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義當前的溫柔──《Just Mercy》

2020/7/26 — 13:54

Just Mercy 劇照

Just Mercy 劇照

《Just Mercy》(港譯《以公義之名》、台譯《不完美的正義》。此文還是用本名好了),看的時候讓我想起《我們與惡的距離》的王赦,想起《李察朱維爾:驚世疑案》的Richard,更想起前兩天被判暴動罪名不成立的「赴湯杜火」夫婦,及17歲少女。無他,只感到在追尋公義的道路上,雖看不到終點,但總會在路上看見相似的人和事,感同身受。也有了一點安慰,像沾濕衣襟的汗水,慢慢擴散。

《Just Mercy》,真人真事改編,講述一名黑人律師向弱勢囚犯提供法律援助,推翻死刑判決的故事。當以為又是同一套路,為追求公義歇斯底里,激昂澎湃的人物傳記,看了便知不盡相同。這裏說種族偏見和歧視,也說體制漏動及偏頗如何造就搜證馬虎、程序不公和不公義的審判。然而正義和不義,兩者之間如果存在一條繩索,那麼令人穩妥在繩索上,邁向正義的力量,就叫慈悲與希望。《Just Mercy》用138分鐘,不慍不火地訴說這回事。

Just Mercy 劇照

Just Mercy 劇照

廣告

很老套嗎?不義當前,說希望和慈悲這種東西,都會給人一種在散播無用情感的感覺。但如果追求公義,乃至改變社會的理念和思想是刀槍不入的話,我想電影不過是說出,慈悲能凝聚人;而人與人的交流能創造的力量就是希望,也就是抵著刀槍的盔甲,讓人奮力走在實踐的道路之上。捨易取難,不是每個人都有足夠的勇氣,畢竟在捍衛公義的過程,有機會遇到任何身心的折磨。黑人律師Bryan Stevenson在幫助囚犯期間,一邊承受社區對族群的偏見,受到惡意刁難;一邊承受不公義帶來一次次的挫折,但同僚與當事人的堅持成了他擺脫氣餒的助力;被誤判死刑的囚犯Johnnie D(即Walter McMillian),在無數次推翻裁決不成而崩潰時,家人親友的愛和支持,挽救了他。他們彼此影響,才能不屈服於強權。

廣告

“We can’t change the world with only ideas in our minds. 
We need conviction in our hearts. This man taught me how to stay hopeful. 
Because I now know that hopelessness is the enemy of Justice. 
Hope allows us to push forward, when the truth is distorted by the people in power. 
It allows us to stand up when they tell us to sit down, and to speak when they say, ‘Be quiet’. ”── Bryan Stevenson, “Just Mercy”

我們都說不是看見了才堅持,而是堅持下去才看見希望。堅持下去,會發現我們並不孤單。情感上,彼此承受著大大小小的苦;理性上,彼此都有相似的價值觀,更不願意放棄對正義的追求。人的凝聚力可以非常龐大,「團結就是力量」,耳熟能詳的老調子,但當中包含了更多,例如信心,例如諒解。就是那種不孤單的感覺,讓我們懷有希望。或許就是那種希望能紓緩情緒,讓怒火和恐懼不至於駕馭我們的理性,從而繼續據理力爭。

Just Mercy 劇照

Just Mercy 劇照

面對極權每日逼迫,有時候覺得我們處於一個超現實的狀態,所有常理都似乎不太適用於現在的處境。因此當今時今日仍能看到郭啟安法官的判詞,我著實感到一點鼓舞。而電影裏,當法官在法院宣布Johnnie D 的控罪全部撤銷時,各人如釋重負的反應,哭泣聲中的情緒難以名狀。我想,現實中「赴湯杜火」夫婦,17歲少女,以及各位在抗爭的路上,都是如此的感覺吧。

《Just Mercy》有一幕講述了傳播的正面作用:故事說到即使推翻了法院對Johnnie D的死刑判決,社會上仍會有不少人認為他才是殺人犯(因著他的膚色及社會地位)。於是,律師Brian、Johnnie D和轉為污點證人的囚犯,接受傳媒訪問,以新聞專題的節目傳播給所有人知道,事件的真相與進程,從而get the truth out。人會選擇性接收資訊,也很難要求每個人都有謹慎求真的能力。如今有了「赴湯杜火」的案例,我們更要多加說明給身邊的人聽,讓不清楚情況或不會深究的人試著多了解和思考。

心很累的話,不妨看看《Just Mercy》,也建議看到最後。讓你把疲憊感分擔出去,讓你感到自己並不孤獨。

預告: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