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21/3/21 - 12:16

凡事加個陰謀論 就只有批判,沒有思考了

Photo by Anna Vander Stel on Unsplash

Photo by Anna Vander Stel on Unsplash

有些事情,本身沒有男女之分,但男人跟男人做,就是有點破舊立新的感覺。

數年前有位舊同學從紐約回港定居,本身沒有聯絡,但有次在街上偶遇,交換了電話號碼,拋下一句「得閒出嚟食 lunch」之後,便各走各路了。
估唔到之後佢真係 message 我。

「你好似就嚟生日喎 (Facebook reminder),幾時得閒食 lunch?」咁樣約到,點好意思推。

廣告

仲好記得嗰餐喺 Ole 食,即係一間喺中環有好悠久歷史嘅西班牙餐廳;這麼多年來,水準如一,而且有種懷舊風情,很不錯的。

言歸正傳,生日飯。

成餐飯大家有講有笑,又預測下未來的合作空間,總之一切正常。

Until 上甜品。

我叫咗個 Tiramisu,而喺個 Tiramisu 上面,竟然插咗支蠟燭,個碟上面仲寫住 happy birthday。

可能係我有問題,但我真係好少,好少好少,好少好少好少,試過同一位男士食飯而係有吹蠟燭呢個儀式。

I mean,男人同女人,我見過,女人同女人,我都見過,但男人同男人,真係冇乜印象。

作為一個 private banker,臨場反應當然是九秒九的迅速,我表現得相當開心和興奮。

然後,就是今天,禮尚往來,我請了那位朋友吃生日飯。

法國餐廳,高規格接待;當然,講得係禮尚往來,我一早安排了蠟燭和 happy birthday 在甜品上面。

但米芝蓮三星果然係米芝蓮三星,服務太好了,侍應竟然問我們:「使唔使幫你哋影張相?」

我知道朋友一定會想拍照,所以就好踴躍咁同侍應講 sure sure。我一手搭著他的肩膀,還故意把臉貼近;朋友嘅嘢,人哋歡喜,我真係冇乜所謂。

點知,大概一小時後,我收到他的短訊。

Hey man... actually... I mean... I really mean no offence here but... I am straight... so... yea...

徹底 lost for words,我諗如果我回一句 so am I,佢信嘅機會好微。

人哋畀我吹嘅,只係蠟燭,是我想太多了。

其實我想講呢。

正常人是應該有批判思考的,但如果每件事情都附加一個陰謀論在後面,那就只有批判,而沒有思考了。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圖片來源:Photo by Anna Vander Stel on Unsplash