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伏大阪

2019/3/18 — 11:55

資料圖片:大阪道頓堀

資料圖片:大阪道頓堀

三位姐姐愛上京都,這是很自然的事,今年她們請了大假,來我家多住幾天。也沒甚麼特別節目,輕輕柔柔,一天做一件事情,去了上賀茂神社看神道教燒祈願木牌送舊迎新、在東寺逛破銅舊鐵市集、賞了梅花、泡過澡堂試過電波池、早上去「年青周杰倫」的 Café Do. 吃他做的麵包及滑蛋、晚上在街坊店燒兩條喜知次,姐姐們已經萬分開懷笑個不停。今年有突破,本來她們滴酒不沾,在我努力遊說下,由一口梅酒開始,每晚一點點,循序漸進,到了後來,燒酎也嚐了。酒醉飯飽,面紅紅拖着手散步回家,端的是快樂時光。姐姐們一年出門一次,負責安排旅程,實在不容有失。

剩下三天,大家姐說,二十年前隨旅行團走馬看花到過大阪,差不多沒有印象,不如今次去看看。聽了嚇一跳,我也差不多,上一次去大阪,是多年前的事,大部份時間留在酒店工作,探過兩位日本廚師,吃過 Hajime 及 La Cime 便離開。「日本有東京,為甚麼去大阪?」這是我沒由來的偏見,因此對這城市認識不深,未必可以如京都般安排妥當。不過,難得姐姐們有興趣,立即舉手贊成。作為團長,第一時間上網訂房,住近心齋橋。明知旅遊熱點人多又擠,姐姐們當成第一次去大阪,這些地方還是要去一去。

預了中伏,沒想到是這樣。街上滿是遊客,當中不少拖篋黨員。在香港,我們不敢去廣東道,想不到在大阪卻遇上了。廣東道是一條街,這裏是一整區,由黑門市場至難波到心齋橋,一隊一隊的出現。從寧靜雅致的左京區鴨川旁來到這裏,看到街上垃圾,聽到人多叫囂以及拖篋聲浪,落差過大一時難以適應。姐姐們也有同感,我不禁擔心起來。

廣告

踏入黑門市場,行了一段,如果沒有看到掛在正中的大招牌,以為去錯地方。賣貨的商店盡皆變為熟食檔,壽司如手掌般大件,甩皮甩骨;雪藏海鮮胡亂在火上烤過,死了半截陳列街上,店員大聲用國語在招徠客人……都說大阪人懂得做生意,靈活變通,今天看到了。

黑門市場成為迎合遊客的粗放式大排檔,我急急同姐姐解說,十幾年前真的不是這樣。三家姐見我皺眉,笑嘻嘻的拖着我手,說沒關係,在京都靜了一星期,現在熱鬧一下也好,總會有一些寶物,應當去尋找一下。

廣告

果然,以前那一間豆腐店還在,一人一杯豆腐軟雪糕,依舊是老味道,很好,笑了。弟弟,過來看看,大家姐招手,是頂級士多啤梨,超大粒超紅,怎的可以種成這樣子?二姐提議,不如來一個士多啤梨大餐?贊成。於是買了全白、粉紅、超紅,上面寫着「蜜糖」字樣的共三款回酒店。超紅那款芬芳馥郁,香甜無比,大家吃得愉快,不禁瞇起眼睛。看着姐姐們,突然明白,是我過份緊張挑剔,中伏,本來是旅程的一部份,沒有甚麼大不了。

豁了出去,我們無視遍地藥房,人頭湧湧,還是逛了心齋橋。去了難波八阪神社,哈哈,不要以為好像下鴨神社般古意盎然,是兩回事。最厲害的是通天閣,完全是七十年代裝置,令我想起茘園。晚上吃壽司,自然難與東京比較,但這一餐很有意思,四姊弟喝了兩瓶清酒,還是第一次。

飯後回酒店,行入小巷,抬頭一看,掛滿大片廣告牌,原來是鴨店男公關們情深款款的相片。姐姐們嘖嘖稱奇,說自己是大鄉里,如此張揚第一次見。興趣來了,沿着小路參觀,一望無際,這間招待男客,扮成秘書小姐;那一間扮成嬌俏護士。轉角一看,全街最大廣告牌,嘩,竟然全是楊貴妃,胖嘟嘟圓潤女傭,口味獨特,有人喜歡肥。姐姐說,人一世物一世,我應該見識一下。聽了,掉頭便走。我們不辨方向,這樣子嘻嘻哈哈的行了大半小時,更深人靜,還未捨得回酒店。

難忘的旅程,謝謝三位姐姐,原來,去旅行,只要不想着中伏這件事,便不會中伏,一起經歷便好。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