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佛洛依德

2020/2/25 — 16:42

佛洛依德在倫敦用的睡椅(圖片來源:作者網誌)

佛洛依德在倫敦用的睡椅(圖片來源:作者網誌)

數日前,政務司長發表了武漢肺炎疫情已受控,大眾嘩然。翌日,政務司長辦公室「澄清」,說疫情已在「受」嚴密監「控」。一事兩說,意思完全相反,令人如何適從?政府迅速變身政客,政府公信力云云,有思想的各位請細心斟酌了。

想起一件事。原來大名鼎鼎的佛洛依德(Sigmund Freud,1856-1939),其心理學上的理論,一直均受學術界的懷疑。一個原因是他(及他死後家人)對其研究記錄及數據均諱莫如深。另一原因是二十世紀科學化的大趨勢下,佛的理論不易量化,科學方法也難以驗證(見下文)。但與此同時,醫學/精神科學能夠發展至人體器官探測量度,而且自世紀後期精神科藥物亦進步不少。相比下,佛洛依德的理論明顯處於下風,學術界對其理論的質疑也與日俱增。

近年因興趣關係,多了接觸藝術,留意到不少論文,依然頗為隨意引用佛洛依德,而不知一眾已對其背後的學術基礎議論紛紛。

廣告

提起心理分析(psychoanalysis),會想到躺臥在睡椅上,情緒鬆弛下,說出自己的想法及回憶。佛洛依德稱此過程為「釋放聯想」(free association)。他發覺分析夢境可揭露無意識內涵,以及情感抑制(repression),作為心理問題的表癥。

佛洛依德後期亦發覺嬰孩時期的性特徵,會影響成長。他從而發展了戀母情意結(Oedipus complex)的理論。

廣告

縱觀現時歐美,心理分析已今非昔比。唯它在不少精神病學、心理治療學術機構仍具影響力,心理分析得以繼續進行,並於學校、家庭和群組心理治療上取得創新性發展。不少研究結果亦證實臨床方法的效能。可見,它仍具一定的實用價值,唯獨理論驗證和進一步發展這兩方面始終付之闕如。

對佛洛依德理論的懷疑,其中表表者是二十世紀科學哲學範疇內最具影響力的波普爾(Karl Popper, 1902-94)。早於六十年代,他指出佛洛依德的心理分析理論,根本難用科學方法證明是正確或錯誤(unfalsifiable)。[須知道,一套理論的價值,在於其能夠不斷受到科學方法的考驗。例如,牛頓的力學理論,已被愛因斯坦的相對論超越(但牛頓力學於大部分情況下,包括太空探索旅程,仍然合用有效。) 而相對論至今雖然通過了不少嚴謹的考驗,但隨著科學向前走,測量方法進一步精細,難保一定正確無誤。]

報章亦有概略報道,現時不少大學多個學科仍有教導佛洛依德的理論,但獨缺心理學系,令人十分詫異!

一百年來,單單是精神藥物的發展已跟那套心理分析越走越遠。期間,也沒有新一輩具影響力的「佛洛依德」出現,引領理論發展。其實,他對情感抑制(repression),對無意識(the unconscious)的著重,對人類行為上無理性蠢動的觀念,在他之前早有論述。例如,佛洛依德備受宣頌,有關記憶抑制(repressed memories)對行為的影響,在他之前十年美國心理學鼻祖 William James(1842-1910)已有著作《心理學原理》(Principles of Psychology)中發表過了。佛只不過是「騎劫」了當時學術界的既有共識,發揚光大而已。有點不客氣說,他的做法是將這一切套上一些技術性語言,玄之又玄地將不同的心理現象表達出來。

到七、八十年代,他的夢境理論又開始受攻訐,因為研究發覺做夢有可能只是睡眠期間大腦清理雜念的隨機副產品,鼓勵患者回溯夢境反而對後者有害無益。

同一時期,精神病學已有長足進步,包括科學化的量度及數據分析,例如我們對腦部的結構和不同部位的運作,已知道了更多。反觀,佛洛依德心理分析的科學基礎仍然貧乏。情況長此下去,極有可能被其他療法取代,包括精神科學及藥物治療。

總的來說,以後參考、引用佛洛依德的理論,不宜固步自封,不要有利成便,有需要參考更新更現代的心理學知識。

 

參考:
(a) Wikipedia.
(b) Cohen, Patricia. “Freud Is Widely Taught at Universities, Except in the Psychology Department”, The New York Times, 25 November 2007.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