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Facebook 圖片

三個月不洗澡

完成實習醫生一年,輕輕做個統計,共 call 了八十九晚。這個數字不算多也不是太少,有同事一年通宵候召超過一百夜,當然也有比我更少的。當時選擇實習專科時沒有刻意安排,但剛好排到先苦後甜。「第一水」在內科三個月共二十五 call,乘以內科晚上當值的工作量算是很辛苦的,在最初生之犢的狀態下竟然也高高興興的捱過來了。到後來每三個月轉換專科,逐漸由一個月平均八晚、到七晚甚至六晚當值(外科更有分長 call 和短 call,算是很不錯了),雖然心越來越累但喘息的空間多了,大概是無心插柳之下的幸運。

一年八十九 call 是什麼概念呢?我覺得最形象化的說法,是三百六十五天裡有將近三個月的每一晚都沒有洗澡。作為女生來說,我覺得自己說出來都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每晚當值,總是會擔心自己就是在洗澡的那一刻鐘收到必須儘快趕到處理的「arrest call」,也聽過有同事真的這麼倒霉需要頂著一頭濕髮跑到病房;而老實說,有時間洗澡的話不如去睡覺還划算一點。所以病房護士要辨認我前一晚是否通宵當值非常簡單,就算清晨喝過咖啡精神不錯,我的油頭垢面也騙不到人。

一年過後作為正式醫生,的確不需要那麼頻密地 call、也終於令人感動的可以每晚洗澡了,不過也開始要扛下更大的責任。以前有甚麼不懂或者不肯定的,可以先為作簡單評估,然後致電「first call MO」,稟報病情後一般都會獲得更肯定的答案,之後在牌版就可以加上「Discussed with MO Dr XXX, suggested」某某治療方案。現在自己在電話的另一端成為了做決策的一個,要提醒自己每一個決定都沒有其他人再把關,要更小心更全面,繼續一步步的成長進步。🏃🏻‍♀️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