐美日韓的流行曲,但我們實在沒法否認,有些時候也需要聽廣東歌來抒發一些鬱悶,用我們的語言訴說我們的故事。當容祖兒、楊千嬅減產,謝安琪也變了「浦銘心」,西洋菜街的少女失戀時還可以開大喇叭聽什麼歌?早幾年有三個同樣以實力為賣點的女歌手出道,幾年來累積了不少耳熟能詳的歌曲,亦漸漸確立了三個不同的形象。 下文將選取JW王灝兒、Gin Lee李幸倪、AGA江海迦三位女歌手的歌曲,嘗試以歌詞內容分析現今香港女性的愛情觀。

廣告

歌手介紹:JW 、Gin Lee、AGA

JW王灝兒早在2010年出道,但一直沒有太多大熱作品,直到2015年的《矛盾一生》才真正開始為人熟悉。香港觀眾認識Gin Lee李幸倪應該是2010年的歌唱比賽,2011年正式入行出唱片,《今天終於一人回家》、《雙雙》、《很堅強》亦有廣泛流傳度。AGA江海迦2013年出道,大部分歌曲都為自己創作,《一》、《3AM》、《無期》等都曾成為電台冠軍歌。

廣告

歌詞分析:《矛盾一生》、《很堅強》、《小問題》

是次分析選了三人比較為人所認識的三首歌,分別是JW的《矛盾一生》、Gin Lee的《很堅強》和AGA 的《小問題》。三首歌同樣是講述和情人分手的所思所想,但心態截然不同。

《矛盾一生》

JW的《矛盾一生》歌詞講述歌者埋怨情人一直沒有承諾未來,沒有結婚的意思,決心和他分手。

當年在網上已經有相當多的評論,批評這首歌正在推崇一種父權社會對女性根深蒂固的性別定型,仿佛女性人生只有婚姻這個選項,而愛情也只有步向婚姻,否則都是沒有未來的拖拉。其中副歌一句「回頭看最初多快樂 你捨得嗎 竟會沒決心成家」更是將過去快樂的回憶加諸在男朋友沒結婚意欲或不結婚的選擇上,質問為何沒有決心成家立室。在歌曲最尾的一句歌詞,「當你仍然未開竅 就讓我開竅吧 我替你自私好嗎」更是直指對方「未開竅」,即是指出對方幼稚,不如歌者開口說分手,為對方作決定。

整體歌詞抱怨因對方不成熟、沒為關係發奮、沒決心成家、被愛軟禁,而歌者決心和這情人分開,是「只好逼我瀟灑」,是「作個最適當決定 別再佔有」。

筆者完全無法認同這歌的意識形態,覺得關係形態多變,豈有「不成家就是沒未來」的說法呢?關係終點不一定是婚姻,還可以有很多可能性。因不結婚便推翻過去快樂回憶,實在是無法理解,因不結婚而被冠上未開竅之名,真的不懂是誰未開竅。最諷刺的是,這首歌非常受歡迎。YouTube上《矛盾一生》的MV (截至2020年三月)共播放了一千八百萬次。如果這個數字能說明甚麼,至少證實了有一群人認同這歌、這歌詞內容、這意識形態。

《很堅強》

Gin Lee的《很堅強》這歌講述情人喜歡上另一個會「裝溫柔」的「弱者」,而自己則因為太強勢而被撇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堅強」。

副歌中不停重覆「很堅強」,接著一句「而我都可以為你亂性哭崩一場 崩潰時很可憐亦同樣沒修養」;這歌用自述形式表示歌者是一個很堅強的人,或是告訴自己是個很堅強的人,不會用眼淚來示弱,亦不甘在人前崩潰,甚至看不起哭崩眼淚的人,覺得他們很可憐。在副歌使用重覆單詞(Repetition)是為了強調歌者對「堅強」的追求,仿佛向聽眾訴說她是一個很堅強的人,但這種刻意明顯是表達她對於自己能堅強起來的猶疑。畢竟只有在不相信自己能堅強的時候,人才會不停重覆,提醒自己要堅強起來。在連接段(Bridge)的歌詞當中亦有透露歌者也希望自己可以放下堅強,成為一個軟弱的人,抱著情人撤退。

「為何我落淚 好比鋼鐵流眼淚 我的堅壯太另類 一親你變成尖錐 其實都很想軟弱 伸手抱你撤退 一腔苦水 慰問我又是誰」

歌者對於自己的堅強有所懷疑,她反問是不是成為一個脆弱的人,對方便會憐憫她。歌詞背後反問的不僅是對於脆弱會被珍惜或是堅強就會被拋棄,而是一個女生面對變了心的情人如何安撫自己的情緒。歌者的情人喜歡上另一個人,她思考情人變心的原因,捉著「她弱小、我堅強」的對比,訴說自己因太堅強而被拋棄。當然這都是安慰自己、讓自己好過一點的籍口,情人變心不是因為一方堅強或脆弱,變心都只有一個原因,就是愛意減退。為了不想承認或接受對方愛意減退,唯有幫他想出一些籍口,「他變心都是因為我太堅強了」、「因為那女生很脆弱,和我很不一樣」,這樣合理化情人變心,從而令自己容易消化。當然,這樣的比較根本沒意思,幸而歌者亦沒有扭曲自己,「怎可能裝溫柔為贏取被戀上 耍不來假可憐技倆」,帶著一種不屑轉身離場。

