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20/4/13 - 22:30

世界 lock down,你要 look up

資料圖片,來源:Conger Design @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Conger Design @ Pixabay

瘟疫大爆發,英國 lockdown,大中學和寄宿學校無一倖免。 

已回香港避難的同學仔,少數人士的行為略有爭議,但過去的當做過去,發生了的也已發生,吸收經驗教訓,莫再回頭。 

寄宿學校教育的宗旨就是當變局發生時,身為領袖人物要能夠處變不驚、順變不惑。不慌亂,不 panic,在四周紛亂尖叫之中冷靜開拓求生的空間。 

廣告

人人戴口罩,有象徵意義。口罩令我們 shut up,至少與人交談時,維持 social distancing,聲浪放低,減少口水花在空氣中的彈跳和濺迸,令環境更清靜,減少飛沫傳播病毒風險。 

有沒有發現:在瘟疫發生之前,廢話講得太多、用大腦的時間太少?在社交媒體相互衝突,交叉感染的時候多、回到家中與父母談心事的時間少? 

自我隔離在瘟疫時,正是重拾心頭的一片紛亂舊山河、整裝待發、叉電入貨的良好時機。

這兩星期,我 work from home,也在家中重拾閱讀,一面留意英國防疫形勢的最新進展,包括首相莊翰生死過翻生的病程,一面看這本書:《廢除英國 — 由邱吉爾到文翠珊》(The Abolition of Britain),作者希程斯(Peter Hitchens)是英國著名記者和電台名嘴,曾經得過 2010 年奧威爾新聞獎。 

不要被書名誤導:英國並未全國廢除。知識份子喜歡將國家的危機誇張一些,以警醒人心。放心,這本書的作者不會因為這個書名被指為「唱衰祖國」、「抹黑英國政府」而神秘消失,他只在書中反省,在電子 IT 時代,英國人的靈魂是如何陷落。 

其中有一段:

Lonely and self-reliant, much of our social life concentrated in the workplace rather than the home, we have become a people dependent on television for a simulation of social contact in pur leisure hours. Yet few seem to realize the power of a medium which stole in our lives while we are not paying attention.

這段話,如將 television 一字,取代以 social media 或 mobile phone,歷久常新,就是人類當前的處境。 

雖然打開社交網絡,一片嘈吵,WhatsApp 群組,豬朋狗友,其實你很 lonely。

雖然一人獨處,你以為網上做功課,一切 self-reliant,但其實你已經與真正的世界疏遠,離開了社會和人群。 

你只會對訊息萬變的短訊發生小腦條件反射的 reaction,對於真正的人生,你從來沒有 pay attention,包括身邊為你擔驚受怕的媽咪,以及在外做生意幾年來未及與你有一次促膝長談的父親。 

這場瘟疫讓你暫時離開學校,可不可以你暫時離開手機的群組,抬起頭,看看身邊的親人,與他們講幾句心底話? 

人際之間雖然有 1.5 米的 social distancing,但瘟疫令你留在家中卻可以促成一場 family undistancing。福禍相倚,壞事變好事,這就是人生的哲學。 

英國不會 abolish,但全球化崩潰,一場瘟疫實現了 the abolition of globalisation。當你走出禁閉的狹小空間,當你下次回到英國,這個世界將會不一樣,希望你不要實現 the abolition of self。

你可以 survive 這場肺炎。當你走出房間的時候,空間會重新清朗,我們會重遇,一起擁抱陽光。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