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株棗樹都有光有影有輪廓?

2020/4/30 — 15:12

credit: Davidbena, https://bit.ly/3aRxc56, CC BY SA 4.0

credit: Davidbena, https://bit.ly/3aRxc56, CC BY SA 4.0

【文:九逕山人】

早前提過,三地 iPhone 廣告就"let there be light and shadow and contour"一句的中譯文案,區區其實也不太認同本地大獲好評的香港譯文(不必要的宗教感和太傾於社會偏好。按個人心中標準,茲大膽試譯為 「光、影、輪廓,隨心映趣」,未敢言佳,但應尚符合廣告原文意趣),不過,中國版本一定即時出局。

箇中原因,在於中文本質尚簡 —— 這個可以現代文學教父魯迅的《秋夜》中「兩株棗樹」的例子為據。之後的評論中,很多時都一方面舉出中文表達以簡潔為上,另一方面也指出,簡潔不以字數多寡為唯一標準。魯迅「看見牆外有兩株樹,一株是棗樹,還有一株也是棗樹」之所以獲推祟,不嫌累贅,不在於名高壓人,而是形成獨特的延宕節奏,按張大春的看法,就是「緩慢轉移目光,逐一審視兩株棗樹的況味」。

廣告

語言精鍊雅潔這標準,無論在文學殿堂,或是商品廣告(有時誇張至只限三至五個音節),也是一樣的,重點在於語言效果。中國譯文版本「要光有光,要影有影,要輪廓有輪廓」,冗贅之餘,就與那句口語「要甚麼有甚麼」的句式般俚俗不堪,更重要是不必要之風格 —— 光、影、輪廓,視覺邏輯不是並存且互相映襯的嗎? 還有必要「這處有光,那裏又有影,還看到輪廓呢」?

作者 Facebook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