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未來〉的四個「若」與改變

2020/7/26 — 15:25

7 月 23 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發表題為《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的演說。(美國國務院圖片)

7 月 23 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發表題為《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的演說。(美國國務院圖片)

【文:沙鷗】

修辭學其中一個重要的作用是游說,將修辭學應用在政治上乃同樣產生一種游說的作用。2020年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R. Pompeo)在尼克遜總統圖書館和博物館,發表〈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未來〉的演說,其中運用了重複的修辭技巧,通過四個「若」的假設性情況,帶出目前最具時代性和迫切性的行動 ,突出在面對共產中國極權意識形態的挑戰下,游說自由世界與美國一起帶來改變,捍衛得來不易的自由。

一.若我們現在不行動(If we don’t act now)

廣告

「若我們現在不行動,中國共產黨最終會侵蝕我們的自由,並顛覆我們社會極為努力地建立的管治秩序。」在這段說話中,以「集體」的第一身複數「我們」來代表自由世界,強調現在處境下的逼切性,提出一個不行動的假設性,將會導致一個影響未來的危機,就是容讓中國共產黨繼續在極權的意識形態下發展,最終要付上自由被侵蝕的代價,而自由世界過去所努力建立的管治秩序,將會隨之而被顛覆,影響整個社會的制度,這將是對自由世界一個嚴重的打擊。 

二.若我們現在屈膝跪低(If we bend the knee now)

廣告

「若我們現在屈膝跪低,我們兒女的兒女將要乞求共產黨的憐憫,其行動是今日在自由世界中最基本的挑戰。」緊接上文,基本上運用重複的句式「若我們現在」,卻將消極的「不行動」轉為「屈膝跪低」,若在共產中國崛起之際,為了經濟或目前的利益,進一步向妥協和屈服,這種的行動不但影響這一代人,更重要的,是影響我們的下一代,他們將會在共產黨的影響下生活。換言之,自由世界若無視現時共產中國的挑戰,將會使一下代付上沉重的代價。

三.若我們以勇氣引導它(if we direct it clearly and with great courage)

「聯合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G7國家和G20,我們聯合的經濟、外交和軍事力量,必定能夠滿足這些挑戰若我們清晰地引導它並以極大的勇氣。」經過兩個從負面的角度所提出的假設,終於帶出一個正面的假設,就是強調一種聯合各國和不同國際組織的力量,而不只是美國或某一個國家的力量,從經濟、外交和軍事等多方面聯合起來,有信心能夠滿足目前所面對由共產中國而來的挑戰,那必須基於一個假設,就是現在一起要引導它,在這個程中是需要極大的勇氣。

四.若自由世界不改變(If the free world doesn’t change)

「若自由世界不改變——不改變,共產中國必定會改變我們。」第四個「若」的句式結構與先前的不同,在「若」之後以「自由世界」作為主體,「我們」則放在句子最後的部分。其中突出「不改變」和「改變」的對立性和必然性,強調目前自由世界和共產中國已處於一種爭取改變對方的對立局面,完全沒有中間路線或妥協的餘地,改變乃是一個必然的趨勢,關鍵在於自由世界主動地帶來改變,還是被動地接受共產中國的改變,不能再走上回頭路。通過一個言簡意賅的假設句,卻釋放出巨大的修辭力量,嚴肅地提出一個改變與被改變的警告。

蓬佩奧的演說,不但成為美國對華政策的最新方向,更清晰地號召自由世界一起對抗共黨中國的擴張,並且在演說中多次提及香港,無形中提升至香港與自由世界一起捍衛自由的鬥士,通過四個「若」的假設性句子,關乎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未來的改變,這確實是一個最迫切的改變時機。香港人也需要有極大的勇氣去面對這些改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