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世上沒有醜人,只有活不出美的人

2018/6/12 — 14:03

【文:梁偉怡 Verdy LEUNG】 

從小到現在,都覺得自己不美。小時候沒有討好人的樣子和個性,近視很深,常常架著個大眼鏡,戴得眼睛都變型了。雖沒被同學欺凌,卻常被老師針對。到長大了,雖然不美但天生愛美,盡力令自己變得不這麼難看。年少時很瘦不敢在人前脫衣服,都長大了有做運動肌肉多了點,也還是不敢脫衣服,因為自小到大皮膚敏感和濕疹的問題好嚴重,身上到處都有長年濕疹留下的疤痕,自己也覺得很不好看。拍照時也不懂對著鏡頭笑,只能笑得生硬,因為沒有信心展現自己的外貌。

曾經有些人找我都客串當Go Go Boy和拍寫真集,但我都推說自己跳舞不好看拒絕了。其實除了這個原因,最根本的原因是我對外表沒自信,不相信有人會看我。站在台上人家怎會看你這個皮膚爛掉、頭大身短、盤骨過大、舞姿醜陋,又不性感的人跳舞?又有誰會買這個眼腫鼻大山根扁腮骨闊抬頭紋深的路人的寫真集?年青時總覺得自己樣子太年青沒質感,到年長了幾歲又覺得自己太老了,應該會與美這個字越走越遠。

廣告

我們從小到大都被灌輸自己不美的意識。人格分裂地,學校八股教的是外在美不重要,但環境卻令人無時無刻確切感受到外在美的重要。

學池坊花道讓我對美多了解了一層。每種植物都有它的美,只是插花者是否懂得發掘和展現它。沒有醜的花,只有花插得不好的人。雖然自小到大都被訓練到對自己的外表沒信心,還是不太懂得欣賞自己,但學了花道後,至少懂得多欣賞別人的美。

廣告

有文說一個人不美就是不美,不能把醜人說成美,其實是對美不太了解。正如插花,未插的花不夠美,插了才能將花潛藏的美態展現出來。在學插花時,常常驚嘆為何都是用同樣材料,同一枝花,但老師在修改自己的作品時,稍為改變花的角度,就能完全把不美的花變得很美。我常常跟學生說,為什麼用同樣的材料,花道家插的花會美,但一般人郤插得不美?這是因為,花道家看到花的美,就能插出美,一般人只看到花的醜,就只能插出醜。花教會了我,每一個人都有他美的一面,只待他自己和我們去發掘。

「醜就是醜,美就是美」,不能以醜作美嗎?這也未必。在日本習花道時,老師說作為日本民族的「美意識」很重要,對日本人而言,有很多種美。其中一種是「醜美」。有些看似醜的東西,其實也有它的美。當下我想到舒淇(不好意思了舒淇粉絲)。以前我一直覺得她很醜,五官絕對是標準的醜女,咀大眼闊奇怪臉,但很多人又覺得她很性感很美。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這麼人覺得她美,但聽到醜美這詞,我突然令我明白,她的那種吸引力正是醜美,然後也真的覺得,她越看越美。

看到人家有自信真的會變美很多,能散發一種感染人的氣氛。但現實生活有太多人告訴我們有多麼不美了,把我們的自信摧毁得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美。這個廣告教人要欣賞自己的美,其實這是很好的事情,與政治正確無關,而是真正相信自己能夠美,發掘自己的美再展現出來,才是真正能令世間和世人變美的事。這裡說的變美,不只是左膠大愛內在美,而是真正在視覺上的美。

香港及華人教育,常常貶抑對美和外表的追求。「真、善、美」都是人應該追求的至高情操,但在教育中卻將「美」誤解成「內在美」,實在是太大的扭曲,這種教育不真不善更不美。美是人類經驗中很重要的東西,對美的追求是與生俱來的,怎麼要貶抑它?看到好看的人和事我們會心情愉快,這是很直接的人類經驗。明明社會現實和自己的感覺得覺得美很重要,但學校卻只講內在美(只是講,沒有做),禁止人追求外在美,不准人貪靚扮靚,教得我們人格分裂。

學校何不主動教大家如何扮靚,如何真的發揮自己的美呢?光是口說人人都美,內在美最重要等,實在很虛偽又沒說服力。倒不如教教學生,如何將個人特質化成美,pizza面該配何種髮型、平胸要如何穿衣、沒有九頭身該用何做運動改變身型,如何能發揮自己的特質成為有個人特色的帥哥美女。美從來都是人創造出來的,印象派出現以前沒有人會覺得梵高的畫法美,只有人創造和試驗了這種畫法,才讓我們能體會到原來還有這種叫印象派的美。人的美也是如是,以前主流覺得黑人不美,但現在誰敢無視Naomi Campbell和Tyson Beckford的美?

看Throwback Thursday的勵志轉變就知道,很多人都是努力地發掘自己、多番探索、努力改變,才變得現在這麼養眼。有這些廣告和教育計劃,教人多些欣賞自己的美而加以放大發揮,實在是好事。

常常聽到很難聽的一句「世上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把醜變成了個人責任。其實應該說「世上沒有醜人,只有活不出美的人」。美是要活出來的,雖然人人都有自己的美,但要能活得出來,總要有被欣賞的環境和自信才能吧?

對這廣告的唯一意見是,可以把她們拍得再有個性、再美一點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