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Mattia Faloretti on Unsplash

佛陀需要專業課程認證嗎?

正念減壓療法風靡全球,憑藉大量科學實證研究,發展多元化的嶄新治療,譬如正念認知療法 (Mindfulness Based Cognitive Therapy, MBCT) 就成為心理治療的名牌,結合傳統認知行為療法 (CBT),有效糾正抑鬱症的扭曲認知,讓患者區分感受和想法和事實。三位 CBT 的著名教授 John Teasdale、Mark Williams 與 Zindel Segal,發現 MBSR 純然接納(編按:MBSR,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正念減壓療法」,詳見另文),正好適合抑鬱患者,於是結合 MBSR 和 CBT,發展出 MBCT 治療課程,實證研究發現,效果甚佳,讓患者終止憂鬱思維模式,減低復發機會。

「正念」結合傳統治療,啟發心理治療領域。MBCT 採納正念課程元素,包括呼吸練習、瑜伽伸展,協助患者覺知當下,以免抑鬱患者陷進扭曲思維,開始看到「我不是我的想法」、「我不是我的情緒」,重新活化自己,重拾內在平安。正念學者 Shauna Shapiro 教授指出,正念課程善用三種禪修技巧: 

(一)靜坐禪修:觀察呼吸起伏,純粹覺察,將注意引回腹部。 

(二)身體掃描:平躺或者臥姿,引導注意力感受身體腳至頭。

(三)正念瑜伽:結合瑜伽練習,覺察當下每個身心動態感受。

正念課程,憑藉科學實證研究,將「正念」科學化、醫學化、非宗教化,故能普及廣傳,惠澤眾生,此乃佛教的善巧方便,儘管沒有涅槃解脫的空性開悟,卻能減少現世痛苦,讓崇尚實證科學的現代人,開展珍貴的修心旅程。

我們值得探究:「西方科學證實研究是最高客觀指標」,這是否殖民主義的借屍還魂,就是西洋菩薩更為科學和馨香,東方菩薩就被視為迷信?

科學,是一套探索事物的系統方法,本身就不斷發展和翻新。量子科學就徹底推翻牛頓舊式科學。實證科學一直被視為金科玉律,變成科學主義霸權。傳統實證科學根本無法理解意識能量場的奇妙連結;當代量子科學發現,能量才是物質的基本屬性。實證主義認為必須要重複量度、重複測試、重複量化,每次都獲得同樣結果,才被驗證為客觀科學。然而,「上帝是否存在、禱告是否應驗、潛意識是否有共時性」,難用科學儀器測量,也未必是科學範疇。科學只是一種推測工具,無需被神化為絕對真理。

佛教其實擁有系統化的實證修行訓練,卻不是西方主流科學形式的重複測試、重複結果的數字量化,而是透過持續生活修行實踐,親身體驗、實地驗證,由具格老師指導,是實事求是的生活實修,已有兩千年歷史傳承。西方實證科學和腦神經科學,一直將「心」視為大腦神經元的實體運作。佛家卻從不把「心」當作一個真實的物體。佛法指出,「心」本是清淨虛空、無形無相,只能實修證悟,無法物化為「假我」的五感意識。

推崇正念課程,會否導致專業霸權,壟斷「正念」話語權,彷彿必須學習 MBSR,才被視為「正統」?MBSR 只是一套培訓課程,導師完成課程培訓,掌握專業技術,未必有修行證悟。歷代修行人,未必參加 MBSR 培訓。如果追逐課程認證,而輕視內在修為,容易本末倒置。正念理論和實修,是兩碼事。熟識正念理論,精通正念歷史,並不表示實修正念。研究開悟的人,本身未必已經開悟。學佛和佛學是兩回事。正念導師,是否必須接受 MBSC 認證?我們是否值得放下科學主義霸權,讓正念真正情理兼備,既有科學實證的客觀論述,也有生命實修的心智體驗,讓正念生活實踐也成為專業驗證的一種方法?

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Photo by Mattia Faloretti on Unsplash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