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保命保本保良知

2020/4/4 — 9:15

Photo Credit: https://bit.ly/2V1lz5V, GoToVan from Vancouver, Canada, CC BY 2.0, flickr

Photo Credit: https://bit.ly/2V1lz5V, GoToVan from Vancouver, Canada, CC BY 2.0, flickr

2 月初到台東的稻米之鄉 ── 池上,體驗插秧和做一場小演說,那幾天有點心理壓力,總怕會在這個從 SARS 到現在皆是零感染的鄉鎮,引入新冠病毒。一周後回到香港,由於坐過飛機,也怕在市區播毒,遂留家兩周自我隔離。那時天氣忽冷忽熱,在家工作欠運動,時而喉嚨乾涸,時而鼻敏感,雖有點疑神疑鬼,但都是高度注意身體狀况應有之態度。

好不容易完成兩周隔離,謹慎地出外與相熟人士個別會面。我挑選一間樓底高的餐廳見一位長輩,聊了兩小時後,他才告知一周前外遊回港,翌日有發燒等病徵,馬上趕去醫院急救室,幸好沒有確診新冠病毒。我心裏一沉,想起他看見我認真戴口罩後才徐徐拿出口罩來,吃東西脫下口罩時卻用手觸碰外層……只好怪自己失策,沒事先問他過去14日有否外遊。

最令我生氣的是他那副「車,邊驚得咁多,我唔怕死」的神情,加上有些確診案例是經過兩三次呈陰性的測試後才會呈陽性,看來我又要進入另一個 14 天的自我隔離,免得成為「人肉生化武器」。兩周又兩周,究竟這個「永續自我隔離」何時了?

廣告

羅斯福總統有一名句:「最需要恐懼的就是恐懼本身」,不過在疫症爆發時期,我們需要相反的一句 ── 最需要恐懼的就是對病毒缺乏恐懼。

從自私心理入手 令自私鬼「知驚」

廣告

怎樣令自私的人恐懼?我不會跟他們解釋何謂公德心、為何要保護別人免被自己感染,而是由他們的自私心理入手,令他們「知驚」:「你不怕死沒問題,最怕是染病後半生不死的煎熬。一旦感染,你要獨個兒住院 2 至 4 周; 你的高齡兼三高乃病毒的『最理想攻擊對象』,好大機會變成重症而入住 ICU、要插喉,每一下呼吸都像萬箭穿心的劇痛!就算你能康復過來,也不知有何後遺症。你不怕死,但怕不怕如此受苦受罪?」

這兩個月,香港人除了彼此問候健康,也會慰問工作狀况:打工仔的能否保住份工、會否被迫放無薪假或扣減工資?做生意的能否保住員工飯碗而現金流又能撐多久?在動盪的股市中,投資有否失利?最後贏家可能是那些在這段時期最能保本的人,包括沒有閒錢投資或 「no stake」人士。

坐在面前的這位成功人士,能保命,也能保本,沒什麼虧損,只是在豐厚身家上賺少了一點零頭,仍能衣食無憂。然而,他仍天天放大喉嚨罵示威者令其生活增添不便、影響心情,衝擊了他的社會穩定人生觀。他看不見警暴,只看見有醫護罷工,是什麼原因他不管,只知凡是批評或脅迫建制的都是撕裂社會的元兇。他不在乎中國有否隱瞞疫情、謊報數字、粗暴嫁禍別國,只讚歎祖國封城封戶封嘴的果斷有效手段;什麼罔顧人民死活和人權他不理,只敬佩這是宇宙最強的抗疫架勢。令我心寒的是,他那股由衷的小粉紅感動,那種真心流露「厲害了,我的國!」的驕傲。

我緊記一位閨蜜經常勸我不要妄想「教化」這些人,但我還是跟他分享一個故事:美國有一位解放黑奴領袖,他父親在病榻上回望一生時,見到自己畢生成功奉行一個座右銘 ── 無論遇見任何事情都不作聲,也不參與抗爭,只需保平安、不冒險。在垂死一刻,他告訴兒子這個做人原則成為他的遺憾,後悔一生沒站出來守護真理,為公義發聲,他的沉默就是站在邪惡一邊。

假如在病榻上回顧一生

我經常問自己,當我奄奄一息躺臥在病榻上作最後回顧時,最害怕怎麼樣的遺憾?我最害怕的是一個充滿庸俗和瑣碎的人生,對不公義的事情左閃右避。

然後,我問他,「你呢?」他喃喃說不會有遺憾,隨即反問我:「你覺得我會有什麼遺憾?」

我輕輕地說:「恐怕你在病榻上看到你的一生,窮得只有錢,不知何時開始失去了對掌權者是其是、非其非的勇氣和能力,先學做鵪鶉,漸漸成為幫兇。以為可以發財立品,但由始至終金錢買不到高尚人格,反而你早已把靈魂賣給了魔鬼。」

贏了世界,輸了自己。保命保本不難做到,但保不了良知,一生枉過。

在這段恍似永續的家居隔離時期,大家不妨想像你在病榻上的遺憾,然後再問自己,現在可以做什麼,令遺憾不會出現?面對病毒,要知驚,要保命保本;面對強權,不能畏懼,要保衛良知、捍衛真相,說真話、講人話,編織一個不會令你遺憾的人生。

延伸閱讀:
《遮醜布下面有多醜?》
《憑一口氣 點一盞燈》
《先知先覺》
《奉行「徹底坦率」講真話》

作者 Facebook / 網誌

(原文刊於《明報》(4月3日),獲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