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20/2/3 - 13:28

【不斷更新】從東京一路往北踩單車 踩到邊會買到口罩

香港口罩荒,日本都一樣。

回想上星期初,最初是藥房推出「病毒對策」口罩山特賣,但那些都是中國貨,日本貨收埋一邊,已經開始短缺。我買了一些日本貨。

第二日,日本貨已經沒了,我買了一些中國貨。

廣告

第三日,中國貨已經沒了,也就是說,藥房全軍覆沒,我去了 AEON 買了一些 TOPVALUE(即是類似百佳牌)

第四日,TOPVALUE 也沒了。

之後,口罩就好似靚女日本妹那樣,只能在螢光幕上看見,現實中成了珍罕之物。

但好多人仍叫我買口罩。幫得到就幫呀﹗我都想盡量買。

考慮到東京畢竟遊客多,掃貨掃盡唔出奇;但一路往北走,去埼玉,去栃木,遊客應該愈來愈少,買到口罩的機會愈來愈大。

所以我決定往北踩單車。

時間是 2 月 3 日日本時間 1400,到底今日會唔會買到口罩?希望唔使踩到去福島、宮城、北海道。

【1400】起點是東京足立區

【1405】這是西新井的 PAPASU。這家昨天其實已經睇過,是沒有的。

【1415】這裡是足立區的竹ノ塚,SUNDRUG,一如所料,沒有。我也無預不斷更新 15 分鐘就收工。

第三家去的是 ITO YOKADO,它說有孩子用的,其實孩子用的偶爾在日本還可以看見,但真的好小,正常人是戴唔到的。

第四家去的是竹ノ塚的 WELCIA。沒有。它倒有蒸氣那種,可以蒸鼻。但蒸鼻是不能防毒的,也不要指望能蒸死病毒,否則你的鼻也會熟。

【1430】轉眼間已經到了埼玉。我唱著張學友的「等你等到我心痛」,繼續單車之旅。

入埼玉後,果然地方荒蕪許多。我就是為了這個原因才往北踩的。在這個甚麼都沒有的地方,會不會有口罩?

【1449】這家叫做 SUGI 藥局,就在路邊。本來完全沒想到會找到,但是﹗

SUGI 藥局

SUGI 藥局

給我買到八隻濕的口罩﹗

所謂濕的口罩,如下面所寫,有個潤字,就是潤喉的。其實市面還有好多潤喉口罩,但那些是不防病毒的。不過......

濕的口罩

濕的口罩

這個後面卻有寫驗證是防病毒的。是否可防武漢肺炎不知道,但它的規格和之前坊間買到的,是一樣。

後面有寫可防病毒

後面有寫可防病毒

SUGI 藥局有三盒這種口罩。有兩盒是 3+1 塊,一盒 3 塊。即是我還得到了優惠。這是皇天不負劉松仁。

但我最後只拿了兩盒,決定留下一盒。點解?因為我不想買光日本人的口罩。是的,我好矛盾。這次不是「陸客掃口罩」,而是我作為香港人掃口罩。但無計,健康的事,為家人、為同事、為朋友,衰人都要做一次。我就留下一盒罷。

