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二月十四,倫敦地鐵上的十分鐘

2021/2/17 — 18:30

資料圖片,來源:Jamie Street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Jamie Street @ Unsplash

倫敦的情人節,冷風如刀,以大地作砧板,視毒撚為魚肉。

唐人街的偽翠亨村佈置滿心心氣球,裏面賣的情侶套餐,說穿了只是普通中菜佐以香檳和芒果布甸作結,已足夠讓吃不起處處過百鎊套餐的洋人情侶,體驗東方風情的浪漫,卻難堪了如癲佬般只求一碟燒味慰籍的毒撚。

我在附近的小酒館,點了一杯 Grey Goose Martini,如何也想不透,那碟炸得恰如其份的椒鹽豆腐和炸子雞,還有靚姐親切的服務,為什麼 Google Review 上餐廳只有可憐的 3.6 分,大概是因為晚市點心竟敢賣 £5.5 來坑老外吧。

廣告

在回家的地鐵上翻起書,是關於睡眠的科普小書,叫《Why We Sleep》。

沉思之間,身旁的金髮女子凝視了一陣,對我微笑說:“I have been meaning to read this book. My friends all said I have to.”

廣告

兩杯下肚,我多麼想問她,今晚要不要一起失眠?但英國人,酒館以外還是含蓄一點好。

如果談的不是一本科普書,而是石黑一雄之類的言情小說,或許更添詩意。這本書確實沒有甚麼鋪排,寫作風格也不是特別生動,只是一堆用平白語言寫的科學資料和推論。

從演化論的角度看,人類每晚在地上睡覺八個鐘頭,其好處(例如對認知系統的裨益)必然大過壞處(例如被獅子老虎捕食)。雖然所有動物都會有某種形式的睡眠,但作者用很多篇幅解釋人類睡眠的機制(包括不同階段的作用)很可能是現代智人能夠拋離其他物種的一個關鍵。

睡眠不是純粹一個休息狀態(“Sleep is not the absence of wakefulness”),而是一個很活躍而有系統的生理過程,包括大腦記憶的整理、轉化、鞏固、串聯,和完善認知系統。

簡單來說,睡覺就像楊過睡在寒玉床上,在睡夢中鍛鍊自己的大腦。

這樣草草對談了十分鐘。我還以為,在倫敦地鐵上,不跟陌生人交談是鐵律。

廣播響起,地鐵抵達了倫敦橋站。我披上大衣,淡淡道別,然後又再當一個沒有回頭的浪子。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