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9/20 - 13:03

中大鬼故事

作者攝

作者攝

碩士班的課總在晚上,下課一刻夜已深,離開學校時,走廊漆黑一片,感應器自動開燈,照亮空寂的新亞人文館。

全人類網上授課,回到學校也只是對 Zoom 興嘆,長途跋踄,只為吸收一下中文大學山頂的天地靈氣,添加講課的能量。新亞書院之夜,正常日子,總有同學下課後喧嘩,小百萬大道上總有夜歸宿生,圓形廣場有音樂會有大講堂,花前月下有儷影雙雙,萬聖節時有殭屍一隻隻。

失落的一代,不知何時能重拾大學生活。疫癘之年,縱使是開學日子,理應是上課人齊時份,校園空無一人,出奇寂靜。

廣告

錢穆圖書館早已關門、辦公室人去燈滅、學思知行樓亦了無生氣,烏燈黑火。我維持平日習慣,沿山路離開。走過新亞草地,往日餐廳與學生休息室總有幾絲微光,照亮水塔底的小叢林,這夜烏黑一片,暗角處有樹頭有枝枒有梯級,還有一團團平時沒有的維修雜物,我打開手機燈光、慢行,避免滾落山失救陳屍校園。

抄捷徑走到研究生宿舍附近,穿過宿舍旁陰暗的走道,前方有一位紥着馬尾的女子,一襲長裙在飄蕩。辮子姑娘的鬼故事我從來不怕,這時代,驚人多過驚鬼。

轉角處,女子轉個頭來,她的正面,不是鬼故事中的一條辮,是正常的臉龐;但她緊緊盯着我,口罩上,雙眼睜得很大,眼神驚恐,退後了半步。

我頓時毛骨悚然,我身旁,是不是有些什麼驚嚇的東西……

原來,我忘了戴口罩。

 

相關文章:
蒙古再想像 沒有什麼自古以來
大退潮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 夜〉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