我留下無優惠那盒。繼續出發。

這家 WELCIA 是無的。目前為止我成功購得 8 隻。

一路往北。

草加 WELCIA

草加 WELCIA

【1505】孤單的我再出發。

我的孤單身影

我的孤單身影

【1517】這裡有家叫 SEIMS 的店,看起來像貨倉一樣,這間感覺會有。

SEIMS

SEIMS

沒有。

佢寫住品薄,品薄即係無

佢寫住品薄,品薄即係無

【1525】這家叫做 METRO 的,睇落成個政總咁大﹗估佢應該有。

METRO

METRO

沒有。

METRO

METRO

【1530】又是一家 SEIMS。我沒有甚麼期望了。

SEIMS

SEIMS

入面成個口罩貨架都是吉的,有個中文牌用簡體字寫著每人限購一個。

也就是說,中國人掃貨掃到這裡。

但這是哪裡?我現在在一個叫戶塚安行的地方附近。已經深深進入了埼玉了。我開始對這趟旅程的意義有一點點的懷疑。不過背囊裡面的八個口罩鼓勵了我,驅使我繼續前行。

【1550】SEIMS 東川口店,沒有。我懶得貼空貨架圖了。

SEIMS 東川口店

SEIMS 東川口店

【1600】沿途風景優美

沿途風景優美

沿途風景優美

【1610】熱門的藥店 Mitsumoto Kiyoshi 別說口罩,連消毒藥也沒有。

【1615】Maruya,偶爾也進去小店看看吧,說不定會有意外售獲。

結果它說口罩因為「好評」而沒有。哪裡好評了?

【1625】以後看到這個「藥」字就會想起這趟旅程吧﹗順帶一提,這是 WELCIA。

我喜歡這家店,因為它直接將沒有口罩的牌放在門口,還送酒精消毒﹗真是體貼。我用來擦擦手,不僅手淨化了,感覺就連身心也淨化了。

【1630】在最遠處發現一家 AEON。我上次買成盒的口罩就是在 AEON。這麼大間 MALL,是有機的,現在我就衝過去。

現在我在這裡,已經搞了兩個半鐘,行了 20 公里,還是只買到八個口罩。

而天色開始暗了。

【1640】很氣派的 AEON 門口。我對它是最大期望的,主要是因為 AEON 有 TOPVALUE,早前當所有藥房都沒有的時候,我家鄰近的 AEON 仍能每人限購 10 盒。不過那已經是很久遠以前的事了。

【1700】落車進門,那真是一個很大的 SHOPPING MALL,其實就是公路邊那種巨型嘢,理論上一個人住進去可以死前不用再出來那種。圖中最中間盡頭的才是 AEON。行到腳抽筋。

【1710】MASK 入荷未定,即是無貨而且不知何時有貨了。

一個 AEON 姐姐(六十多歲,頭髮油亮)來問我找甚麼,我支支吾吾。其實不好意思說口罩。因為我不想日本人覺得我(香港人)買光他們的口罩。

但最後還是說了口罩,她用熟練的語調說已經賣完。我問她,是不是全宇宙的 AEON 都沒有了?她說要去問上司。我說唔使咁誇張,吹下水嗟。她說那就應該是了。她沒知道有哪裡還有賣。她建議我去小店看看,說有些小店可能還有。就是那種家庭式的老藥房。

其實此程路是見到幾家這老式小店的,但我都無入去。一來不好意思,因為這種店通常只有個阿伯或阿婆看店,一見我進去一定會打招呼問我要乜,而我說了,我不想說自己在搵口罩。二來,就算他們有口罩,我也不想買。這種小店通常有固定客路,他們的口罩,一定有社區的公公婆婆需要。我買了,公公婆婆就無得罩。

當然我不是說自己很偉大。整段路就是買日本的口罩然後 SHIP 返香港,THIS IS A KIND OF SIN。我明。但是,諗到家人、朋友、同事,出外工作,阿媽去買餸,無口罩,點算?在罩住他們的口和罩住日本人的口兩者之間,我仍會講聲對唔住,「Itadakimasu」,將口罩交給我身邊的人。若然這要我落地獄,那我就同上帝講聲唔好意思,你得少收一個美男子。

34 歲,快要 35。我也已經到這個年紀了,明白人有時一定要做某種事,即便這種事在某些人眼中是錯。

話雖如此,規矩還是規矩。限購一盒就頂多買一盒,唔會買兩盒,唔會多次排隊。如果有 3 盒,會留一盒給下一個。這樣做可能也沒甚麼意義,無非反映我個人很矛盾。總的而言人就是矛盾的動物,買口罩只是眾多矛盾的一種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