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中非受訪者本人,資料圖片來源:Meruyert Gonullu @ Pexels

保姆?工人姐姐?認識英國「互惠生」計劃

外籍家務工作為香港人家庭的一份子、好幫手,相信不少預備移英朋友,也有想過帶同「姐姐」一起過新生活。不過,外傭政策涉及輸入外勞問題,一般是因為本地勞動力不足以應付那些崗位,才會開放輸入勞工。

不過,根據英國政府網站顯示,准許聘用外籍家傭的僱主,只有兩類人士:英國公民但通常不長居於英國本土,而是次逗留亦不會多於六個月;以及外國公民於英國探訪,但同樣不會逗留多於六個月。換句話說,由於申請 BNO Visa 的香港人需要符合多項居留條件,例如每年在英國本土不得逗留少於 183 天等,自然也無法成為合資格的外傭僱主。

原來,英國政府也提供了一個名為「Au Pairs」(法語「互惠」的意思)的計劃,容許擁有青年流動計劃簽證(即 T5)的 18 至 30 歲人士以此為當地家庭「工作」。與家傭不同,他們不受最低工資或僱傭條件所限,形式與留學生到寄宿家庭相似,協助寄宿家庭做家務、照料子女,並獲取一定水平的「零用錢」,以每周不少於 90 鎊為基礎。

筆者訪問了兩個分別來自香港及台灣的女孩 Aloe 和 Blair,她們二人都是隻身到英國闖蕩,並成為「Au Pairs」家庭的保姆,不約而同地,兩者也是經過 Facebook 平台找到配對家庭。Aloe 分享踏上這趟旅途的原因,是對這個職業有一種憧憬,而且她自己也喜歡小朋友,便嘗試尋找這方面的機會。礙於今年英國疫情嚴峻,「Au Pairs」的配對幾乎極為困難,所以她坦言自己十分幸運,能夠在此情況下找到這份「工作」,亦感恩當地家庭不嫌她沒有照顧小朋友的經驗。

至於 Blair,她則是於三年前到英國家庭成為「Au Pairs」,當時因為希望體驗歐洲生活,也好奇西方國家家庭的生活方式,是否如電影一樣,加上當時她剛剛大學畢業,在經濟及工作經驗限制下,「Au Pairs」對她來說是個很好的選擇,因為當地家庭會提供住所(通常是共住)、獨立洗手間以及包一日三餐。當然,Blair 也是個很喜歡小朋友的人,她笑言自己有顧小孩的天份。

她們二人所須負責的職責也相類似,需要照顧小朋友的起居飲食、替他們洗澡、換尿片、伴讀、接送上下學,以及時有外出到公園玩耍等等。不過在照顧的時間上就略有不同,Blair 分享,當時她一天大概要照顧四小時左右,只有偶爾需要帶兩位小朋友外出玩耍,至於 Aloe 相對照顧的時間約長一些,二人整體來說也是有屬於自己的時間,能夠自由在英國發展所思所想。

關於成為「Au Pairs」的趣事,Blair 分享,她需要同時照顧一位四歲男孩及一歲多的小女孩。有一次,那位男孩偶然看到她的手機螢幕有破裂的痕跡,就說了一句:「Blair, wait!」然後他跑去拿自己的小錢罌,拿出內裡所有的零錢(約為 5 英鎊左右),著她買一部新手機,小小心意,令她感到非常窩心。問及她在當中經歷的辛酸,她淡然地道出:「應該沒有吧!有也只是些小事而已!哈哈。」

而 Aloe 在剛開始照顧小朋友時,覺得殊不容易,她形容保姆是個「很貼身」的存在,初到英國家庭的第一星期是最難適應。令她最深刻的是,因為家中嬰兒未熟習陌生人,結果 Aloe 替他洗澡時,嬰兒嚎啕大哭,結果要原本的保姆處理,令 Aloe 感覺到好像是自己在折磨這個嬰兒般,甚是氣餒。Aloe 形容適應期過後,是「苦盡甘來」,當她與家庭及小朋友建立互信後,有被依賴及需要的感覺,所有辛酸都拋諸腦後。

另一樣令 Aloe 開心的是,「Au Pairs」家庭的居住環境很好,他們安排了一整層閣樓供 Aloe 居住,令她在完成每日工作後,有屬於自己的獨立生活空間,她特別提到閣樓的採光很好,轉了夏令時間之際,一天工作完畢後仍能看到藍天白雲或黃昏景致,令一天的疲勞全消,也圓了她過往想住閣樓的心願。

難能可貴的是,她們在「Au Pairs」家庭中都相處融洽,在完成為期數月到半年不等的工作後,都和當地家庭建立了一段珍貴友誼。總結這趟奇妙旅途,Aloe 認為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是「give-and-take」,不單是止於物質上,也可以是情感、精神支援,而她在這個家庭得到的,遠比金錢可衡量的要多。而對於 Blair 來說,即使事隔數年,「Au Pairs」家庭仍然有保持跟她聯繫,僱用她的家庭常常問她何時再來英國探望他們,會是一百天後嗎?因為一百天對他們來說,已是很久不見的時間。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