《小問題》

第三首歌詞是AGA 的《小問題》,歌曲以R&B風格編出一個女生失戀但輕鬆面對的心態。

情人不專一,歌者選擇瀟瀟灑灑的和情人分開,更穿起高踭、喝下一杯又一杯的香檳、結識碧眼金髮的新歡;不怕沒有下文,只求有過一些美麗印痕。這歌詞不單表達對舊情人的灑脫,還有一種報復的心態。「仍然難忘他的薄倖 別這樣干擾我一生 我知道塗紅唇便有人吻 勾起他心中妒忌恨」,可見歌者的不忿和報復舊情人的心態,嘗試和別人靠近來引發舊情人的妒忌和恨意。

歌者以一種瀟灑的說法來提醒自己失戀不足掛齒,副歌中的「關於失戀的問題 請不用提」更是重覆多次,明顯是歌者明明是把失戀這事記掛在心,但卻唱著「失戀這小問題」並數數臭前度「想一想他的缺失」,然後籍著和其他男子親近來報復前度。當中包含了一種堅強和傲氣,即使舊情人不懂欣賞,外面還有千千萬萬個人可以隨時給予一絲溫暖,不必再記住令自己心碎的舊情人,昂首闊步、頭也不回,保留自己最後的尊嚴,從新結識的人身些獲取一些溫暖,「得寵好好醜醜感覺像個人」。這些還是自我形象的建立,令歌者重新自信起來。縱使離開舊情人很難過很傷心,也要活得比你好。

從歌詞及其意識形態分析香港女生不同面向 

於筆者而言,JW、Gin Lee、AGA 正代表香港女生的不同面向和她們的愛情觀,現在從她們的歌曲歌詞揭示香港女生的戀愛觀。

JW:現實「港女」代表

JW 曾在訪問中提及《矛盾一生》的歌詞是JW和陳詠謙分享她自己和她身邊朋友經歷而度身訂造的。這歌描述了很多女生的心聲,從YouTube留言便能知道和這歌產生共鳴的人實在不少。其中有些留言說這歌道出很多女人心聲,尤其二字頭的女生,大部分都會聽到流淚。留言亦有不少對男生的控訴,訴說男生總是長不大、沒上進心、令人沒安全感,那些留言都有數百個Likes表示認同。

的確,真的不少女生憧憬婚姻,這是完全能夠理解的。傳統社會給予女生結婚就是幸福快樂生活下去童話式結局的幻想,而中年單身女士亦背負著很多負面詞語,揮之不去。拜年時親戚們最熱門的問題仍是:「幾時結婚啊?」,只是到了這個年代,婚姻還是女生的唯一出路嗎?很多人批評這歌,但這歌背後呈現了一種女生的戀愛觀,不僅是有關婚姻,還是如何對待關係。

JW近來的《逃生門》亦非常受歡迎,YouTube累計播放率已超過一百萬次。歌詞內容講述歌者和情人分手後,自己像被鎖在一間房間,唯有推開門離開這間房才會看到外面的出路,希望忘記舊情人並向前看,不再被舊情困住自己。

如果要將JW歌曲內的女主角形象化,歌詞中所描寫的主角都比較現實,她的歌為一類理智先於情感的人發聲。他們不是拜金的那一種現實,而是當那段感情不再適合時會及時抽身的人,不是沒有感情、不是沒有愛,只是他們理智,知道感情再這樣走下去亦是浪費時間,倒不如親手止蝕離場。在情感上受了傷會用理智思考方式療傷,他們會勇敢去愛,但也會理智地思考關係的可行性,在發現對方不如預期仍會猶疑要不要分開,決心分開後會很傷心但也會嘗試找出路。當然也可以說這一類人是自私、只顧自己感受,甚至冠些「港女」之名,但戀愛關係中,不是只有自己才清楚自己的感受嗎?有時候,照顧自己感受也是成熟的表現。「合則來、不合則去」,雖然不捨得,但不拖拉,每位「港女」都是勇字行頭的勇者。

