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Orkun Azap on Unsplash

假我,是正念教練的道場

正念教練,最大的危機來自 Ego, 即是「假我」,通常翻譯為「小我」或「自我」,是頭腦基於恐懼而投射的扭曲自我認同。當我們誤以為「我的身體」、「我的想法」、「我的感受」,就等於「我」,竭力保護「假我」,永遠以「我」為本;即使關心別人,也是為索取「我的利益」,沉溺「貪愛」,自然「愛」得痛苦。執著「假我」的貪瞋癡習性,是一切痛苦的根源。不為己憂,何來焦慮?

每個人都有「假我」。不論貧富老少,同樣需要被需要,渴望被渴望。「假我」是刹那生滅的心念相續,將念念相續的投射與其他「假我」對立,因愛之名,互相索取。正如熱戀初期,投射「我的」需要美化對方;當熱情冷卻,便醜化對方﹑互相傷害;問題是:

1、這個傷害我的她,其實在哪裡?

2、這個受傷害的我,其實在哪裡?

3、如果我指責她,其實誰傷害我?

4、如果放下妄念,假我去了哪裡?

出路是回歸當下,即時晴空萬里,跨越時間、跨越二元,放下對「過去」的執著,放下對「將來」的焦慮。當下,是「假我」的剋星。「假我」抓緊「過去」的榮辱,執著「將來」的期盼。一旦離開「過去-現在-未來」這單軌直線時間觀,「假我」即時灰飛煙滅。

沒有身份,「我」是什麼?沒有時間,「我」剩下什麼?臨在當下,放下頭腦盔甲、剝落身份外殼,「我」被解放,極度恐懼﹑也極度自由;回歸宇宙無盡時空,這是靈性修行的起點,了悟死亡虛妄幻相,體會萬物一體相連,學習「不帶期望的愛」。

持續正念,寧靜自在,「假我」逐漸被清淨心取代。這份清淨心,起初只是感受;透過持續練習,形成生命常態,「假我 / 小我」消融為清淨「大我」,初嚐「無我」智慧。

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Photo by Orkun Azap on Unsplash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