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作為沒做過 Esprit 店員

2020/5/4 — 22:41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Esprit 之前,街童其實是行金都商場、荷里活和信和中心。電影《金都》呈現的是一個專售婚紗裙褂的店舖。當年的金都不是這回事,從太子站出發,先逛聯合看動漫產品,再到金都,那是跟旺角荷里活中心近似,以日系作主打,又相比鄰近女人街檔次稍高的潮流商場,地面一樓有租碟有日系浮世繪靚 Tee。約 1983 年流行短白恤衫配淺藍 Big John,荷里活賣 $49 女人街賣 $29,當中微妙差別難以言喻;而 Big John 牛賣 $299,開始將年輕人從財富方面分開級別,要知道當年一般屋邨仔的名牌牛仔褲是 Texwood 或 Jive 或較土的猛龍 Lawman,約售 $59,Levis 已是稍高一級的 $79~$89 檔次,可以買得起 Big John 明顯家境比較富有。

八十年代初 Esprit 出現,固然把 Tee 和恤衫等街服推上時尚新貴,由一百元內的恤衫躍升至幾百。除了「買唔買得起!」,也更尖鋭細緻地分野出「你識唔識嘢!」,「知唔知個牌子名點讀!」,再進一步要考驗你「敢唔敢入!」第一間座落銅鑼灣興發街 Esprit 總壇,是每位嚮往貪靚的年輕人,在膽敢進入 Joyce 以前,先要通過模擬考核的神殿。由劉天蘭出任形象總監,當年 Esprit 的首輪部分店員由模特兒公司聘請,即是每位售貨員也是六呎的 model 格局,他們的打扮造型和面相神態,不是平常你以為自己很懂打扮那種級數,他們可以比明星更明星,就算打扮入時的普羅街坊街里,走進興發街也會忽然下降兩級成為二等公民。明明都是恤衫牛仔褲,他們也會把 Esprit 的制服穿得如有神助。永遠沒有忘記,第一次跟幾位中學同學走進總店的感覺,會形容比大約十年後第一次入 Joyce 更倒抽一口涼氣。

記憶中興發街店共有兩層,所有店員所有裝置都非常高,有些店員或站在梯級或站在二樓居高臨下,你入去必須仰高個頭。各大店員都不大像店員,他們更像在進行靜態 catwalk 的超模,一個二個度好位置企定定,擺一副滿不在乎的臉容。別期待他們會熱情款待你,反而你好像應該入去要求合照和簽名,甚至給他們遞水斟茶送外賣。自己本來就是鄉村少年,平常走進美心皇宮大酒樓也渾身不自在,跟幾位中學同學要鼓足勇氣進入 Esprit,簡直像窮人無端端闖入李嘉誠個孫的百日宴,又寒酸又自慚形穢。明明傾盡身家幾百蚊想買件恤衫留個紀念升個 level,結果入到去想係咁意揭下件衫又戰戰競競,想將件恤衫度下個膊頭又好似冇人咁做,想問下店員件衫有沒有第二隻色就好像多此一舉兼無厘頭高攀。於是有點頭昏腦脹地、又肚子暗暗絞痛地離開現場,好像再沒有來過!後來我才知道,模特格局的店員只可以是一時三刻的宣傳策略,他們可以招徠仰慕者,但店內冷漠和高傲氛圍,同時也會驅趕了部分內向膽怯但其實貪靚的潛在顧客,畢竟 Esprit 主售的是幾百元的高級中產商品。

廣告

直至尖東安達中心開幕,幾個同學長大了些,有些樣子長英俊了,有些忽地長到六呎高,不幸地又預料之內地兩方面我也沒有進展。當酷愛時裝的他們(他們後來分別當上時裝設計師)知道安達中心 Esprit 聘請售貨員,又好像沒有之前興發街的超高門檻,他們立即飛身申請,臨行前問我是否會湊熱鬧一起碰碰運氣?最欣賞自己還有點自知之明,暑假工作還是留在西洋菜街賣音響電器比較合襯。然後他們回來說,原來面試要用英文對話,結果較英俊的成功被聘用,六呎高的因為英文未夠靈光敗興而回。好像從此,有沒有當成 Esprit 售貨員,也將咱們朋友圈內分割了兩個級別,好像曾經做過 Esprit 店員總有點不一樣。英俊朋友會經常提及 Esprit 店員的福利,男孩有髮型津貼女孩有化妝津貼,每天上班的恤衫制服會有專人洗燙乾淨再放進 locker,每天早上開店前店長的嚴肅訓話,接電話務必要唸準 Esprit 發音,每個月總公司會送來一大餅像電影底片的磁帶,使用外形奇特的播放器播放不大主流又高格調的英文歌,每件事都要好識嘢似的。

因為有英俊朋友在,我們比較肆無忌憚走進安達中心找他,可以試試這試試那,但會發現英俊朋友的確招積了,稍微自高身價了。又奇妙在,後來在安達買過幾件 Esprit 放在身上,沒想像中稱心如意,那份曾經想膜拜的心情輕易消失掉。然後刑李源把 Esprit 炒上每股過百元,變得全球性超大量生產,成為媽媽姐姐們恩物。相比無印良品的無相神功,Esprit 這個曾經被奉若神明的標誌,她的過氣確實可以來得更具體更顯眼。打後還要面對 H&M 和 Uniqlo 等超高速度的快吃潮流,昔日站在高端位置的時尚印記下挫得特別劇烈,轉眼間變得曖昧失效。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