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全員隔離無人影相 《Vogue》封面點算好?

2020/4/24 — 11:21

《Vogue》六七月號封面

《Vogue》六七月號封面

「這是業務不可能照常的時代。」時尚雜誌《Vogue》母公司的創意總監 Raul Martinez 說。全體員工在家隔離避疫,封面拍攝不再可行,六七月號的封面只剩一朵盛放的紅玫瑰⋯⋯

紅玫瑰看起來似古畫而不像攝影,但其實是出自《Vogue》合作多年的攝影師 Irving Penn 之手。Martinez 形容,紅玫瑰不但具有「美麗、希望、醒覺」的象徵,而 Irving Penn 復古風格的攝影也呼應著《Vogue》團隊對當下的感受——種種視之為理所當然的事物被連根拔起。執面標題設定為「Our Common Thread」(我們共同的連結),在這期「特別號」的小題亦寫有「危機時代的創意」。

廣告

從雜誌歷史的角度,「共同的連結」在於 Irving Penn 早在 1948 年為《Vogue》拍攝的封面,同樣以玫瑰為主體;更不用說他在 1967 至 1971 年間為雜誌製作聖誕特刊的花特畫攝影。《Vogue》編輯  Laird Borrelli-Persson 解釋,「我們共同的連結」可回應當下,說疫症之中人與自然的關係,也可以是對於更美好未來的期盼和信念。她引用名著《小王子》所說,像玫瑰,從好的種子而生,總是朝著太陽和光成長。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