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21/1/18 - 20:23

今日的退卻,是為明日的邁進做準備

圖片來源:Bedford School Facebook

圖片來源:Bedford School Facebook

世界處於戰爭狀態,英國有輿論要求,考慮全年 online 上課。不是指到六月,而是延續到今年年底。

雖然只是建議,但以歐美氣候,至少要到四月中才會回暖。而未來三個月,注射疫苗肯定會引來很多各種副作用的假消息。例如只挪威一個小國,人口僅幾百萬,注射了輝瑞疫苗,竟然有二十三個老人死亡,而死亡原因到底是否被疫苗催命,直接波及,還是因為其他長期病患的底子?在恐慌之前,冷靜地想一想。

而寄宿學校的教育,不論最後 end up 哪一所大學、讀甚麼學科,最重要是臨危不亂,在恐慌的時候,保持清醒的頭腦。即使你的觀點與周圍大多數不同,但也要堅持。

廣告

香港太平洋戰爭時期,駐守香港的英軍司令叫做莫德庇(Christopher Maltby)。

莫德庇畢業於 Bedford School,沒有升讀大學,畢業後去軍事學院,然後派駐印度西北,出任軍事參謀。

英國早預防日軍佔奪香港,指示莫德庇防守。莫德庇設計了「醉酒灣防線」,由新界西的葵涌、城門水塘,延伸到獅山、大老山、白沙灣,一直拉長到西貢,共 18 公里。利用這條線上的山脈天險,企圖守住日軍進攻。「醉酒灣防線」的軍事工程,由 1936 年開始建築了兩年,設置機關槍雕堡、戰壕、炮台。

但日軍南侵香港,只花了兩天就攻陷了醉酒灣防線。

理由是要有效駐守 18 公里的這條長城,一定要有足夠的駐軍。整個香港英軍加印度兵不夠四千,空軍只有四架軍機。莫德庇向港督楊慕琦報告,要令醉酒灣防線生效,英國必需增援足夠的部隊和武器。

楊慕琦向倫敦要求,但遭到邱吉爾拒絕,結果殖民地政府果然低估了日軍的兵力。而且當時還有一個誤解:認為日本人的眼睛狹小。只能在日間視物清楚,夜晚不會進攻。眼睛小會「發雞盲」,夜間一漆黑,日軍不會夜襲。

莫德庇一看日軍攻勢凌厲,醉酒灣防線崩潰之後,即刻向港督要求投降。但楊慕琦不允許,結果英軍陷於苦戰,不但慘敗,還連累一個加拿大少年兵團,被臨時拉夫送上前線,在港島黃泥涌峽全遭殲滅。

莫德庇成為敗軍之將,押入赤柱戰俘監獄。戰後獲釋,安排回英國退休。英國政府沒有追究他的投降責任。

為什麼呢?因為英國政府一早知衰。早在1941 年 1 月,邱吉爾在英國向軍部說:「如果日本要打香港,香港不可能防守。增加香港防衛並不明智,反而應該減少駐軍,令日本降低敵意,減少對英國海外帝國屬土進軍的風險。」

或許莫德庇早知道邱吉爾的三心兩意,或許他明白戰爭的意義在於減少無謂的犧牲,在艱辛的日子等待黎明。新來的楊慕琦卻堅持要奮戰到底,莫德庇與他爭論一番,最後說服了好勝的楊慕琦,決定投降。

我向家長介紹 Bedford School 的時候,視乎家長的文化修養,會一講這位 Bedford 校友與香港的緣份。今日的退卻,是為明日的邁進做準備。即使今日暫時的投降,也是為了保留元氣明天的進攻。英國寄宿學校最重要的精神,不是為了要堅持比賽十局,都要十局全勝,而是三盤兩勝,而且往往第一局就輸。

疫情之下的退卻,是為了明天復原後的進攻。

 

(標題為編輯所擬)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