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際之國的有栖》日劇界黑船來襲

2020/12/20 — 16:36

《今際之國的有栖》

《今際之國的有栖》

2020 年即將完結,秋季日劇(10 月檔)已經差不多全部播映完畢,但最近引起廣泛討論的必定是 12 月 10 日於 Netflix 上架的日劇《今際之國的有栖》(今際の国のアリス),據說已經拿下了台灣和日本地區的收視冠軍。坦白說,《今際之國的有栖》不是神劇,因為故事有不少缺陷,但它在今時今日出現有極大意義。作為劇集,它的高質素明顯屬於另一個層次,正面衝擊舊有由電視台製作的劇集,相信電視台們都應該感到慌張。就像日本幕末時,美國海軍艦隊「黑船」駛入江戶灣,迫使幕府開國。

《今際之國的有栖》改編自 2010 年至 2016 年連載的同名漫畫作品,官方英文名稱叫「Alice in Borderland」,明顯是向《愛麗絲夢遊仙境》致敬。而「今際」意思是「彌留」;「有栖」是男主角的姓氏,發音是「Alice」(アリス);女主角的姓氏「宇佐木」讀音也是「兔子」(ウサギ)的意思。我比較喜歡台灣譯名《今際之國的闖關者》,因為能立即讓觀眾明白故事是關於「闖關」和「遊戲」。

劇集講述男主角有栖良平(山崎賢人  飾)是一名廢青宅男,某天與朋友大吉(町田啟太  飾)和張太(森永悠希  飾)在澀谷街頭遊玩時,突然發現街上所有人都消失了。隨後,他們被迫參加各種玩命遊戲去換取繼續生存的「簽證」,當「簽證」到期或輸了遊戲就會失去性命。飾演其他倖存者的演員陣容強大,包括土屋太鳳、水崎綾女、金子統昭、三吉彩花、朝比奈彩、仲里依紗、阿部力等等。劇集的頭幾集有點像《要聽神明的話》,同樣講述一班人突然去了另一個空間,然後被迫玩遊戲,逐個死亡。但由第五集開始,《今際之國的有栖》演變成類似《飢餓遊戲》的權力鬥爭和反烏托邦故事。

廣告

《今際之國的有栖》為觀眾帶來耳目一新的高質素日劇觀賞享受,追看性極高,令人欲罷不能,因為它根本就不是「日劇」,而是一套大約 6、7 小時的「電影」,不論是演員、攝影、配樂、CG 動畫、場景、動作打鬥各方面,都肯定是電影級水平。如果在以前,這套劇集會被拍成兩、三集電影在戲院上映吧?它最厲害的地方是,重新定義了什麼是「日劇」,創造了「日劇」的新高度。

《今際之國的有栖》導演是佐藤信介,代表作有電影《GANTZ》、《圖書館戰爭》、《王者天下》等等,有相當豐富的改編動漫作品經驗。今次拍攝規模和製作成本遠超電視台的日劇,例如要在郊外搭建一個綠幕廠景,配合後期CG動畫製作出一個杳無人煙的澀谷街頭。此外,你以為在隧道裡拍攝的的遊戲「♣4 RUN AWAY」,原來背景也是虛擬的,這特效質素甚至超越很多日本電影。

廣告

令人著迷的還有演員的表現和角色的美術設定,都神還原了漫畫的神髓,例如是朝比奈彩飾演的水鶏光、柳俊太郎飾演的佐村隆寅,第七集的打鬥簡直是經典。由於劇集的視覺效果、音效、拍攝、剪接令觀眾看得太爽,特別是大量養眼的俊男美女演員,讓人忽略了故事方面其實有不少缺陷。劇中的「遊戲」遠遠不及《Liar Game》、《賭博默示錄》和《賭博霸王傳 零》這些經典的鬥智鬥力作品,觀眾未必能夠享受推理「必勝法」的過程。劇集透過《大逃殺》般的絕境,揭示人性和社會的陰暗面,提醒觀眾不要以為活著是理所當然,一個人的生存,其實是全賴其他人的犧牲。

《今際之國的有栖》不是第一部Netflix原創的日劇,之前由山田孝之主演的《全裸監督》也引起了熱話,不過未達到電影級數。今次《今際之國的有栖》全靠高成本製作出電影級數,脅迫著舊有的日劇模式,未來更有真人版《幽遊白書》劇集陸續殺到。Netflix能夠在全球收費和上市集資,又以全球觀眾為對象,相反,免費電視台過份依賴日本本土觀眾群和廣告客戶支撐,長遠來說,電視台必定會被打敗。相信電視台們都要立即思考應對策略,否則將會被淘汰。

《今際之國的有栖》海報

《今際之國的有栖》海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