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孤獨藍屋

2020/3/30 — 17:13

澳洲珀斯的「藍色船屋」Crawley Edge Boatshed(作者 Facebook 圖片)

澳洲珀斯的「藍色船屋」Crawley Edge Boatshed(作者 Facebook 圖片)

病毒來襲,所有人都需要面對某種程度的隔離,躲開人群,應付剩下一個人的自己,不論情願與否。

於是不時想起這小屋,站在澳洲珀斯的天鵝湖上,離群獨處的姿態,一直這樣,已經起碼 90 年。
屋前那一道木橋,成為它與現實社會之間的唯一通道,好像假若切斷了,就會永遠失去聯絡。

幻想難免浪漫,而其實小屋完全不會孤單,反過來可能因為吃不消過份熱鬧,恨不得把木橋一刀砍掉 — 近年這是西澳洲,甚至是整個澳洲最受追捧的景點,幾乎每個到訪珀斯的旅人都會前來拍照打卡,屋前伸出排隊人龍已成日常,大量的 selfie,更大量的結婚照片,小屋湖泊天空,輕易成為夢幻而方便的背景。

廣告

人們籠統稱它「藍色船屋」,真正名字叫 Crawley Edge Boatshed,而它的而且確有過一段寧靜日子:落成時間無從追溯,最早文件紀錄是 30 年代,跟許多澳洲沿海城鎮的船棚無異,為了讓小船停泊,裡面沒有家具,亦不會有人留宿,不為避世,只有實際功能,沒有其他。

1944 年 Nattrass 家族買下屋後一塊空地,額外付出 5 英鎊,將船棚一併購入。
此後 50 年,小屋經數次易手。直到 2001 年,珀斯市市長 Peter Nattrass 將建築買下,而 Peter Nattrass 還有另一身份 — 50 年前屋主的兒子。
於是半世紀後,物業再次回到 Nattrass 家族手中,意外地直接改變了藍屋的命運。

廣告

當時藍屋完全不是今日這模樣,還未漆成天空藍,嚴重日久失修,政府曾經警告必須馬上拆卸,免倒塌傷人。
未幾市長兩位兒子把船屋重新修建,期間有人開玩笑地建議:不如大剌剌地把整間屋子漂藍?
天,水,屋同為一色的 Crawley Edge Boatshed,這才終於出現。

那時誰也沒能料到,十多年後的社交網絡,能夠令船棚一舉成名,特地為它而來的人,比珀斯任何一個地標或歷史建築都要多,亦更為狂熱。

政府自然不會視若無睹。去年夏天,珀斯市政府通過撥款 40 萬澳元,在小屋附近建設太陽能廁所,解決旅人的生理需要。
有傳媒忍不住嘲諷:我們政府多闊綽,花 40 萬讓 hipster 小便!

由尋常船棚到拍照地標,小屋成了 Instagram 改變社區(以致整個旅遊業)的個案,滋擾或建設,一時間難以釐清。

還好小屋有兩面,一面是絡繹不絕的人群,另一面依然有著山與水。
靜好 80 年,接下來的課題並不是孤獨,而是怎樣在混亂當中,尋找靜好。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