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0/12/4 - 16:47

乾一杯澳洲紅酒吧

晚餐有素餃,配上澳洲東南部的紅酒,還有良心出品的蛋卷,圍爐味重,但總得找一點熬下去的動力。(作者攝)

晚餐有素餃,配上澳洲東南部的紅酒,還有良心出品的蛋卷,圍爐味重,但總得找一點熬下去的動力。(作者攝)

中國對澳洲紅酒徵收報復性關稅 107-212%,而香港沒有跟從。本來所謂「一國兩制」的莊嚴承諾,不只是代表香港有獨立關稅,還有其他各方面的自主:

獨立地制訂財政預算,不受干預地管理外匯基金,在國際經濟組織中享真正自主,獨立立法,法院不受干預,廉政公署打擊涉及中國利益的貪污,執法方面維持現有的國際聯絡網,實施獨立過境管制,新聞自由,不受約束地報道中國消息,集會自由,駐港外國傳媒自由採訪,發表政治意見,公平公開的選舉,民主派人士容納於議會,行政長官行使自主權等(注)。

但現在,原來最能夠體現一國兩制,居然只是中國對澳洲紅酒徵收報復關稅時,香港仍然可以不必跟從而已。

廣告

其他一切,都成空談。

說起澳洲紅酒,有一種香港人不太看得上的澳洲紅酒,在中國卻頗有市場。那隻紅酒是 Yellow Tail,經常在日本城或類似商店賤格發售,有時甚至低至 20 至 30 元港幣,對香港人而言,這個價錢的紅酒適合用來煮紅酒相關食物,卻少見於餐桌之上。

但這隻紅酒在中國卻賣貴一至兩倍,頗受中國食客青睞。我有在牆內的朋友還跟我說,他喝紅酒時,尤其在餐廳點酒,通常會選這一隻。

我很好奇問原因。

他說:「因為其他歐洲的紅酒,其實都是在中國分瓶(入樽),也不知道滲入了甚麼進去。但澳洲黃尾紅酒是澳洲分好了瓶才進口,感覺安心一點吧!」

一國兩制崩壞,不知食品安全上,香港甚麼時候與中國睇齊。

好吧,就趁我們還有免徵關稅的澳洲紅酒,一起來為香港乾一杯。

 

注:列出的指標,摘自 1996 年 10 月《蘋果日報》就主權移交後,為香港的未來訂下 16 項指標,測試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是否成功執行,全軍覆歿。

作者 Facebook /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