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倫敦修羅廟

2020/8/8 — 21:52

圖片來源:Commando Temple Calisthenics Facebook

圖片來源:Commando Temple Calisthenics Facebook

假如倫敦夜店是男女風流煙花地,那麼健身房便是豪漢惺惺相惜處。

車站旁毫不起眼的廢棄工廠,牌匾寫著「Commando Temple」,裏面其實是改建而成的健身房。我喜歡把它譯做「修羅廟」。

這裏沒有中環 Pure Fitness 小資品味的沙律吧,只有雜亂的鐵枝、巨型的車胎、微裂的沙包,和滿帶歷練和風霜的氣息。

廣告

來這裏的健身客,或許是風雲的權貴顯赫,或許是厚樸的鄰家凡人,who knows,踏進門來便是眾生平等,不必打多餘的交道。

因為這裏就是與自己戰鬥的修羅場。

廣告

這夜,我如常播著重金屬戰鬥曲,呼一口氣,預備抬起身旁兩個 35 公斤的啞鈴。今晚最後一組。

忽然背上輕輕一拍,我回頭一看,是個滿身肌肉的歐裔大漢:「Bro, can you spot me?」

一百公斤的推舉,似乎是他今晚的極限。大漢把全身的專注和力量,集中在那枝千鈞一髮的鐵枝上:一、二、三、四…五…最後兩下,竟已是強弩之末。大漢一寸一寸的緩緩推上,然後輕輕一喝,把鐵枝一舉推上頂端。

我點點頭,跟他交換了一個堅定的眼神。

這個眼神,不但是他感激我,助他征服那兇險無比的三秒鐘;這個眼神,也是我感激他致以重任和認同。

那一刻,是男人之間惺惺惜惺惺、鐵與血的感通。

我離開修羅廟,在冷風之中點起了煙。在移民雜處的倫敦,哥抽的不是煙。哥抽的,是寂寞。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