Gin Lee:外強中乾的女強人

Gin Lee 的歌曲大多很苦情,《雙雙》、《月球下的人》等歌曲都非常苦,所代表的,則是一種透過受苦來感受到愛的人,有點自虐式的悲劇女主角。

可能是Gin Lee的唱腔,也可能是編曲,她的歌曲總是有種哀愁、有種痛,像《今天終於一人回家》的歌詞,描述歌者早就預料到關係總會有天終結,現在也只是一個人回家罷了,堅強地走在路上,給予時間讓過去的漸漸過去。明明歌詞如此正面,但聽起來,總是覺得有種口是心非。

「堅強」是在Gin Lee的歌曲中常常出現的字眼,配合其他歌詞,「堅強」反成為了一種外強中乾的反襯(Irony),更顯得歌者需要被愛護。這也像是她的整體形象,一個外表很堅強但內心也很渴望被了解的女強人。

這類女生應該在香港也很常見,工作能幹、有效率,眾人眼中覺得她沒有處理不到的事,人前很堅強、人後在路上孤單地一人回家。她唯一處理不到的就是自己的感情,可能是放不下的前度,也可能是放不下對前度變心而產生的好勝心。她們覺得沒有人理解自己,沒想過Gin Lee的歌道出了自己的心聲,內心多麼渴望有人可以告訴自己不必堅強,借出懷抱大聲痛哭。一個人撐著久了,需要一些慰籍,知道自己不孤單,其他女強人可以,自己也定能捱得過、等得到。

AGA:獨立自主、新時代女性

近年AGA 的歌曲風格偏向歐美風,歌詞風格也傾向西方文化。對比以前的《問好》、《一》等標準廣東K歌,現在的AGA更敢在題材和音樂上作出突破。

《3AM》以變心的女生視角來訴說在凌晨三時和情人分手的故事,她內疚自己喜歡上別人,但和本來情人早已沒有感情,於是言辭抖震地攤牌,不再假裝二人還如以前開心。曾經是互相珍惜過的人,所以不忍心傷害對方;感恩對方曾經同行,但真的愛上了別人還是決心道別。
《Two at a time》輕鬆地道出情人一腳踏兩船,沒有呼天搶地,反而更像冷笑和諷刺。歌詞中的字眼明顯是訕笑對方:「行騙」與「被騙」、「假希望」、「膚淺的溫柔」與「精巧的謊言」、「軟禁」、「傲漫」等,都呈現對對方的蔑視和不齒。

以上提及的兩首歌,加上文章較早討論過的《小問題》,都在描述一類非常灑脫的女生:被情人撇下就喝杯酒,結識新對象,令對方後悔妒忌、變心後就撇脫和對方道別、發現對方一腳踏兩腳就高姿態離場。這幾首歌曲都有一種傲氣,仿佛無論發生甚麼事都能抬起頭來,有種女生充權(Empowering)的意味。

這一類女生是響往自由、享受自主的人,她們除了戀愛還有很多事要忙、很多興趣,亦忠於自己感受。她們和「港女」有點不一樣,遇上不適合的人,「港女」離開時還會忍著眼淚說一聲goodbye,但這類女生說一句「別煩著阿姐,我好忙的,Bye」就去忙她的。世界這麼大,人這麼多;賤人算得上甚麼,為何要放在眼內?她們內心強大,清楚自己的快樂必須由自己負責,絕不假手於人。 

 總結:有關《零分》

這篇文章一直在筆者腦海中,只是久久沒下筆,直到近期曾若華(Jude)的《零分》爆紅,而當中歌詞的扭曲和直白令人汗顏,但卻非常受歡迎,更令人值得留意的是其意識形態。《零分》以戀人心中的評分來比喻當對方不再愛自己時,本來在情人眼中滿分也驟變只有兩分的女生。本來訴說對方不再欣賞自己、自己不再是對方最愛等等這些也是在情歌中常見的題材,但《零分》卻是以分數來評定女生。以分數來評定女性,是父權社會物化女性巨像化的呈現。

在下筆前,筆者和朋友聊起這文章的題目,他說筆者對香港女生太高要求了。不,這是對香港女生的希望。希望大家能愛自己多一點,不要覺得自己「零分」。失戀歌后容祖兒雖然已經不再唱《痛愛》、《習慣失戀》那類病態失戀歌曲,但早前的《心之科學》中的一句「情人不愛你還不愛你,憑什麼否定你?月光有人撈起,有人瞧不起」是用作對應《零分》中的自卑最佳心態。 

當然,戀愛取態還有千千萬萬種,女生面向亦千變萬化,絕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主流歌手提供一些主流聽眾想聽的歌曲,筆者只是取其中的幾首歌曲分析,從中嘗試在流行曲中反映出現在香港女生的愛情觀和心態,作一個記錄。流行曲分析中有一項不可或缺,就是足夠的聽眾,這樣才可分得出那些歌曲真的正在流行。如果你讀到這裡,發現以上提及的歌曲只在麥記聽過,請你多聽廣東歌,因為這些歌曲正在為我們記錄時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