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低級抽血姑娘」

2020/10/26 — 17:08

圖片來源:The Royal Children’s Hospital Melbourne 網站( https://bit.ly/3oqXSSe )

圖片來源:The Royal Children’s Hospital Melbourne 網站( https://bit.ly/3oqXSSe

剛從内科轉到兒科實習,最不習慣的是工作性質的改變。

在我之前工作的内科部門,病人若有什麽申訴或病情改變,護士往往首先會打給實習醫生,由我們先評估病人情況,下抽血的指示和處方簡單藥物。如果我們衡量過自己能力不足以處理病人的問題,才會請上級來處理。致電上級前我們最好先動腦筋想好一套處理方案,因為總有醫生喜歡反問「那你想我做什麽?」(天啊我就是不懂才會找你啊!),才會不致一下子啞口無言。雖然每天工作都在應接不暇地處理形形色色的申訴,也時刻膽顫心驚害怕未能及時辨認出有可能情況轉差的病人,但每天放工的滿足感很大,覺得自己對得住「醫生」這個稱號。

在兒科則不同。很多病在大人和小孩身上處理的方法大大不同,不只是藥物和鹽水的劑量需要有所調節,甚至有些在大人病房基本上都是由實習醫生處方的藥物(如鉀、止暈止嘔藥、咳水等),在兒科病人也會盡量避免使用,往往要正式醫生才能決定處方與否。那實習醫生做什麽呢?一般就是文書工作和「抽血打豆」。

廣告

記得第一天上班由副顧問醫生負責為我們介紹周圍環境和工作内容,他第一件事就是教我們打豆。那時心想,之前工作的地方也常常需要出動到我們打豆,大人的靜脈注射豆我都打得多了,小孩的該不會太難吧!不過立馬就發現我要收回言論 — 原來在小 BB 身上抽血打豆,跟大人又是截然不同。幾天大的小嬰兒手背已經夠細,血管更幼,小 BB 的手一抖動就會令針頭完全移位,一下子就「打爆」了血管。血管打爆了、有缺口,血液就會慢慢滲透到皮下組織,不但手背瞬間瘀青,更意味著這次種豆失敗。就算導管推進了血管,藥物也會從血管缺口處流走,不能成功進入循環系統。有些新生嬰兒更要長期睡在保溫箱内,連抽血都只能伸手在箱裏進行,難度就更高了。

看醫生抽血更是讓我目瞪口呆。從來我都以為抽血只有一個方法,就是用「飛機仔」或針筒直接刺進血管裏,在一把抽針筒抽血。但原來小嬰兒的血管太幼,這個方法並不管用。我們只能一手固定 BB 的小手,另一手把針嘴直接插到血管裏,之後趕忙放手在手執樣本瓶,像玩小遊戲一樣接住從針頭一滴一滴掉下的血液。這就是考驗醫生耐心和力量的時候了。如果小 BB 一下猛力移動而我們又抓不住,輕則浪費幾滴珍貴的血液,重則令針頭一下子飛出來,傷口處血液紛湧而出,但那些已經不是我能夠使用的樣本了。可憐的小 BB 又要多受一下針刺之苦了。

廣告

視乎病人是否缺水和入針的角度是否正確,血液滴下的速度有快有慢,滴得太慢的話血液會在針頭慢慢凝固。如果不慎打爆了血管,更會加快針頭血液凝固的速度。最令人討厭的是一開始血液明明滴得順利,到快要完成最後一瓶血的時候竟然針頭凝血,再也擠不出血來。再下一針不難,但滴兩三滴血就要拔針,留下礙眼的針孔,對小孩少不免有點愧疚感(雖然小孩大概第二天就忘記了我的面孔)。

一開始工作,當然是十有八九的血都抽不到。那時候對自己十分失望,心想我們實習醫生的工作範疇已經夠狹窄了,但就連僅有分派給我的工作,我還是完成不了,還要麻煩忙碌的正式醫生。上幾個星期,自信心簡直跌到谷底。我跟同儕互相調侃,說我們現在簡直是「低級抽血姑娘」,低級是指技術方面。

跟上一輪在兒科做的實習醫生訴苦,他們卻一臉輕鬆地說所有人一開始都是這樣啊,後來慢慢就會好的。我半信半疑,直到最近竟然開始見到起色。由一開始每天都要致電上級告訴其抽血失敗,在密集練習下竟然成功率漸漸上升。原來「工多藝熟」不是傳説,慢慢練習竟然真的有曙光出現啊。雖然我以後未必會做兒科,現在練就的抽血打豆技術之後大概沒有用武之地了,但能夠在幾個星期練成一項技能,看著小孩使用著我打的豆慢慢好轉,那種滿滿的成功感,漸漸又回來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