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他的愛如此刻骨銘心 ──《誰先愛上他的》

2020/4/13 — 13:50

《誰先愛上他的》劇照

《誰先愛上他的》劇照

喜歡上一部電影,像喜歡上一個人。一直知道它的存在,但沒有特別去了解它。直到機緣巧合的某一天,在漫不經心的一個瞬間,它突然出現在你面前,那時覺得,嗯,挺好的,就看一下吧,於是翻開來看。然後沒有任何預兆,莫名就帶來了深刻難忘的悸動,自此內心不知不覺滋長了什麼。對我來說,《誰先愛上他的》就是這樣一部電影。

戲院繼續關門,Netflix 變成我的私人影院。趁著幾天假期,翻一翻有什麼以前沒有看過的靜靜看一下。《誰先愛上他的》是看到情緒很翻騰那種,一開始聽著兒子宋呈希的旁白,配著電結他的音樂,很快就令人投入電影,掌握情況。故事節奏一點也不拖,一直又笑又哭的把它看完。還沒看過的話,很值得花一個半多小時欣賞這部電影。

劇本是一部電影的靈魂。而《誰先愛上他的》劇本,是以人物衝突和細節說故事,同時是《我們與惡的距離》金牌編劇呂蒔媛與導演徐譽庭執筆的作品,難怪如此細膩動人。三個主要角色,阿傑、劉三蓮和宋呈希,因為一個宋正遠將他們的命運纏在一起。阿傑看似生活糜爛無目標,其實比誰都善良和忠於自己;劉三蓮覺得全世界也對不起她,所以每天心情都不好;善於觀察的少年宋呈希,想知道到底是小三還是小王嬴,也想要理清一些為什麼,於是開始走近阿傑,了解他跟爸的關係。

廣告

喜歡阿傑這角色(除了他穿蕾絲恤衫也可以穿得那麼好看之外),他對人的關懷,他對正遠的深情,他對自己永遠的誠實,他信仰「愛最大」的態度是最吸引人的。他對宋正遠一萬年的思念,融入到自己一分一寸的生命裏,生活裏的所有事情根本都是關於他的。也喜歡宋呈希,說話不婉轉,嗆人的技倆不比阿傑遜色,他的旁白為電影增加了不少喜感。說實也不討厭劉三蓮,縱使她是典型恐同的代表人物,但多想一下,會覺得她有可能是四個人之中最可憐的那一位。也許她是對於現況的無奈,想不通,走不出來才會這麼遷怒於一個人。畢竟選擇憤怒,point the finger at someone,比處理複雜的矛盾和情緒都來得簡單。

劇本花了很多心思,用細節表達阿傑對宋正遠的思念和依戀。一直在用「老公接電話」的電話鈴聲;愛飆車的他賣掉摩托車,因為那是他對正遠的約定;正遠離開以後,沒有動過家裏和桌子的一切,包括他看到一半的《人間失格》;到處是17年前舞台劇《假期愉快》的照片和海報,也堅持17年後的現在要再演一次,因為那是他們愛情開始的地方,也是為了要好好告別;天天抱著宋正遠的外套睡覺,好像這樣就能抱著他一樣……

廣告

《誰先愛上他的》是2018年金馬獎的最佳剪輯得獎作品。看了有關《誰先愛上他的》導演的訪問,知道這個版本的鏡頭都是在垃圾桶撿回來剪接而成。花了八個月時間後製,也其實比對外說剪了四個版本還要多。但是無論鏡頭用色抑或剪接效果我都很欣賞。鏡頭用色有點像柔和易入口版的蜷川實花風格,那種迷幻絢麗的感覺,表達了那美好而短暫,有點迷濛,在阿傑腦海中的浪漫。有幾幕的鏡頭畫面印象很深刻,比如阿傑坐在後台一角,盯著從前正遠曾在的位置,那藍調彷彿放大了阿傑的孤單和淒楚;在家裏阿傑拿著結他跟正遠的對話,是一抹溫暖的黃,與後來緊接著那個空蕩蕩的青苔色廚房成了很強的對比。電影以漫畫作剪接也很妙,不但補足了一些鏡頭的瑕疵、增加不少趣味,也隱約代表了宋呈希的角度:那種理不清的思緒,想不通誰對誰錯,誰贏誰輸,還有一些他可能還未消化得了的事。

好的電影音樂,總是不經意能帶觀眾進入電影的情緒。擔當配樂的李英宏,創作以電結他為主調的音樂,和矇矓迷幻的鏡頭很配合。藉著那些音樂,更能想像和體會電影裏阿傑和正遠愛情的調子,還有裏面的舞台劇《假期愉快》那深刻的含意。

戲中,心理諮詢師問了宋呈希一個問題:「你確定是討厭?討厭跟無能為力是不一樣的喔。」。大概這問題也貫穿了幾個角色的行為。面對宋正遠的選擇和逝去,因為無能為力,所以阿傑很努力的去籌備和演出《假期愉快》;因為無能為力,劉三蓮拼了命的去碎碎念宋呈希,也拼了命的去駡阿傑是死變態、不要臉的同性戀;因為無能為力,宋呈希把自己的憤怒無限擴張……誰先愛上他的?愛情好像從來沒有先後順序這回事,愛與不愛比較重要。宋正遠最錯的地方,也許是他對自己不夠誠實。對自己坦白一點,大家的結局可能會不太一樣?

最近重看了很喜歡的一部韓劇《機智監獄生活》。金濟赫對一個失去希望的囚友說過那麼一句話:「還要怎麼努力?還該要怎麼努力?是這個世界還要再努力才對。」。《誰先愛上他的》裏,阿傑跟正遠相愛的阻力,是來自家庭和社會有意無意的成見與氛圍。現實也的確是這樣,雖然同志平權爭取了這麼多年,甚至在某些地方的法律上得到某程度的保障,然而歧視還有標籤化的問題卻一直沒有消失。「臭同性戀」、「死變態」、「爛同性戀」、「不要臉的同性戀」,那是劉三蓮給阿傑的負面標籤。兩個人相愛,本來就不應承受別人的目光和顧慮其他人的感受。世上卻總是有人喜歡把愛情下定義,畫界限;無法分類的,就是所謂的不正常。也許,真正要進步的是社會,是這個世界還要再努力才對吧。

恨比較容易康復嗎?沒有。它比較像一個破爛的紙皮箱,把應該感受和消化的悲傷抑壓、封存,然後放到內心一個角落。選擇恨的話,終究有一天要面對再也無法壓抑,傾瀉而出的情緒。那麼,愛比較容易嗎?那可能需要很大很大的勇氣和很長很長的時間才能做到。但以愛來克服,好像才能真正的令自己釋然,就像最後阿傑媽媽的一個擁抱,還有三蓮哼著那走音的《峇里島》。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