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如吞電鑽落肚

2020/3/9 — 9:53

圖片素材:《九品芝麻官》電影截圖

圖片素材:《九品芝麻官》電影截圖

在中國做生意的時候,有一次與官員吃飯,席上有不少野味,包括娃娃魚、黑水雞,以及二級保護的穿山甲等等。我看見便頭痛,盡全力避開,被發現,官員說,這些都是不易找到的好東西,很補身,多吃一點。

我想起以前讀過的資料,忍不住問,中藥記載,穿山甲的鱗甲有通經下乳之效,從沒說過其肉可食,況且,一大班男人,為甚麼要通經,為甚麼要增強乳汁?主人家轉過頭來細聲回答,你這是知其一不知其二了,穿山甲吃蟻,先打洞,牠們很能打洞啦,哈哈,然後還望一望我下面。吓,打洞?也太扯了吧?差些跌落地。中國人為了壯陽及補身,真的是無所不用,迹近瘋狂。

但求合理化這種妄想症,大家都說,野味補身之餘亦好味,燉湯很清甜云云。我是完全不信,因為試過了。澳洲有大量野生動物,合法捕捉,以前做餐廳,希望豐富菜單,有一次在 Alpine Game Meats 這公司,訂了袋鼠、鱷魚、鴕鳥、野豬以及駱駝回來做實驗。對,駱駝在澳洲是有害動物,聚居中部,政府鼓勵大家努力食用。大廚與我花了一個月,煎炒煮炸燜燉扣,甚麼也試過,滿頭大汗,始終沒辦法拿出來見客人。這些動物在戶外求生,不停追逐運動,擔驚受怕,長不出肥,肉質普遍粗糙帶土腥味。袋鼠算較好,最差勁是鱷魚,好像在吃煮熟了的拖鞋。我們雖不知拖鞋是甚麼味道,感覺如此難吃的東西,這般形容最為貼切。到了第三個星期,同事們聽到晚飯要試吃野味,面色一變,都說,多謝,約了人,今晚唔好預我。我們最後想清楚,人類貪吃,尤其是中國老祖宗,好味道的動物一早被畜養(牛在公元前八千年被馴化),餵食上等飼料,養尊處優以最佳狀態等待被人類食用,經過一萬年來千挑萬選,剩下的必然是難以下嚥,怎可能有漏網?

廣告

歷史也是這樣說。早在《周禮》記載,皇宮大宴,天子享用九鼎,依次牛、羊、豚、魚、臘、腸胃、膚、鮮魚、鮮臘。當時最高級的中原食物,是被人類馴化的六畜,野生類屬次等,頂多是邊陲蠻族的餐單,或者不夠蛋白質時的補充劑。後來野味重回主流,依靠的是中藥食療,以及滿清政府。

《黃帝內經》說到:「虛則補之,藥以祛之,食以隨之」,這一個「補」字,為「以形補形」提供了基礎,因此喝豬肺湯通肺經,炒豬腰子補腎,合桃狀似人腦,吃之補腦,慢慢成了金科玉律。如此類推,吃動物生殖器必然增強性能力,愈威武愈厲害,虎鞭鹿鞭因而上枱。宋朝文人學醫,更加重湯方輕外科,認為不尋常的動物必有特異功能,於是出現蛇膽清火,夜明砂(蝙蝠糞便!!)散血明目,龍虱強精。之後滿清入關,遊牧民族見中原食物美味,自己也不能太失禮,於是在滿漢全席中,加入他們的熊掌、豹胎、猩唇、猴頭。皇族力推,人民嚐新,不知這些皆是千多年前已被淘汰的食物,再加上全無根據卻被廣泛認同的以形補形,終做成今天野生動物的災難。中國生物學家說,在九十年代,行山遇上穿山甲很平常,現在着意去找也找不着,大概死剩 2-3% 吧。其他大型一些的動物更不用說了。

廣告

野味身上有多種病毒,本來與人類相安無事,我們要趕盡殺絕,業力牽引如今報仇來了亦份屬正常。 SARS 沒有醒覺,不知武肺之後又會如何。至於「以形補形」之說,我是深惡痛絕,人蠢無藥醫,如果要打洞,吃甚麼穿山甲呢,不如拆開一個電鑽吞落肚,應該石頭都可以鑽穿。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