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Brianna Santellan on Unsplash

一隻貓救了的狗

我有一位朋友,有一隻曾經由貓所救的狗,姑且叫它做O仔。

這位朋友本來住在愉景灣一帶,一個狗和狗主的天堂。可是據朋友說,O仔在狗朋輩中卻被排擠,只有兩三個狗朋友(並無貶義)。想不到在寵物天堂也有失落的一員呢!

O 仔是一隻略瘦的唐狗,外觀與其他狗沒有突出的分別。它年幼時朋友收養回來的,回到家中不久就發現它有一些特別的行為,包括看見輪子或黑色的東西就會驚恐吠叫,行為問題令照顧加添難度(因家中有年幼小朋友)。負責收養事務的義工人對朋友說,可能是 O 仔年幼時有過不快的經歴。筆者對狗沒有太多認識,不知道狗也有「童年陰影」。朋友悉心照顧照下,總算是長成一條好狗(這絕對是褒義)。

不過,它卻有另外做出一些像貓的動作, 如舔手。(其實朋友有提及其他行為不過我不熟悉所以沒有記住。)朋友說義工估計這狗幼年時可能和貓一同居住過,也可能是貓救了的小狗才教它這些動作。(都是那一句,我不熟悉不知道是否會這樣)。朋友認為這些行為使它被其他狗認定非我族類,令它被同儕排擠了。

各從其類物以類聚,這種情況人類也有吧。由小朋友班上欺凌同學,到大人在職場上社區上對異類的排拒,筆者相信和 O 仔的處境相似。可是人類也會提倡包容啊。雖然包容大愛一聽很左膠,但似乎這也是人之所以為人的一個表現。當然,一向也有人把貓狗合養以培養寵物們更融洽,但那始終也是人的作為,並非自然而然。人唯立足於自然,卻也能做出超越其動物性一面的行為,對於異類能更包括同情共處。

可惜今日似乎有人想把香港拉向群鬥群、人鬥人的地步,鬥爭把人動物性的一面表露無違。還譏笑著這才是人的本性,他們正是來解放人類。動物對異類排斥甚至獵殺,至少就筆者所知,只是出於本能而非仇恨。可是,鬥爭卻引出人的仇恨,利用人性動物的一面,讓民眾互鬥令群黨達到其目的。回頭一想,比動物性排拒非我種類,這群黨更發明了一種更利害手法,把異類納入成同類方法卻是硬要改造,甚至日日要歌頌群黨偉大,更要仇恨其他圈外人。這種手法完全把人顛倒成比動物更殘忍的「非人」,我輩中必需拒絕對人類這種定義。

好消息是,O 仔和它的主人,我的朋友,為了小朋友已經移民他鄉了。數月前到它的家是為了與其主人食「散水飯」,就是這一年筆者出席最多的社交活動。我不知道外面的狗會否更加包容,我只知不需再過「非人」鬥爭生活的是有福的。

祝福 O 仔和它的主人展開幸福美滿的新生活。

Photo by Brianna Santellan on Unsplash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