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21/2/16 - 16:50

二等公民在香港的慘痛實錄

資料圖片,來源:Freepik

資料圖片,來源:Freepik

BNO 風暴掀起一場「香港人去到英國是否變做二等公民」的大辯論。每當我聽到這個題目,都會笑到幾乎在進食一道 fish and chips 或漢堡包的時候被食物哽入喉嚨。

香港人使乜到英國方被英國人當做二等公民?香港人在香港,已經俾香港人自己當做二等公民。

香港有一特殊場所叫做高級會所,裏面有一職叫保安主管,暫時簡稱高級食 Q。

廣告

高級食 Q 有別一般的保安員,屬於主管級別,管理高級會所秩序,由於會所會員非富則貴,高級食 Q 類似大陸的城管,即係介乎公安同家丁之間,可能係自細睇得多電視劇《包青天》,而當自己係張龍趙虎王朝馬漢等公義上身的執法人物。

高級食 Q 的腦海中,警察執法,街邊抄牌的咖啡仔也執法,而看守會所的自己,同樣在執法。因此,當國安法令香港警察加強無上權威的同時,就好似恆指大漲藍籌股價一定會扯高仙股一樣,高級食 Q 亦同時覺得自己權威形象跟大市上升。

點解新年流流,我有少少感觸呢?

實不相瞞,年初二嗰日,我去跑馬地香港足球會,出席一個舊生小型聚會(雖然六個人,但分開三枱坐。放心,香港足球會冇犯法),但我見到行在我前面的一名外籍人士,拖住一個菲律賓姐姐一齊到場,而姐姐手中抱住一個頭髮啡中帶金、膚色黃裡透白,明顯係菲律賓拉丁裔同尊貴嘅 Anglo-Saxon 嘅 fusion、充滿小天使純真嘅一歲 BB,樂也融融咁一家三口到場。

高級食 Q 見到外籍男當堂眉開眼笑。外國人過年係唔會俾利是的,相反在三呎以外的我,個袋有封利是準備遞上。

但我見過嗰位食 Q 大哥對住個菲律賓姐姐,好似邱騰華局長迎接緊林鄭嗰個樣,我袋裡拈緊封利是嗰隻手,就暫時 freeze 住咗。

點解呢?Flashback。

兩個月前,我同另一位朋友 Jason 一齊光臨同一球會。Jason 已婚,不過嗰日佢太太遲啲來,咁 Jason 就拖住佢個兩歲細路到先喇,身邊有位菲律賓女士 Isabelle。

亦係在球會門外,同一位高級食 Q 大哥,急步走向 Jason一眾人,黑起面,高聲向着 Isabelle 呼喝 :請你記住,我哋個會雖然俾僱傭入場,但任何賓妹唔可以為會員或賓客 perform duty。

Isabelle 非常難堪,決定先行回家。Isabelle 是我們的朋友,中學就讀 DGS,英國 Roedean Full Scholar,倫敦政經一級榮譽。

我腦中即刻彈出一個問題:點解你即刻假設 Jason 和 Isabelle 一定係僱傭關係呢?

就算是僱傭關係,Jason 可不可以離咗婚,湊住和前妻個細路,在家與菲律賓姐姐長期相處,由於拉丁舞蹈有同樣興趣,以及自從反修例運動之後與賓姐傾起 1986 年菲律賓人民革命,雙方甚為投契,而姐姐是馬尼拉大學社會系碩士畢業,大家知識份趣味相投而發展出一段轟烈的跨階級跨種族愛情呢?

而賓妹就一定是僱傭?如果 Isabelle 黃皮膚黑頭髮,會有分別嗎?我再假設,如果我聘用的是威爾斯人,金頭髮藍眼睛,可以 perform duty 嗎?

Q 哥點解一見到一個黃皮膚的香港仔帶同一名菲律賓籍女士到會,小腦條件反射即刻裁定這個港仔和賓姐只有僱佣關係;而一名外籍男士同菲律賓女士入會,佢就好武斷咁假設他們彼此擁有的係愛情關係呢?

我想提醒某些會所:冇錯,我也認識幾個外籍朋友去泰國芭堤雅,睇中當地美女 dancer,當晚搭訕成功,過得兩晚心掛掛,又去搵番佢,慢慢產生英雄救美衝動而求婚,帶佢番香港,然後在香港註冊。

確實有好幾個朋友對東南亞姐姐都有 Miss Saigon 形的情有獨鍾。不過請留意:娶個東南亞裔婦女,一姐二用,同時貪埋佢喺屋企肯煮食洗衫工作賣力,冇自己在英國個前妻咁 feminist,這類型 case 也多的是。

而我身邊,東南亞的好朋友也特別多。

Flashback 完畢,去番年初二嗰個 scene。

我一眼認出嗰位高級食 Q 大哥,正係上次警告 Jason 同 Isabelle 嘅嗰位。

我本來 expect 佢以同樣強硬口吻向帶住另一位菲律賓女士入會嘅外籍人士發出同樣告示。點知佢笑口噬噬,問都唔問,做埋帶位,幫位外籍男同佢位「朋友」㩒埋部電梯。

當我見到佢副五官,笑得燦爛過初一綻放的那盆我由花墟前兩日買番來的水仙花,我插入褲袋,拈住封利是的那隻手,即刻鬆開,將封利是隊回口袋深處。

多謝呢位大哥,將我朋友當做二等公民,令我當場慳返利是錢開支一百元。

我睇世界,好似某才子時常話齋:一向都好 posi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