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提供

做給家人吃的飯

午餐做炒飯,三人份。先將雞蛋漿下鑊炒熟炒碎,然後下洋蔥粒,待洋蔥散發香氣便下冷飯,大火不斷翻炒至飯粒分開,沒有明顯堆在一起的;接著下玉米粒炒一會,最後下煙肉粒,加點黑椒粉和適量的鹽,炒至均勻並聞到煙肉香便可上碟。上碟後,立即在熱騰騰還見蒸氣上升的炒飯上放一小堆蔥粒,便可享用。這次用隔了三夜的冷飯來炒,很乾身,粒粒分明有嚼頭,特別好吃。

或問:為甚麼蔥粒不放到鑊裏跟飯一起炒?

答曰:蔥粒放到鑊裏跟飯一起炒,確實是通常的做法;我在上碟後才加蔥粒,並不是甚麼獨門妙法,而只是因為兒子不吃蔥 — 如果蔥粒和飯粒混在一起,他會覺得不好吃(雖然還是會勉強吃)。

或追問:那麼何不索性不下蔥粒?

續答曰:因為我愛炒飯有蔥香啊!現在這個做法是折衷。蔥粒放在剛炒好、熱騰騰的飯上,仍然會被熱力逼出香氣,然後我第一個先舀起自己吃的份量,舀有蔥粒的那部份,在碗裏拌勻,那和放到鑊裏跟飯一起炒的效果幾乎一樣(蔥不宜炒久,就算是下鑊一起炒,也是最後才下,翻炒兩三下便足夠)。

上述炒飯是兒子小時候我經常做給他帶回學校作午餐的,我名之曰「阿王炒飯」;專做給兒子吃的,自然可以省去那「妙手回蔥」的步驟。老婆大人對蔥不愛不恨,所以這事與她無關。

做飯給家人吃,當然想令他們覺得好吃。他們絕對不吃的,也只好絕對不做給他們吃,例如苦瓜和肥豬肉;有折衷辦法的,盡量採用,例如炒飯上放蔥粒和糖醋里脊減酸(老婆大人對酸味的飽和點相當低)。但也不能太委屈自己,因此,我偶爾做一小盤涼瓜炆排骨或紅燒肉,獨自享用。

原刊於《魚之樂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