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在香港為三浦春馬送行

2020/10/15 — 14:1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大福】

面對演員離世留下的作品,有人因為悲傷而迴避,亦有人選擇盡力擁抱他們最後的時光。縱使本身並非三浦春馬粉絲,在好友的耳濡目染之下,對他本人有好感之餘,亦等待可能把他變成「喜歡/在意男演員」名單的機會…

雖然這個機會始終沒有來到,但三浦生前的確留下不少作品,又剛好最近都有機會跟香港觀眾見面,身為對他有好感的「路人觀眾」,決定帶著懷念及「且看且珍惜」的心情盡量觀賞。當然不能否認,觀看的時候偶爾出戲,只是始終覺得對「演員」來說,評價「作品」才是最適合的悼念方式。

廣告

《小小夜曲》:平凡人的浪漫

感謝我親愛的(日本)電影偏執狂與三浦春馬香港 Fans Group 聯合舉辦的特別放映會,一圓去年錯過了上映的機會,始終能夠在戲院大銀幕看《小小夜曲》才是最對味的。

廣告

雖然伊坂幸太郎以推理小說聞名於世,《小小夜曲》卻是他(暫時)唯一的愛情小說。電影文案是「三浦春馬和多部未華子演繹展開一段橫跨十年的浪漫愛情,以及平凡卻扣人心弦的戀愛故事」,可是電影的愛情色彩並不濃烈,更像是平凡眾生相,表面看似毫無關係的人們,因為某種緣份環環相扣地連在一起,兜兜轉轉到最後,盡是感慨「還好碰到的人是你」。

雖然電影步調緩慢,最初還有點睡意,但一進入十年後就進入狀態,看得出每個人如何互相影響。縱使三浦名義上是主角,他與多部的「十年愛情故事」只是眾生相之一,亦是電影中最平淡的一對,因為兩人就是一次邂逅而成為情侶,十年後則為了結婚問題而煩惱,印象較深的反而是三浦有為十年後稍微增胖,好好地演出十年前後的變化。

反而因為從小孩變青少年(甚至要換人演)的角色更突出,包括三浦大學好友的女兒(恒松祐里)、前輩的女兒(八木優希),還有她們的同學(萩原利久),從他們身上可以看到如何被成年人的感情變化影響人生。

也許人生就是這樣,人物無論大小,都可以有意無意地影響或被影響,每個小小的邂逅都會為日後的人生帶來改變,雖然是老掉大牙的道理,可是《小小夜曲》仍然看得溫暖窩心。

《信用欺詐師JP:公主篇》:笑中有遺憾的淚

《信用欺詐師 JP》系列的電視劇版雖然在 viu 播過,但大家始終對去年公映的電影版《香港浪漫篇》比較熟悉,有看過的觀眾都知道,這個系列其實就是日本大堆頭賀歲片,講求熱鬧、開心、群星拱照及局中局「扭橋」,接受的觀眾就會看得很開心。

今次《公主篇》既然是同系列續集,當然繼續一貫套路,有沒有比《香港浪漫篇》出色則見仁見智,只是如果有看過電視劇版,應該會想到第7集單元故事〈家族篇〉,無論結構及最後反轉都有不謀而合的地方,「什麼才是真正的家人呢?」值得劇迷再三回味。

反而觀眾能夠在主角身上看得到變化,可能古澤良太及長澤正美都不甘心讓「達子」只是「女版古美門(《Legal High》的堺雅人)」,今次與孤女(關水渚)展開偽母女情誼,為「達子」增添更多人味,不再單純是運籌帷幄的女老千;飾演孤女的關水渚雖然神似廣瀨鈴,但氣質更為討好及平易近人,令孤女更惹人憐愛,只是因而壓縮了少爺仔(東出昌大)及理查德(小日向文世)的出場空間。

於《香港浪漫篇》戲份極重的三浦春馬及竹內結子,今次都有份客串,只是就角色而言,「傑西」比「Star」更搶眼,畢竟三浦除了與長澤大秀舞技之外,他用幾個鏡頭就令人記起那個愛向女性放電,又怕前老闆(赤星)打臉的狼狽「天才老千」;反而竹內上輯全程以「假劉藍」身份登場,導致原本身份面目模糊,就算今次身為關鍵伏線之一,觀眾最記得的,卻是片尾曲 Laughter 配搭她招牌笑容的硬照。

看到明明戲裡的「傑西」與「Star」落力搞笑,戲外卻選擇了結生命,連兩年前燈光閃爍的香港珍寶海鮮坊,今日都已經熄燈收舖,這種惆悵不應該是《信用欺詐師》系列的觀後感。

《錢的盡頭是愛情的開始》:劇情越輕鬆看得越沉重

大台跟 TBS 有合作伙伴關係,所以 OTT 平台已上架,當然亦有其他途徑(殊),因為早前有幸看台灣 KKTV,用心地標註「越後屋(指放在點心盒中的賄賂)」,相對大台只有直譯「越後屋」,就比較粗心了。

雖然看第一集的時候,覺得三浦有用演技令人暫時忘記「他已逝」,但隨著集數推進,慢慢記起他的生命倒數,再輕鬆的劇情,心情也繃緊起來。

稍微看得出劇本想借各種「慳錢」及「大花筒」的對照概念,講述錢如何影響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因為太工整,太顧及出場角色,顯得有點鬆散,加上原定有八集,相估本來支線甚多,結果硬要在舖排發展階段中強行結局,故事肯定不完整,各種外在因素令劇集很難評價,只能說劇組已經很努力了…

三浦把可以很煩厭的「笨蛋二世祖」演得很可愛,只是一看到他的笑顏,自然想起戲外的他內心有什麼壓力,;而松岡茉優一直很用力,雖然稱職地演繹表面慳儉又自制,實際上為了初戀對象(偶像)可以大灑金錢的矛盾迷妹,只是跟三浦的粉紅氣流始終稍欠火花,到第三集的一吻稍微有起色,就已經成為了「盡頭」…

結果第四集大結局,男主角忽然失蹤,女主角帶著他的玩偶完成尋父過程,還有周遭包括男主角父母給他的回顧及讚賞,對白更像是對三浦本人說,觀眾邊看邊揪心…劇本最後保留了男主角回來的想像空間,只是大家都知道現實的三浦不可能再回來了。

或者有些人覺得,明知已逝才去翻看他(或她)的作品,甚至自稱一直就很喜歡他…之類,會不會太矯情呢?身為「錯過了才會珍惜」的觀眾一份子,不能否認這種指責(當然個人還未成為三浦的粉絲啦),不過總覺得既然是活在藝能界的人,記著他們的作品應該比任何事更重要。

動畫《玩轉極樂園》(Coco)提過一種概念:人類真正的「死亡」並不是死亡本身,而是被所有人遺忘。我們既然沒有能力阻止他們的「第一次」死亡,就盡力避過「第二次」,所以翻看作品,留下各種紀錄,也是為他們避開「二次死亡」的一種方法。我是這樣擅自認為。

(作者自我簡介:愛看電影電視的閒人)

原文見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