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情的味道

2019/11/25 — 20:16

今日要去新蒲崗攞啲嘢,順面食埋晏。由於唔係好熟路,就求其入咗間餐廳;侍應話午飯時間需要搭檯,無所謂。

我低頭睇餐牌時,對面位食客突然幫我斟水,我即刻抬頭講聲唔該,眼前係位大概五、六十歲左右嘅姨姨。

佢望住我微笑講咗聲:「你好!今日好開心啊呵?」

廣告

一語破冰,我地即刻 connect 起上嚟。佢住元朗,今日特登坐車出新蒲崗搵好嘢食。佢話啱啱喺成記食咗碗淨牛丸,31蚊,然後再坐低据個扒,一陣落紅磡張榮記買一斤蝦子麵就會返屋企。

我話:「嘩,好犀利啊你!食完碗牛丸仲可以据個扒。」

廣告

姨姨話今日先叫做有返啲胃口,咪幫趁吓小店老店咁囉。然後佢開咗個電話,播返尋晚屯門居民開香檳短片同我一齊睇:「開心嘢真係唔怕睇多幾次。」

佢不斷天南地北講啊講,我不斷點頭和應聽啊聽,由紫薯忌廉湯、到西冷扒跟薯菜,講到上餐茶。今日能夠喺香港某處聽到香港人用香港話講香港日常事,已經足以令我中途起咗幾次雞皮。

最後佢話:「阿妹,其實人生呢個旅行短短幾十年,都係求問心無愧啫。都唔明啲人嘅…」我點頭附和,然後腦裏面開始響起#這趟旅行若算開心亦是無負這一生。

大家靜咗,各自飲咗啖餐茶。佢留意到我杯咖啡無落奶落糖,就問咗句:「就咁飲啊你?唔苦咩?」

從來都唔覺得齋啡苦,但今日第一次直頭覺得甜。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