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年人的復原力

2018/2/13 — 6:55

這幾年,寫書含有自私的目的,書的主題都是自己需要思考的課題,藉着寫作去探索。日常生活中也經常探索,但欠缺條理,寫作強迫作者細心思考,用一個起碼說服自己的方法表達出來。

《復原力》是關於一件改變我下半生的事,毫無先兆 (或唯獨我懵然不知) 之下發生,我需要面對,怎面對將影響着以後發生的事,太重要,我必須嚴陣以待,方法是寫本書。《與錢對話》與這件事有關,那時候一覺驚醒,半輩子在財經世界浮沉的人,對自己的財務狀況,竟然這樣缺乏掌握。幾多先夠?錢是什麼?我應該怎對待錢?問題多過答案,我決定寫本書。《50歲後》尤如進入全新人生階段的日記,原來這段空間沒名字,同路人同樣是跌跌撞撞,我對將來充滿好奇,把探索過程所見所想,公諸同好。跌倒,需要起身,任何年齡須面對,中年人比年輕人有否優勢?我認為有,具體答案牽涉《復原力》和《50歲後》的cross-over。

復原力是經歷困境時,調節自己及回應困境的能力。中年人比年輕人具備更強復原力,首要原因,是關於數學。不遲不早,很多困難在中年現身,包括婚姻破裂、父母老去及離世、子女不聽話、事業停滯不前、臨老發現財政狀況不容許退休.... 我可以一直數下去。中年人的復原力特強,因為他們須面對數量更多和程度更嚴峻的困境。同一件事,例如被炒魷,二十五歲和五十五歲的處境大不同。

廣告

有些人認為復原力與生俱來,我卻相信可後天培養。有些學者認為復原力像肌肉,有記憶,多運動某組肌肉,增加強度。根據肌肉原理,中年人的復原力處於高峰,多年來屢歷困境,自願地及非自願地練得一身肌肉,但未到老年委縮。這分析甚具邏輯,中年人擁有的質素,例如懂得處理自己的情緒、從經驗中尋找智慧、勇於向朋友求助等,都是復原力的要素。換句話說,步入中年的人的復原力自然提升。

寫《復原力》過程中,我的最大發現是,復原力是關於人與時間的關係。具備復原力的人對時間有另一種觀念,這種觀念超越耐性,更似一種信念。沒發生或者代表未發生,我們須學習等待,或者是時機出現錯配,應來的始終會來。

廣告

同一個故事可以有不同的解構方式,少少苦楚等於激勵,前面會有好東西,中年人特別懂得說故事。更重要的是,中年人知道故事未完,即使好像停頓下來,或者代表重寫故事的機會。

中年人嘗過苦與甜,對自己比較從容,很多事在控制以外,不必責備自己。年輕人對自己較為苛刻,覺得事情應在掌握之內,實情是世界比想像複雜,所謂掌握是幻覺。中年人不想浪費時間深究「早知」,因為經歷中太多「早知」,多想無謂。中年人懂得善待自己,眼前的困境彷彿像無盡深淵,但總會過去,時間是我們的最好朋友。

中年人懂得選擇性記起往事,今次大鑊,未算,試過更大鑊,也活下來。即使未親身經歷,也聽說過,天大的問題也有解決方法,今日沒有的話,早點睡,明天是新的一天。大事發生之後,中年人立即記得曾經發生過更大的事,大至沒法收拾,那時候唯一的依靠,是每日回家,知道家人仍愛自己。原來這種愛,可消除所有煩惱。

中年人遇困境時,敢於承認自己一個人解決不來,須尋求救兵。能分憂的朋友,可能不是死黨,中年人懂得在需要的時候,建立合適的支援網絡,朋友也分現貨和期貨。

跌倒之後起身,每個人有自己的方法,我的方法是自覺。在《復原力》,我這樣寫:「有一個人不停地觀察半世紀,目睹這個人的起與跌,喜與悲,這個觀察過程我視之為一生最重要任務,這個人當然是自己。這觀察過程有另一個名字:自覺 (self-awareness),自覺做得好的時候,我做事得心應手;相反,我四處碰壁,不幸地,通常是事後才自覺做得不好。我深明自覺的重要,但自覺低潮揮之不去,失望之後,我不能停下自覺的腳步,但我同時有意識地發展另一種彌補的力量 - 復原力 (resilience) 。」

寫出來,分享出去,也代表一種力量,共勉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