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二月廿九》 — 詮釋故事與延續的愛

2020/3/19 — 14:33

《二月廿九》劇照

《二月廿九》劇照

近日在追看《二月廿九》,老實說,這不是一部稱得上一流的作品,但當中所描寫各種類包括父女的親情、男女的愛情或是朋友的友情卻是頗為細緻,若代入其中必然有著一絲絲的觸動。

Yeesa 的穿越,看到了正在懷孕的閨蜜 Fiona 患上子宮頸癌,最後 Fiona 為著要留下胎兒而決定不作切除子宮的手術,但卻在分娩的過程中不幸離世。Yeesa 得知此未來的「事實」後,馬上力勸 Fiona 要終止懷孕,而 Fiona 亦在跟丈夫的傾談後亦作出了檢查及終止懷孕的決定,但是 Fiona 卻因著感到親手終結了胎兒的生命而鬱鬱不歡,更選擇自殺,猶幸仍能保存性命。

Yeesa 的穿越原是要知道在「未來」會有怎樣的事情在她身上發生,並盡可能的把「未來」的圖畫勾勒出來以避過一切的意外。但卻吊詭的讓她了解到過去,知道了自己一直未被告知有關其出生時的秘密。

廣告

原來她的母親亦是在將她生下時不幸離世,這正好跟 Fiona 已「終止」的「未來」成了一個呼應。當 Yeesa 再向父親追問下去時,她了解到父親對此仍未釋懷,甚至是耿耿於懷於當日自己的脾氣及性格而導致妻子在得不到合適的醫療配合下而逝世,導演亦在此刻畫另一對的平衡,這就是 Yeesa 父親跟 Fiona 的平衡。

但是,這亦是相當吊詭的。因著不同物理學或神秘學的限制,穿越亦存在限制,如她不能夠回到及改變「過去」。同時,在朝向「未來」的穿越中,時間亦是有限,在此情況下,所了解的圖畫亦一定不是完全,必然存在著偏差。

廣告

這就揭示了另一組的平衡。因為不論 Yeesa 的父親及 Fiona 為著已作成的決定的過去而耿耿於懷,這就是說,人對故事的詮釋,不論是對過去,對未來,也是必然的存在著限制與誤差。

不過,導演想藉 Yeesa 表達的是,以愛取代遺憾來成為詮釋過去的故事的框架是粉碎人惟一可以朝向未來的手段。Yeesa 母親是因著愛而勉強將 Yeesa 生下;Fiona 是因著愛丈夫,愛朋友而犧牲腹中的胎兒。由此,過去為現在帶來的不再是歎息,而是重新調整及出發的動力,因為這份愛要繼續的延續,這便能讓我們將焦點放在現在,而未來是怎樣再也不成擔憂。

主耶穌就是如此的。祂不會因著我們的行動、選擇而感到怎樣的遺憾,祂所做的就是藉不同的人不斷不斷的把祂的愛延續下去。那麼我們要問的是,我們能成為延續祂的愛的其中一員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