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20/8/9 - 13:17

人生的高度 — 給 DSE 學子

Photo by Armand Khoury on Unsplash

Photo by Armand Khoury on Unsplash

暑期工便是暑期工了,高盛的暑期工跟麥記的暑期工不就是一樣,聘請的都是請一些完全沒有工作經驗的初生之犢。

那為什麼高盛聘請暑期工要扮晒蟹叫人交份 resume 呢?

未經粉飾的人生就如夏天沒曬到的腳板一樣蒼白,展現人前的就只有一張不知天高地厚的稚臉,哪有什麼履歷可言。

廣告

「梗係有啦,我 Cornell 㗎喎。」係喎,佢 Cornell 㗎喎,點同呢?GPA 4.0 好基本,freshman 嗰年又去咗唔知邊間 NGO 派米,臨返去美國之前仲飛咗去杭州做馬雲個 PA 個 PA 做咗兩個禮拜,幾咁忙。

其實講咁多,都係想鼓勵下嗰啲 DSE 考得唔好嘅學生。

正如大家所見,之前有位讀者 send 咗個訊息畀我,抱歉未能即時回覆。如果有什麼學生仍然有需要的話,希望葉某的遲來之筆也可以是不知醜的神來之筆。

作者 FB

作者 FB

人生的精彩,不是一個分數,不是一家學校,不是一張沙紙。

人生的精彩,就是現在這一刻,抓緊便精彩了。

每逢 DSE 之後,為了鼓勵成績未如理想的莘莘學子,有條橋由從前到現在都有人用,就是邀請一些「人生失敗組」去分享他們如何殺出一條血路,最後獲得旁人沒有估計過的空前成功。

但我覺得,更加發人心省的,卻是邀請一些「人生勝利組」去分享他們如何走入一條死路,最終沒落在龐大擁擠的泛泛之輩裏。

要找這些故事不容易,我可以分享一個。

有位 start up 創辦人想融資,門敲了幾道,回音卻沒有半點。

這位創辦人以前是港島名校狀元,中六那年,UC Berkeley 在香港芸芸尖子裏千挑萬選,最後取錄了他。從美國再以高材生姿態畢業回港,結合科技與教育,創辦了第一家公司。那時候的他,人人都看好,而看好他的都絕非等閒之輩,頭上套上了幾道明日之星的光環,相當耀眼。

走到今天,剛好十一個年頭,公司卻是開了一家又結束了一家,投資過的人有一半都選擇退股。想頭很大,想法很多,但結果是週而復始地想出一些「今天我打倒昨日我」的 idea。

然後他來找我。

最新一個 idea 是「訓練普通人成為老師」,即是透過他的教材,人人都可以做老師。端詳過他的計劃書,我問他,「真係 work?」眼睛充滿自信的他,說普通人完成訓練後,他會為這些新進老師找學生配對,「係教育版嘅 Uber」。

看到他如此自信,我忍不住說了句:「呢個 model 唔係教育版 Uber,係教育版香港駕駛學院」。他立刻反擊,「老師冇底薪,同 Uber 司機一樣。」仲衰,底薪都要慳嘅香港駕駛學院。「我哋唔係實體教室,老師係用我哋嘅 software 學習。」咁係咪 Bulgari 整個 shopping app 畀你網上買嘢佢哋就可以叫自己科技公司?

天之驕子往往在冷酷較勁的人際關係中,看不到自己的盲點。

每次都講到自己天下無敵,是否覺得很爽?我一點也不爽,因為在那個狼來了的故事裏,我就是那個不再相信牧童的村民。

有句話勸勉考得不好的學生很有用:just a setback,not a defeat。同樣地,考得好的,也有一句很值得記著:just a win,not a success。

本來想在此停筆,但忽然又想起一個喜歡也文也武的保險經紀,又有衝動多說兩句。保險經紀良莠不齊,要選個好的真的不容易。我在這裏介紹你一位:Bond Ng。華仁推介 St. Jo,僅此一次。

有責任,有抱負,有擔帶,成功是在絕境提煉出來的。以前 Bond Ng 都是富裕人家,讀書時期出入馬會,可惜爸爸不幸病逝,讓全家失去了唯一的經濟支柱。大學畢業好像是理工,畢業後每天辛勤工作,莫說是一份保單,就算是麻煩客戶如我提出一個無聊問題,也會尋根究底幫你找出答案。憑著自己的努力,那張久違了的馬會會員證,二十年後又在他的銀包出現了。

想說。

牛津出來賣保險,理工畢業出來又是賣保險,沒有什麼值得驕傲,沒有什麼值得羞恥。人在做天在看,殊途最後同歸,又有什麼分別。

唔係,可能有分別嘅,佢件西裝靚過你嗰套少少囉。

但你高過佢喎。

Brioni 嗰邊呢,問過喇,識幫你墊高個膊,但唔識幫你駁長對腳。

人生的高度,總是靠自己一步一步攀上去才有意思。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