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也論「人有人瞓,錢有錢擺」

2020/3/30 — 13:21

Credit: Extreme Media via Getty image

Credit: Extreme Media via Getty image

【文:法匠】

拜讀 Wendy Au 2020/3/27 在立場新聞刊登,題為「立了平安紙就能保平安?你搞錯了」的文章,文章述及「遺囑」和「持久授權書」兩種法律文件的效用和分別,筆者想就此多提一些觀點供讀者參考:

「當一個人失智時,遺囑卻未生效,財產怎處理?

曾經遇過一個位老伯伯,八十多歲,他沒有妻兒,卻有很多財產。立了遺囑,安排好一直聘用的本地女傭繼續照顧自己直到兩腳一伸,便以為臨終規劃做好了。」

廣告

除非伯伯的遺囑是自行創作,兼且他無有關的法律常識,否則應知道遺囑是人死了才生效,是不可用遺囑聘用該女傭繼續照顧自己直到兩腳一伸的。律師立的遺囑一定不會有這一項安排。

筆者一向不贊成市民自立遺囑,原因是法律要求多多,一般人以為可以做的,其實不可以,到發覺錯了已太遲。有錢人更不應為省錢而去自立遺囑。

廣告

「怎料他千算萬算,就是算漏了自己腦退化。在腦退化的初期,女傭繼續受薪照顧伯伯。到後來伯伯不能自理時,女傭根本沒有辦法繼續一個人照顧伯伯(可以想像一個跟伯伯打了幾十年工的女傭都已上了年紀吧),便希望安排伯伯入住較有質素的療養院。找到社工談個案,社工表示由於女傭並不是伯伯的親屬,沒有資格幫伯伯以家人的身分申請入住,便吩咐她先去辦理監護令,成為伯伯的合法監護人,再來申請。怎料,監護委員會並沒有按她的申請把監護令頒發給她,反而委任了社會福利署成為伯伯的合法監護人。」

女傭只是受聘於他,學識應該不高,又已上了年紀,她可勝任做伯伯的監護人嗎?社會福利署做監護人或許更適合吧。而且從該「遺囑」看,伯伯可能只想繼續聘用她照顧他,未必想由她出任他的監護人。

「再者,根據《精神健康條例》,受委任的監護人雖然可以取用病者的流動資產,但是每月上限為 HK$17,000 (2019 年標準,每年調整),亦不可變賣資產。社會福利署作為監護人安排了伯伯入住政府的宿位,你可以想像 HK$17,000 一個月的可動用資金,比起原本住半山的伯伯,生活條件完全是兩馬子的事。而與伯伯唯比較親近的女傭亦不可以再受薪照顧伯伯。」

其實同條例第II部(第7至28條)規定,香港高等法院原訟法庭也可以頒發監護令的。法庭的權力甚為廣泛,不但可批出超過每月 HK$17,000 的生活費,也可頒令出售受監護人的產業。當然法庭決定是否行使這些權力時會考慮多方面的因素及證據,不會輕易頒令,所需程序、文件及證據比向監護委員會申請複雜得多,而且會有後續監察程序,但如真有此需要,有關人士應向法院而非監護委員會提出申請。

「大家都知道,成年人的資產基本上必須由本人簽署才能處置的,任何人未得到你的授權,都不可以替你作任何決定或行動。當一個人因腦退化而失智,在法律上來說便失去了精神行為能力。當一個人失去精神行為能力,很多決策都不可以進行(如買賣房產等)。而平安紙此時根本不能發揮作用,原因是平安紙只處理一個人身後的財產分配,並不能在一個人失智的時侯分配給指定的親友,作為照顧立遺囑人的費用。結果,伯伯豐厚的財產坐在銀行,他卻無辦法利用自己的財產為年老的自己帶來良好的生活保障。」

 

「重要是在失智時有人代為處理財產

⋯ 我認為由於時下的人愈來愈長壽,患上腦退化的情況愈來愈普遍,比起事先分配遺產,更加重要的可能是準備好自己或家中老人患上腦退化的情況。若沒有準備好,便會好像上文所述的伯伯一樣「人有人訓﹑錢有錢擺」。試想想,當父母萬一出現腦退化症及其他健康問題,家中可能會突然需要一大筆現金作周轉。雖然很多香港人都很懂得為自己打算,年輕時或會置業收租,亦坐擁不同類型的資產。但是,若果父母出現腦退化症,他們會失去管理物業的行為能力。當資金出現周轉問題,其他人是沒有辦法可以動用或變賣他們資產的。結果很多子女可能會需要先動用自己的儲畜或變賣自己的資產來作周轉,等父母過身時才繼承遺產。

照顧自己及家人的荷包 預早簽立『持久授權書』」

這兩段文字前提是對的,結論則未必。在伯伯的案例裏,他並無妻兒,平日只有女傭照顧他的生活起居,即使伯伯想立「持久授權書」,誰是被授權人?是該女傭嗎?她的權限是否包括動用他的所有豐厚財產?誰來監察她有無用伯伯的財產為他帶來良好的生活保障?

作者的假設是被授權人一定會動用失智人的財產去照顧他,但現實有時是頗殘酷的:即使至親的人也不一定信得過,老病的人被家人遺棄,受託人侵吞委托人的財產,這些新聞看得少嗎?

「其實,比起立平安紙,我認為更應該推廣簽立「持久授權書」。普通的「授權書」在當事人失智後便會失效。但根據《持久授權書條例》所簽立的「持久授權書」,會在當事人失智後繼續或才會生效。在「持久授權書」中,當事人可授權一位或多位受權人(比如配偶或子女)在自己失智時處理財產或財政事務,當中包括管理銀行帳戶﹑出售或出租物業。只要受權人在當事人失智後到高等法院註冊該「持久授權書」,銀行便會接受受權人的委任,安排其處理當事人的銀行帳戶等。」

訂立「持久授權書」固然有其好處,但也非唯一方法。最重要是要找到一個可以「託付餘生」的人,把財產交託給他後,他會照顧託付者。若找到這個人,簡單如和他開個聯名銀行戶口,存一筆足夠安樂養老的豐厚金錢,或定期自動轉賬相當數目入該戶口,由他自由提取使用,若真要更多的錢甚至要出售產業,循上述向高等法院申請監護令就是,不一定要訂立「持久授權書」的。筆者甚至認為這樣做對失智人更有保障。

若有錢又找不到可「託付餘生」的人,付錢買服務吧,好的安老機構和律師自有可靠方法幫助這類客戶的,切忌「土法鍊鋼」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